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吴沛作品:云朵有饱满的洁白
2019年03月11日 16:15:58  来源: 新华网

 

诗人吴沛

 

    生日诗

 

    多么锋利啊,

    这薄薄的刀刃!

 

    人生,就这样

    被一截截快速削掉!

 

    锅圈岩记事

 

    六月的锅圈岩,我内心的蝉鸣在堆积,

    失散多年的天涯,有困窘的歧路。

    月夜,我用酒和焰火的嘶鸣唤醒兄弟,

    它们被命运囚禁,犹如巉岩孤悬的突兀。

 

    有暗礁,从大海里移到心上,

    甲壳虫一样蛰伏。这盛夏的黄昏,

    我们与锅圈岩一道醉酒,相互搀扶,

    彼此将愁肠交给对方。人生有很多醉态,

    像摔碎的酒碗,简单,不可名状。

 

    这里是鸣虫的领地,它有足够的光阴

    面对闯入者。我们试图握手言欢,

    用岩泉和旷野的暗语煮一杯新茶,

    万物沉寂,虫鸣声在星空下白得发亮。

 

    威武山观景

 

    极目处,云朵有饱满的洁白,

    它们群居,修改人间密集的谬误。

    群峰与天空交谈,向大地表达谦逊。

    这群披上夕阳的狮子,将足爪

    伸进江里,低下头颅。沧桑和悲悯

    从天空垂下来,柔韧,舒缓。

    它们体内,依然保留着一小段

    隐蔽在黑暗里的裂纹,闪电和风暴。

 

    跨岩索桥

 

    它试图让两面绝壁重修旧好。

    六月,鸟鸣睡在阳光下,

    树荫和竹影,在索桥上铺开

    七夕,它在信中说:

    见字如面,你若相弃便是咫尺。

 

    有人在桥中央拍照,

    清扫暮年的积雪,微风中

    桥身因宁弯不折而微微颤抖。

    我手握桥索的两地书,

    小心翼翼,像用随波逐流

    解释人生。旷野浑茫,

    世界有摇摆不定的恍惚。

 

    人群在索桥上往来,

    熙攘的笑语将虚空荡开豁口。

    崖畔,飞鸟掠过,

    鸟类对人世的轻蔑,

    深藏于挂满夕阳的飞行。

 

    威武山黄昏

 

    整座山岩端坐在这里,

    它布下生活的迷局。

 

    一条被绝壁扔出去的小径,

    在命运转折处悲欣交集。

    夕照里,蝉鸣声守在树梢,

    石凳、石桌,似乎正在小睡,

    置身危岩,它们在等待

    看不见的虎群,在冥想中出现。

 

    黄昏来临,草木收起

    凋敝之心,远方云海茫茫,

    我将胸中的虎啸,放归威武山。

 

    净心湖畔

 

    烟雨有令人销魂的红尘,

    湖面,薄雾轻皱着万古愁。

    波光的琉璃,沾满湮灭的梵音,

    摇晃的山影,不停地清洗人间醉态。

 

    我在湖岸踱步,前面就是明朝,

    净心亭可以作证,四十八座古刹

    在来不及救赎中坍毁,沿着堤岸,

    我为一个又一个王朝落草为寇,

    为一地的草木之殇,立地成佛。

    野鸭在湖心戏水,世间的贪欢,

    都布满尘霜。厌世者在空门之外。

 

    我在净心亭小坐,冥思。

    湖畔,有人转身离去,

    远方,秉烛人正蹒跚赶来。

   1 2 下一页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陶玉莲]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4221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