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再次领衔提出建议——加快启动三峡水运新通道建设

    今年全国人代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再次领衔提出建议——加快启动三峡水运新通道建设。

    2011年 三峡船闸提前19年达到设计通过能力

    建议指出,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视察调研时指出,重庆区位优势突出,战略地位重要,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处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上,在国家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具有独特而重要的作用;并在视察果园港时,明确要求把“港口建设好、管理好、运营好,以一流的设施、一流的技术、一流的管理、一流的服务,为长江经济带发展服务好,为‘一带一路’建设服务好,为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服务好”。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重庆把建设长江上游航运中心作为全面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打造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的关键之举,全力推动水运加快发展。

    三峡船闸是重庆水运的关键节点,2011年三峡船闸提前19年达到设计通过能力以后,船闸拥堵日益严重,船闸通过能力不足逐渐成为重庆水运进一步发展的瓶颈,对地区综合运输格局、产业发展布局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连续8年超负荷运行

    三峡船闸通航潜力已挖无可挖

    建议认为:长江水运优势明显,是重庆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

    三峡成库以来,航道条件显著改善,水运成本低、运量大、能耗少、污染轻的比较优势凸显,对促进重庆及长江上游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水运是沿江综合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峡枢纽通过量由2004年的4309万吨增加至2018年的1.44亿吨,年均增长9%。同期,我市港口货物吞吐量由成库前3000万吨增加到2018年的2.04亿吨,水运量由成库前1907万吨增加到2018年的1.95亿吨,船舶运力总载重吨由成库前120万载重吨增加到目前750万载重吨。长江沿线是重庆产业集聚的主轴带。水运平均0.03元/吨公里,铁路平均0.18元/吨公里,公路平均0.5元/吨公里。水运低成本物流优势加速吸引产业向沿江地区集聚,如重庆汽车、摩托车、钢铁、冶金、装备、化工等重点企业的物资运输绝大部分通过水运实现,60%以上经济开发区和特色工业园区,90%以上的冶金、装备制造、电力、汽车、摩托车等产业均是沿江布局,90%以上的外贸物资运输依靠内河航运,60%以上的社会运输周转量依赖水运完成,45%的港口货物吞吐量为周边省市货物中转。

    三峡船闸拥堵是长江上游航运业“卡脖子”问题,已对重庆经济社会发展带来重大影响。目前三峡船闸已连续8年超负荷运行,船闸通航潜力已挖无可挖,而船闸拥堵状况却愈加严重,对我市经济社会影响尤其严重。

    一是拥堵常态化并日益加剧。据统计,2016年在船闸没有实施检修停航的情况下,日均待闸船舶262艘次,最高489艘次,过闸船舶平均待闸时间44小时,最高379小时。2017年以来拥堵情况持续恶化,平均每天待闸船舶约600艘,船舶平均待闸时间106小时,比前两年增加了两倍多,2018年达到了150小时左右。

    二是拥堵造成我市船舶运营成本大幅上升,周转效率下降。长时间待闸大幅增加水运运输行业营运成本约20-30亿元,同时造成船舶营运效率下降,据调查船舶运营航次已经由往年12航次左右下降到9个航次左右。

    三是受三峡船闸通过能力瓶颈制约,水运保障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降低。近年来我市水运量发展速度明显放缓,2011年以前水路货运量年均增长率约19%,2011年以后水路货运量年均增长率只有7%左右,2018年下降到只有5%左右。另外,过闸货物不能及时运达造成的工矿企业增加库存,生产延误损失等更是十分巨大。同时,还直接影响到燃油、工业企业原材料等重要物资的正常供应,对我市经济的正常运行和群众生活的保障产生较大影响。

    四是大量船舶待闸拥堵存在巨大的社会风险。船闸正常运行情况下,每天待闸船舶600艘左右,平均待闸5天左右。检修期间,采取上下游联动签证控制,大量船舶向上下游港口积压,近1000艘船舶和10000多名船员长时间滞留在三峡坝区以及我市奉节、万州等港口,造成港口锚地停泊紧张,存在巨大的安全、稳定等社会风险。

    项目建设技术上可行

    必要性受部门专家认可

    建议提出,国家高度重视三峡船闸通过能力不足问题,近年来各有关方面、有关部门从不同角度综合施策,采取了多种积极措施,挖掘现有船闸潜力。据分析,现有船闸挖潜最多只能达到1.5亿吨左右的通过能力,而2018年三峡船闸年通过量已经超过1.4亿吨,随着长江上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货运需求持续增长,预计2020年左右三峡船闸可能会出现更加严重的拥堵。尽快建设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突破三峡航运瓶颈制约。

    为此,今年全国两会《关于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抓紧推进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和葛洲坝航运扩能工程等重大项目前期工作”。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水利部、交通运输部等有关部门已对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和葛洲坝航运扩能工程开展多次论证,项目建议书已通过审查并上报国务院,项目工程建设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建设必要性也得到相关部门、专家的认可。

    三峡水运新通道建设需要8年多的时间,鉴于三峡船闸拥堵形势的严峻性,为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瓶颈制约,提升长江航运供给能力,保障长江经济带发展,建议提出:国家在抓紧推进前期工作的同时,尽快实质性启动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和葛洲坝航运扩能工程项目建设,及早从根本上解决三峡船闸通过能力瓶颈制约,充分发挥黄金水道黄金效益,更好地支撑长江上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服务国家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 

    本报记者 颜若雯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4222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