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钢铁驼队”为亚欧大陆带来新财富
2019年04月02日 09:50 来源: 新华社

    

中欧班列(重庆)正在装载中。新华社记者刘潺摄

    新华社重庆4月1日电(记者顾煜 熊聪茹 赵宇飞)虽已入春,但中国西部边境的阿拉山口站气温只有7摄氏度。1日0时许,穿着大衣的值班员高宝路迎着呼呼的西北风,指挥着一趟中欧班列缓缓驶离站台。

    这趟班列30多个小时前从中国内陆城市重庆出发,在中欧班列(重庆)始发站团结村站,装上了当地生产的电子产品、汽油型微马力摩托车、小轿车及成套散件,随后开往中哈边境,目的地是德国杜伊斯堡,全程11000多公里。

    中欧班列(重庆)又被称为“渝新欧”班列,自2011年在重庆首次开行以来,这个被比喻为“钢铁驼队”的集装箱国际铁路联运班列发展迅速。眼下,从全国各地始发的中欧班列累计开行已逾万列,运输网络覆盖亚欧大陆主要区域,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标志性成果之一。

    “始发现场比过年还热闹。”嘹亮的鸣笛中,看着又一列“渝新欧”列车渐行渐远,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重庆机务段电力机车司机江彤,仿佛回到了首趟中欧班列出发时的场景。2011年3月,“渝新欧”正式开行,首发任务正是由他执行的。

    “每次出行前,单位都会用短信告知我具体任务。”当年,江彤要隔几个星期才能收到一条驾驶“渝新欧”列车的短信,现在,这趟班列最多时每天要发6班。这远远超出了江彤的预想,“去年一年,我几乎所有的出行任务都来自‘渝新欧’”。  

工作人员正在中欧班列集装箱装载场指挥调度。新华社记者刘潺摄

    曾经驼铃声声,今日汽笛呜呜,驰骋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中欧班列数量呈“井喷式”增长。2011-2017年,中欧班列开行数量从17列增至3673列,2018年更是达到6300列,连接起中欧间近百个城市,形成贯通欧亚大陆的国际贸易大动脉。

    “去年我们回程班列数超过了去程班列数。”说起变化,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漆丹拿出了一组数据:2016年,去278班次,回142班次;2017年,去406班次,回257班次;2018年,去714班次,回728班次;2019年至今,去137班次,回312班次。“这说明重庆和欧洲的进出口贸易进一步趋向平衡,实现了良性互来互往。”

    随着回程“渝新欧”越开越多,从欧洲国家进入中国市场的商品越来越丰富。俄罗斯牛奶、红酒、蜂蜜,德国啤酒、牛肉、汽配等商品走进中国超市、厂家和百姓的生活。“如今不用出国,就能在重庆‘逛遍’欧洲。”漆丹说。

    频繁的往返班次、密集的线路、安全的货物保障,令“渝新欧”受到国内外客户青睐。相较海运,“渝新欧”还可降低物流时间成本,节约近一个月时间,为国内外客户提供了更多选择。

    “这趟班列运输时间短,企业资金压力小,如果在布达佩斯建立集结中心,更多的欧洲市场货物将进入中国市场。”今年3月底,匈牙利埃克尔物流公司总经理阿科什·科瓦奇再次来到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考察,并期待达成新的合作。这是他两年内第三次来到“渝新欧”的始发地。

    “渝新欧”的畅通不仅吸引着欧洲和中国企业,随着南向的陆海新通道的建设,不少东南亚国家也开始分享“钢铁驼队”的红利。去年4月,一批来自越南的电子产品,经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运抵重庆,在团结村铁路集装箱中心站完成国际物流中转,然后搭乘“渝新欧”运往欧洲。   

空中俯瞰团结村中心站。新华社记者刘潺摄

    “这不仅是重庆完成首次铁海联运国际物流中转,也是两条国际大通道首次实现无缝衔接。”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说,“‘渝新欧’与陆海新通道结合,实现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有机衔接。”

    韩宝昌告诉记者,目前陆海新通道三种物流组织形式已实现常态化运营,其中铁海联运班列共发运805班;陆海新通道目的地覆盖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亚、德国等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80多个港口。与此同时,陆海新通道实现中国多地合作,范围扩展至重庆、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云南、宁夏8个省区市。

    不难想象,借助重庆已拥有的“东南西北”四向国际物流大通道,未来欧洲-重庆-广西-东南亚的国际中转业务将进一步扩大,这条经济走廊将重构欧洲、中国西部及东盟国家的产业格局,为“一带一路”经贸合作创造新机遇,为亚欧大陆带来新财富。

编辑: 王龙博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4314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