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三代人的“警”绣年华
2019年04月24日 10:58 来源: 视界网

  1950年冬,凌晨4点的重庆缙云山上,山风凛冽,寒气刺骨。缠绕山间的重重迷雾,似乎正在讲述:新中国的前路才刚刚开始。

  一束微亮的手电光,在林间小道上若隐若现,20岁的朱广魁正摸黑上山。此刻,他的任务是需要在2小时内到达隐藏在山顶的一处教理院,单枪匹马将一名重要“敌特”头目诱骗下山,实施抓捕。

  “我事先早就安排了‘眼线’,跟守门的铁匠师傅说好,人一到他就给我开门,结果……”

  如今,已89岁的朱广魁每每跟儿子朱晓昙和孙子朱宁聊起这段过往时,依然神采飞扬,甚为自豪。身为新中国的第一代首批老警察,他不但见证了重庆公安的从无到有,从有到强,还将人民警察爱护百姓、踏实工作、机智勇敢的作风,一辈一辈地传承给了相继加入公安队伍的儿子和孙子。

图片1

  70年前首批老警察 爷爷单枪匹马诱捕“敌特”头目

  “我认为做警察要机智勇敢,不怕艰难和危险,绝不可轻言放弃!”记者近日见到朱广魁时,他用一口清晰的普通话讲述着自己做了一辈子警察的感受。

  老爷子身体硬朗,精神矍铄,穿着一套蓝色西服,一头银发向后梳得整整齐齐。他静静地坐在那里,腰板挺得老直,虽然耳朵有些不好使,可只要聊起往事,双眼就散发出的光亮。

  深情的目光望过去,满眼都是老爷子年轻时候的影子。

  朱广魁生于南京。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同年6月他初中毕业后,报读了我党刚在南京成立的公安学校。随后,19岁的他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西南服务团公安支队,跟随组织从南京一路步行来到重庆。

  “1949年11月底,重庆解放后,我参与筹备成立了建国后最初的重庆市公安局。”朱广魁说,1年后,他分入原北碚分局金刚派出所,任政治干事兼侦查干事。

  当时刚刚解放,大量“敌特”分子、散兵游勇、帮会组织等势力对新生的人民政权极端仇视,疯狂地进行各种破坏活动,社会治安形势十分严峻。

  单枪匹马秘密诱捕“敌特”的故事,老人时常跟家人谈起。当年的那个“目标”躲在缙云山上,以“授课”为名,给年轻学生们“洗脑”很是狡猾。“我提前几天去踩好点,与教理院看门师傅打点好,然后当天凌晨4点,带着一把手枪,一支手电,摸黑步行潜上缙云山。6点,天刚蒙蒙亮,我准时到达大门口,进去后,学员和老师都还在睡觉。我说自己是政府工作人员,很客气地邀请目标人物下山,介绍一下他‘教育’工作的相关情况,‘敌特’头目最终被‘骗’到派出所,不费一枪一弹成功抓捕。”

  朱广魁在金刚派出所工作1年多后,又相继调入蔡家分驻所、天生桥派出所,1975年重回重庆市公安局,进入行政处管理科工作。1990年6月,老人带着对人民公安事业的无比忠诚光荣离休。

  受朱广魁的影响,儿子朱晓昙1979年4月紧跟父亲的脚步,加入了重庆市交警大队一中队,从事交警工作。

  这一干,又是一辈子。

图片2

  40年前天雨路滑 交警父亲挨个提醒“挂二档,慢慢开”

  “我这一辈子都与马路结下了不解之缘啊!”现在63岁的朱晓昙,2016年从渝中区交巡警支队退休了。从警37年来,他一直扎根渝中区,既见证了渝中区道路和交通设施的迅猛发展,又经历着交通管控系统、交警警用装备的更新换代,以及市民交通安全意识的转变。

  朱晓昙说,1979年他刚刚走上交警岗位时,路面上跑的是前苏联的“伏尔加”,还有“老解放”、“老东风”,车流量不算大,当年的道路管控设备及交通安全设施跟现在也没法比。

  “当时,我们一中队的管辖范围包括了小什字、民族路、朝天门和新华路,有不少路段都很陡。特别是朝天门地区,一下雨地面就滑得不得了,车辆经常侧滑,发生事故。所以只要一遇到下雨天,我们就要挨个给驾驶员打招呼,提醒路滑,要挂二档,慢慢开。”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是当时交警的真实写照。

  1985年之前,重庆的交通信号灯还是属于手动控制,后来才改成遥控。当时一旦遇到停电或特殊情况时,交警就必须站上指挥岗亭,用手势疏导交通。

  朱晓昙说,当时他们指挥交通的装备就是一根指挥棒,一副超长的白袖套,夜晚时袖套从手掌拉到肩膀,起到如今“反光背心”的作用。此外,每人还会配一个镔铁大喇叭,执勤时向市民宣讲:“行人请走人行道!”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有了自动红绿灯,但我们工作压力反而变大了,因为有了许多新技术新知识需要重新学习,我们每个交警都必须抽时间提高自己,补充文化知识,与时俱进。”朱晓昙说。

