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文化重镇磁器口不仅有毛血旺 还有一个博物馆

  磁器口博物馆开张。

  千年古镇磁器口是离重庆主城最近的一个古镇,原生态的千年石板路和原住民较多的特点,使其在全国古镇中名列前茅。古镇美食毛血旺和油炸麻花闻名于世,以至于时时让游客忘记了这其实是一座有几千年发祥史的文化重镇,其身上所寄存着的地方和国家的国运文脉,尤其值得挖掘和梳理。今年1月8日,磁器口博物馆建成开馆,就承担了这样的任务和功能。我们将用三期专栏,和磁器口博物馆馆长吴波先生一起,听他从全球和全国背景讲述一个小镇的故事,从一个小镇的角度讲述一个国家的故事。

  1、家珍

  从轨道交通磁器口站下车,穿街过巷,在金碧公共汽车站,我见到了已经在此等我的吴波先生。他带我穿过金碧社区到博物馆去。这里也属于磁器口地区,但不是旅游者刻板印象中那个人潮汹涌、挤得水泄不通的磁器口,这边是真正的老居民区,跟华子良都可以趁人多而逃跑的磁器口正街不一样,人少、平静,世世代代形成的民居,像燕窝和鸽舍一样错落有致。

  一条巷子深处,有一座民国青砖老房子,高阶八字朝门,很讲究。吴波说,这就是原来沙磁区管理机构的办公室。我说这个房子这么好,可能不得拆哟,他笑笑,是一种中国文物和博物工作者历经沧桑的标准微笑。

  吴波先生出身于磁器口名门望族,从小在磁器口小学读书,在磁器口河街长大。长期从事文教工作,曾获评重庆市首届十佳校长,任沙区人民政府督学,沙磁文化研究会会长。由他主编的《重庆地域历史文献选编》,是当代重庆第一部系统搜集、整理选编的乡邦文献集成。由他来讲述磁器口的历史和故事,那真叫一个如数家珍了。

  吴家的家珍,一幅镇家之宝,他捐给了博物馆,挂在二楼的墙上,可能是磁器口民间最直接的展品了。

  这是一幅非常稀见的字画合璧的喜庆联:先把字写出来,再在每个字上画一个神仙,以至于,字差点看不见。他说:“字是‘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是唐代刘禹锡名作《陋室铭》里面两句,这些神仙有南极仙翁、西王母,但不是八仙。上下款有‘分居’两字,但不是现在两口子吵架割裂的‘分居’,是树大要分家,儿女大了分家过,就送这幅对联祝贺一下。上面落款人姓王,我外婆家就姓王。”

  2、金碧山

  博物馆位于磁器口三座小山坡之一的金碧山上,其房子本身,也是一个不同时代叠加的不可移动文物。站在博物馆前小广场的临江台楼上,吴波说:“南宋的时候,在四川省内,余玠乃是四川制置使兼重庆府知府,相当于又是省委书记,又是市委书记。他为了抗元在四川境内修了29处钓鱼城那种城寨关隘。包括泸州、永川、合川、南川都有,还有我们现在站的这个地方也是。这些地方没有钓鱼城出名,是因为钓鱼城在合川把敌人挡住了,一挡就是30年,所以它出名了,这些地方都没有出到名。”

  元朝建立之后,老大怕老百姓借“壳”上市,占山为王,就把这些城寨关隘拆了。“我们这里这座城寨,就变成文昌寺,是佛教的庙子,明朝中期以后,佛教有点衰落,就变成了文昌宫,是道家的。当时这一带很舒服,出门大江一带,石门大桥下面的河上,是很高的石门,行船很险。”

  山坡下不远处,就是抗战时的丝纺厂旧址。“这个厂很早就有了,1907年,民国还没有成立,清朝晚期,它的生丝就是世界著名产品,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得银奖,没有金奖,那个时候银子最重要。抗战时巴县政府就把文昌宫的庙产捐出来,这里就成了四川丝业的第三分厂,又叫三丝厂,杨公桥办了第二分厂,叫二丝厂,当时急需扩大生产,增产救国,造枪造炮。”

  1946年丝厂拆了,1949年后是丝纺厂的房产。“这个房子就分给工人当宿舍,你打一个洞,我打一个洞,你弄一个厕所,我就盖个厨房,成了大杂院,后来工人搬走,就成了危房,墙壁和柱头年久失修,烂起的,要垮要垮的。我们修复办馆,里面都是用密集的钢架撑起的,很安全。”

  3、架高来

  博物馆所在的文昌宫旧址,是一大风水宝地,磁器口江山风物,一览无余。“当时嘉陵江水,流得很急,一道河湾下来,在文昌宫前面汇成一个回水沱,搞不好你那个船就在沱里面打旋儿,出去不了,所以船夫顺江而下的时候,必须对着河边山上刻的三个字‘架高来’”。

  “架高来”三个字,是吴家才俊、名书家吴筱菘题写,位于文昌宫附近嘉陵江飞揽子河边崖壁上。“这三个字相当于给过往船夫的行船指令。那里江面看起宽,其实可供航行的主航道很窄,而且是一个急湾,水撞崖壁,激起回浪。技术高的船夫,驾船顺江而下,必须对准那三个字冲上去,利用回流把船带回到主航道。你要是一躲,就会侧翻或搁浅到左边的铧拖嘴上。‘架高来’三个字还在,但是路不好走,需要维修了,我们二期工程就要做这个事,让它重显出来。”

  以后,朝天门到大竹林的游船,会抵达磁器口博物馆。“镇上有一个游船码头,游客下船,可以坐一个电动扶梯上来,坐轨道交通来的游客,下车过街,穿过一个地下通道,坐电动扶梯也可以上来。”

  他们一上来,就可以看见博物馆大门上一副出自吴波手笔的“龙门对”

  文哉郁郁乎,博揽五千年渊源,汇滔滔嘉陵,函育学灯续大统

  昌也赫赫兮,物色九万里积蕴,垒巍巍云顶,激扬灵音赋精神

  小广场石璧上还刻着集民国大书家于右任先生标准草书字体的《磁器口博物馆赋》

  处龙隐璧山之界兮,覆井鬼分野之沿。依青嶂而崔嵬兮,枕碧波而巉巗。曾为文魁之仙宫,掌一方之文运;今成诸贤之部落,张百代之容颜。

  诉禹蹟巴功,秦月汉关,唐风宋韵,明雪清烟,无限葱茏风光好;扇田园牧歌,纤夫号子,厂房机鸣,弦索书声,一派笙歌灵音远。

  发聩而震聋兮,方知地虽弹丸,实承物华天宝之运;赏心以悦目兮,乃会事仅一隅,真有毓秀钟灵之源。柱持国运,显砥柱中流之势;瓜绵文脉,续灼古震今之源。

  存史资政,可以为鉴;团德育人,教化为贵。知先贤之殊勋,筚路蓝缕,山高路险;感后来之伟业,继往开来,任重道远。鲲鹏展垂天之翅以博云翥,可慰祖先;骥骐奋万里之蹄而赴坦途,不负明天。戊戌年吴波撰于古镇磁器口

  面对一联一赋及其引领的博物馆风物,我们终于看到磁器口不光有华子良、麻花和毛血旺。(文/记者 马拉 图/付迪西)

编辑: 李相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4243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