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内陆开放高地建设“加速跑”

  4月10日上午,“陆海新通道”通过铁海联运专列,给印度捎去了一车“重庆造”。

  这是“陆海新通道”的首趟印度专列。专列从重庆沙坪坝区团结村中心站出发,满载汽车零配件,既传递了两地汽车产业及物流大通道尝试合作的信息,也将“一带一路”倡议向南亚次大陆作了纵深传递。

  首开印度专列,是重庆建设内陆开放高地的又一次努力探索。

  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提出“两点”定位和“两地”“两高”目标要求,重庆紧扣西部大开发重要战略支点、“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两点”定位,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在国家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发挥独特重要作用,在努力建设内陆开放高地的过程中实现“加速跑”。

  为“一带一路”拓展通道

  共建“陆海新通道”中欧班列(重庆)带头跑

  2018年4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时指出,继续打造好两国共建的“南向通道”,将“一带”和“一路”更好连接起来。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重庆代表团提出全团建议:将“陆海新通道”(原“南向通道”)明确为国家战略。

  提出这一全团建议,重庆代表团经过了深思熟虑——

  “陆海新通道”是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动西部大开发形成开放新格局的重要支撑,是连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战略通道,是推动中国—东盟区域经济合作向更高层次发展的重要载体。

  从全局谋划一域,以一域服务全局,加速推动“陆海新通道”建设,是重庆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举措——

  2017年8月,渝桂黔陇四地政府(下称四地)签署共建“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建立了联席会议机制。

  2018年4月,四地在渝召开“陆海新通道”建设中方联席会议,四地联合发出《重庆倡议》。

  今年1月7日,渝黔桂陇青新滇宁八省份在渝签署共建“陆海新通道”合作协议。渝黔桂陇青等地海关(含原检验检疫局)、铁路、人民银行等部门先后签署了关检、铁路、金融支持“陆海新通道”建设的合作备忘录。

  重庆“穿针引线”,各方共同建设。

  目前,“陆海新通道”主要物流组织方式均实现常态化开行:截至今年3月底,国际铁海联运累计开行901班,目的地通达新加坡等全球71个国家、166个港口;国际铁路联运(重庆—河内)班列,累计开行67班;重庆—东盟跨境公路班车,累计发车846车次,服务网络从越南、老挝和缅甸延伸至泰国曼谷、柬埔寨金边、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此外,兰渝、陇渝、桂陇、黔桂、青渝桂新等班列相继开行,形成互为补充、协调发展的运行格局。

  “陆海新通道”促成各方牵手共建,中欧班列(重庆)则继续“带头跑”。

  仅去年,中欧班列(重庆)便新增了重庆—汉堡、重庆—伊朗等运行线路,去程班列可辐射到德国、荷兰、比利时、意大利等30多个国家。

  2018年,中欧班列(重庆)实现明显突破,全年开行突破1000班,达1442班次。累计开行量突破2000班。

  今年一季度,中欧班列(重庆)再创新高,开行班列456班(去程196班、回程260班),比去年增长238%。

  协同发展向纵深推进

  川渝、渝黔合作风生水起

  清明小长假,驾车往返于川渝间的人们发现,横亘在川渝交界处的高速公路收费站消失了,车辆不用停车即可通过,排长队的现象不复存在。

  “以前开车回成都,要在重庆、成都以及川渝交界处的两个收费站排4次队。”在重庆工作的成都人冉聪记得,去年国庆假期,他遇到高速路堵车,近7个小时才到成都。

  如今,从重庆驾车到成都,在收费站排队等候的时间至少缩短一半。

  “2018年12月28日,川渝高速公路10处省界站实现无阻断通行,标志着川渝两地步入更加畅通便捷、共融互通的发展新轨道。”重庆市交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川渝协同发展,向纵深推进。

  川渝山水相连,共处长江上游,肩负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任务;川渝同处西部内陆地区,肩负着在西部带头发展、带动发展的责任。

  比如渝西片区,已成为重庆全市工业化、城镇化最活跃的区域,2018年对全市工业增长贡献率超过30%。

  根据川渝共同签订的《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2年)》,川渝两地加速在生态环境联防联控联治、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开放通道和平台建设、区域创新能力提升、产业协作共兴、市场有机融合、公共服务对接共享、合作平台优化提升等八个方面加强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

  经过两地共同努力,在该行动计划启动后近一年时间里,已完成了25项重点任务。

  与重庆地缘相近、山水相连、人文相亲的,还有贵州。

  2018年4月,贵州省党政代表团来渝考察,两省市举行重庆·贵州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交流座谈会,并签署《重庆市人民政府、贵州省人民政府合作框架协议》。

  很快,这份合作框架协议成为实实在在的实施方案:今年3月,重庆市发改委、贵州省发改委共同编制的《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正式发布,不仅划定了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还提出要将其打造成为渝黔合作的“领头羊”。

  “陆海新通道”是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发展的主轴。围绕这条轴线,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大数据智能化引领创新发展、渝南黔北沿边生态旅游度假带等重点建设主题逐一展开。

  “硬”平台“软”实力双提升

  让西部与世界贸易往来更便利

  果园港,被称为重庆内陆开放的第一“硬核”平台。

  今年3月12日,“陆海新通道”果园港班列首发。中欧班列(重庆)、长江黄金水道、“陆海新通道”这三大通道在渝实现“无缝衔接”。

  果园港自身,也在不断“进化”——

  截至今年3月底,果园港码头前沿16个5000吨级泊位全部建成投用,港区“前港后园”和“铁公水”联运基本实现,并形成集装箱80万标箱、件散货600万吨、滚装商品车70万辆和铁路500万吨的通过能力。

  目前,果园港已开通上海—果园—南充、果园—攀枝花、果园—西昌、果园—西安等10多条水水中转和水铁联运运输线路,成为周边省份外贸货物的重要中转港。

  作为另一“硬核”平台,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让重庆乃至西部与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

  截至今年2月,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已累计开通国际航线84条,通航五大洲27个国家63个城市,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航线有54条,通航17个国家40个城市。

  今年,重庆还力争新开10条国际航线。包括重庆到俄罗斯圣彼得堡、匈牙利布达佩斯、老挝万象、菲律宾马尼拉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航线。

  今年2月,依托重庆保税商品展示交易中心,重庆保税体验4A级旅游景区挂牌成立。

  该中心打造了15个别具特色的国家馆,为重庆市民和来渝旅游的国内外游客,提供超过4.5万种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特色商品。

  开放“软”实力的提升,也标志着重庆贸易便利化水平迅速向沿海省市看齐。

  “从零起步,一年多时间,重庆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成长为申报量位于全国前列、中西部第一!”市政府口岸物流办主任聂红焰表示,该窗口上线一年多,在累计申报的180余万票中,有高达51万票、接近三成来自沿海省市。

  作为全国首批7个试点省市之一,重庆的“单一窗口”先后实现全国“单一窗口”第一票报关单、全国“单一窗口”第一票原产地证书、全国第一个实现在线收付汇业务、全国“单一窗口”第一票空运运输工具等的成功申报,摘取了一连串“全国第一”,成为重庆内陆开放高地建设的重要标志。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371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