  朱晓昙从事了10年的事故现场勘查工作。“当时追查交通肇事逃逸等案件,全靠交警自己人力走访调查。”他说,由于那个年代没有视频监控,为了尽快寻找线索和目击者,那几年他将整个渝中半岛的大街小巷、犄角旮旯,走了一遍又一遍。

  而现在交巡警公路执勤时,不但有专业反光背心、可发出光亮的指挥棒,还配备了催泪瓦斯、强光手电、伸缩警棍、手铐、手枪、弹夹、警用急救包、警用水杯等“8大件”单警装备。

  “尽管智能交通系统、交巡警警用装备,以及各种道路安全设施,在不断革新和升级,但随着城市道路的发展,人口和车辆的骤增,交通压力和突发状况的绝对数值也在增多,不过驾驶员的安全意识确实要比30多年前有了很大提高。”

  在朱晓昙看来,当今虽然有很多事物都在改变,但警察踏踏实实工作,清清白白做人,热心服务群众的初心永远不能变。当年,父亲朱广魁是这么教育他的,而后来他也是一直这么教育儿子朱宁的。

图片3

  儿子接力交巡警工作 依然“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

  “小时候爷爷带我去看爸爸工作的场景,至今难忘,觉得爸爸特别帅气!但当看着他大热天站在马路上,被汗水浸透的警服,心里又很受触动……”

  35岁的朱宁,黑黑瘦瘦,个子不高,年少时他就将做警察,写进了自己的人生规划,也填入了高考的第一志愿。“当我考起重庆警察学院时,爷爷和爸爸都很开心,爷爷还特意送给我一台电脑,以作勉励。”朱宁回忆说。

  2007年,朱宁毕业后,加入了渝中区公安分局巡警二大队,如愿成为了老朱家第三代,也是新时代的人民警察。第二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朱宁主动申请前往灾区抗震救灾。

  对于他的这个决定,家人是既支持又担心。

  “报名一周后,我跟着救灾队伍一起出发前往绵阳,负责维护稳定当地的社会治安、仓库安全以及运送救灾物资的机场安全。爸爸很担心我,专门跑到绵阳来,不过看了一眼就又回去了。”朱宁说,一个月后,他又来到北川抗震救灾,亲眼目睹了地震的惨烈。

  朱宁回忆,满眼都是摇摇欲坠的危房,死神随时可能与你擦肩而过,现场条件非常艰苦,不过大家没有一个想抽签撤退的。他亲眼见到有同事突发急性阑尾炎,而仅仅去医院消了炎,又急急忙忙赶回来工作。“这次经历,对我的人生来说,是一次洗礼。真正学会了什么叫不抛弃、不放弃。”他说,当国家和人民面临灾难时,作为警察就应该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2010年,朱宁调入渝中区交巡警机动大队案侦办工作,接力爸爸曾经做过的工作岗位,也开始侦办酒驾、交通事故逃逸等案件。

  朱宁说,他加入交巡警队伍时,渝中区的道路状况及安全设施比起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不会再因下雨路面打滑而交通事故频发。此外,随着现代化交通管控系统的逐渐运用,也有效地帮助交巡警缓解了路面指挥的压力。

  牢记“家训” 他连跨两省抓捕2名10年网逃嫌疑人

  由于工作表现出色,朱宁在案侦办逐渐参与了渝中区内刑事案件的侦破。“刚开始,面对社会的阴暗面,我的思想情绪难免受到影响,单位上要学习,回家我也会跟爸爸和爷爷交流,他们反复强调‘踏踏实实工作,清清白白做人’不管面对怎样的诱惑,在工作岗位上一定不能犯错。”

  2011年,公安部开展网上追逃专项督察“清网行动”,以“全国追逃、全警追逃”的力度逮捕在逃的各类犯罪嫌疑人。朱宁参与了此次行动。

  1999年,渝中区曾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两名20多岁的嫌疑人张某一、张某二实施犯罪后一直在逃,此二人成为渝中区“清网行动”的目标之一。

  朱宁接到任务后,发现张某一早已更名换姓,身份证也改了,于是决定先到其老家江津摸排,希望从当地村民口中寻找线索。

  “当时我们发现嫌疑人家里抱养了一个小孩,全家人对这个孩子特别好,我们通过刑事侦查手段,发现有一名贵州兴义的女子,频繁与这家人联系,对孩子情况非常关心,遂判断很有可能这个小孩就是嫌疑人的亲生子。”朱宁与同事根据这条线索迅速前往贵州兴义布控,可是一段时间下来一无所获。

  “本来我都想放弃了,可想起爷爷那句‘踏踏实实工作’的嘱咐,决定再试一把。所以立马赶去当地派出所,将嫌疑人的相片和资料给所领导看,惊讶的是,所领导认出此人6年前因抢劫在当地被判刑,我们接着通过指纹和DNA比对,确认了他就是张某一,其在渝中犯案后逃到了贵州并结婚生子,后将孩子送回老家抚养。”朱宁说,他们最初的判断没有错,后来很快将张某一押回重庆接受法律的制裁。

  在收网抓捕嫌疑人张某二时,朱宁和同事们运用了当时最先进的侦查手段。“通过监视发现,一般到了春节,就有一个广州东莞的电话号码,频繁与嫌疑人的哥哥姐姐联系,后来嫌疑人的一位至亲去世,该号码与家里的联系更加频密,这引起了我们的怀疑。”朱宁说,他们根据线索去到东莞,找到了这个号码来自一家小卖部的座机,经过侦查得知一名附近工地的外地建筑工人常常来打电话。朱宁顺藤摸瓜,果真在工地上抓获了张某二。

  在那次“清网行动”中,朱宁因突出的工作表现,荣立个人三等功。

  70年刑侦设备手段不断更新 仍有些东西始终不变

  2014年,朱宁调入渝中区公安分局刑事侦查支队,如今是支队八大队探长,这几年他在这个岗位上多次荣获嘉奖。

  他说,干刑侦工作,有三个“点”,最让民警兴奋和激动:即“锁定嫌疑人身份”、“成功实施抓捕”、“审讯较量中嫌疑人最终认罪,并追回赃款赃物”。

  “事实上咱们警方不断提高和完善的刑事侦查设备、现场采集技术及侦办手段等,的确为快速破案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朱宁回忆,爷爷当年侦查装备相当简单,破案全靠人力走访调查及办案民警的个人经验。就是10年前他被借调到派出所工作时,民警外出办案的装备,也就一部对讲机、一把枪和一根警棍。

  不过近几年发展很快,最近还给民警配发了警务手机,办案时在街头就可通过警务手机内的技术手段,对嫌疑人进行比对和排查。

  同时,刑侦设备及侦查手段,也已达到了一定高度。比如监控视频追踪、指纹、DNA比对库等,能有效帮助办案民警快速锁定嫌疑人身份及其行动轨迹。

  “此外,近几年建立的执法办案系统,使办案流程也简化了不少。”朱宁说,现在很多手续直接网上审批,办案民警在立案和刑拘时,不用再填表,跑趟趟签字了。

  这些改变与进步,都大大减少了办案时间,提高了破案效率。

  据了解,2018年渝中区破获刑事案件3328件,破侵财案件2584件,占破案总数的77.6%。渝中警方充分利用民心天网和“雪亮工程”,开展网上巡防,实现视频监控无缝对接,1.6万个视频监控镜头遍布辖区大街小巷,全区各类刑事案件发案和侵财案件发案在连续三年大幅下降的基础上,同比再下降12.1%和6.3%。

  “以前侦办盗抢案,寻找线索可能需要一周,现在几小时就有发现,甚至1小时就能破案,这本身对犯罪分子犯案也起到了相当的震慑作用。”朱宁说,如今渝中区所有街面案件,破案率达100%。

  建国70年,虽然刑侦“硬件”不断更新,但朱宁认为,有些东西却始终不变。

  比如:案发后,耐心询问受害者,从每一处细节中寻找突破口;勘察中,现场仔细搜索取证,采集犯案的蛛丝马迹;侦破中,全面调查嫌疑人家庭背景,搜集社会关系等大量基础信息;抓捕时,制定详细周密的计划,勇往直前、决不退缩;审讯中,与嫌疑人短兵相接,斗智斗勇,突破心理防线,最终使其认罪伏法。

  这些种种,不论任何时代,都是高科技设备和技术手段无法替代的。

  “破案”二字,绝不是它笔画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这里面包含了太多刑侦民警为此付出的智慧和汗水,甚至鲜血与生命。

  “新时代,有新的要求。犯罪分子的犯案手法变化也非常快,作为刑侦民警同样需要不断学习提高,与时俱进。”

  朱宁说,他永远坚信“邪不压正”!

  时序更替,梦想前行。

  大写担当,奋斗芳华。

  70年光辉岁月,带走了“老朱家”祖孙三代的青春,却带不走他们守护百姓,为国家和人民执行正义的初心。他们的脚印蹋满了人民警察事业的苦与乐,更蹋满了他们一生的心愿。“当警察,就该踏踏实实工作,清清白白做人。”的家训,依旧在耳边回响。

编辑: 陶玉莲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4408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