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位于九龙坡区铜罐驿的周贡植烈士故居修复开放

  中共四川省临委会扩大会议会址(周贡植故居)全景。

  观众在周贡植故居参观。

  中共四川省临委会扩大会议会址(周贡植故居)内的初心堂。

  重庆是一块英雄的土地,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这里诞生了迄今国内发现成立时间最早的共产主义组织。近百年前,这里曾聚集过一个年轻的群体——杨闇公、吴玉章、邓小平、刘伯承、朱德、聂荣臻、陈毅、赵世炎、萧楚女、周钦岳、童庸生、漆南薰、陈达三、冉钧、游曦、李蔚如、傅烈、刘愿庵、穆青、张秀熟、李鸣珂、邹进贤……作为他们中一员,周贡植牺牲时年仅29岁。5月5日,是他诞辰120周年纪念日。

  五四运动以后,马克思主义开始在中国大地上广泛传播,重庆成为中国早期共产主义组织产生地之一。1920年3月12日,一群进步青年在重庆成立四川省重庆共产主义组织,这是迄今国内发现成立时间最早,由一群拥护马克思主义的重庆青年独立自主地建立起来的共产主义组织。1926年2月,中共中央在重庆成立派出机构——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领导川渝革命运动。

  可是你知道吗?中共四川省委也是在重庆成立的,地方就在九龙坡区铜罐驿镇的陡石塔村周家大湾。

  这里是周贡植烈士的家。

  2019年5月5日是周贡植烈士诞辰120周年纪念日,中共四川省临委会扩大会议会址暨周贡植故居已被修葺一新。

  周贡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周家大湾曾经发生过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川渝党组织经历了怎样的血雨腥风?带着一连串的问号,重庆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我不要什么官位,我只要自己的信仰”

  1920年8月27日,“呜——”一声汽笛长鸣,“吉庆”号轮船缓缓驶出太平门码头。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站在船头上。面容清癯、双目有神的他,望着灰暗的天空、破烂的吊脚楼,心潮起伏。

  此人正是周贡植。

  他怀着救国救民的理想和无限的希望,乘船到上海,于1920年9月10日登上盎特莱蓬号商船,38天后抵达法国,开始勤工俭学。同去法国的还有邓小平、冉钧等人。

  “周贡植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者,是中共早期在四川的组织工作者、农民运动领导者、国共合作实践者。”重庆市地方史研究会会长周勇介绍,周贡植是巴县铜罐驿乡(今九龙坡区铜罐驿镇)人,生于1899年5月5日,名文楷,字贡植,又名周孔崇。

  1922年在法国,周贡植加入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积极参加由赵世炎、周恩来等领导的革命斗争,不久便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5年他奉调回国,参加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在书记杨闇公的直接领导下,主持国共合作的国民党四川省党部农民部工作,领导川渝农民运动。

  1928年2月10日,中共四川省委成立,傅烈任书记,周贡植任组织局主任兼农委书记、巴县县委书记。

  就在傅烈、周贡植等人积极忘我开展革命工作之时,一场意外发生。

  1928年3月9日,中共巴县县委成立大会正在兴隆巷8号的灰色小楼里举行。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有人在外面大声地喊道:“收捐!收捐!”

  原来,当天三个巡警上门来收“公巡捐”,在楼下没见到人,便上楼来催缴钱款。当他们看到一屋子的年轻人围坐在桌边时,便以为是在聚众赌博,马上堵住门口大喊“抓赌”,并吹起口笛呼唤其他警察前来。警察在屋内搜出一个袋子,里面有党组织的名册、文件及传单。周贡植等9人被捕。

  在狱中,敌人软硬兼施,诱逼周贡植投降,并许诺:“只要你供出会议内容和参会人员的姓名身份,四川省和重庆市的官位任你选……”周贡植不为所动,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要什么官位,我只要自己的信仰!”

  1928年4月3日,傅烈、周贡植、程明海、周玉书、黄中元、刘俊明、吴永初、徐君治、汪荣等9位共产党人,在重庆下半城朝天门码头河边的沙嘴刑场英勇就义。

  这一年,周贡植29岁。

  家中召开中共四川省临委会重要会议,制定春荒暴动大纲

  在重庆长江北岸九龙坡区地段,有一座千年古镇——铜罐驿。这里曾经是远近闻名的水上商驿,旧时与城水驿、鱼洞驿、木洞驿等并称“重庆四大水驿”。

  铜罐驿镇的陡石塔村周家大湾生长着成片的柑橘树,茂密的柑橘树掩映着一座青瓦木结构院落。院落门口立有一块石碑,上书:中共四川省临委会扩大会议会址(周贡植故居)。

  “这里便是周贡植的家,中共四川省委就在这里成立。”原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副主任李蓉道出一段感人往事。

  1927年国民党反动派在重庆制造了“三三一”惨案,杨闇公、冉钧等中共重庆地执委负责人壮烈牺牲。当年7月,中共中央派傅烈、周贡植等入川,于8月12日在重庆建立中共四川临时省委,傅烈任书记,周贡植任省委秘书长兼组织部长,重新恢复了被破坏的四川党的领导机关,工农群众运动亦逐渐开展起来。

  1928年2月10日至15日,在铜罐驿周贡植家里,中共四川临时省委召开扩大会议,正式成立四川省委。

  为什么这个重要会议在周贡植家中召开呢?李蓉解释,周贡植的父亲周信诚是一位开明绅士,当时任铜罐驿乡乡长,称为“团总”,是很有人缘和号召力的人物。周贡植争取到父亲、弟妹的支持和保护,周密布置了会场的警戒保卫工作,因此代表们可以放心地开会议事。

  这次会议通过了《政治任务决议案》《组织问题决议案》等文件,制定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军阀统治的《春荒四川暴动行动大纲》,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全省地下党组织活动更加蓬勃开展起来。

  “周贡植故居是中共四川省委成立地,也是中共四川省委领导机关早期革命活动的重要遗址,是目前唯一拥有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三大法宝’要素的纪念地,具有重要的历史纪念价值和教育意义。”九龙坡区委统战部副部长石红介绍,2009年,周贡植故居被列为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对部分遗址进行了修复;2013年起,相关人员开始奔走于重庆、四川,搜集整理周贡植的历史资料;2017年九龙坡区委区政府决定对故居进行整体修复保护。

  后人担任讲解员,展览让更多人了解巴渝共产党人初心

  在修葺一新的周贡植故居内,正在举办“初心·使命·奋斗——巴渝地区早期共产主义运动文物史料展”。展览分为前言、觉醒巴渝寻求真理、播火西部为民立党、国共合作统战前驱、枪响泸顺起义壮举、前赴后继热血丰碑、浩气长存星耀巴渝等部分,展出文物、档案、史料数百件,其中不少是首次展出。

  “作为周贡植烈士的后人,在这里向大家讲解周贡植烈士的故事,我感到特别的自豪。”23岁的蒋乐隽既是故居的讲解员,也是周贡植第五代玄孙。5月5日,在周贡植故居,蒋乐隽告诉记者,周贡植牺牲的时候,他的妻子已怀有身孕,不久生下一个孩子(即蒋乐隽的外曾祖父周光玺)。“外曾祖父戴着金属框眼镜,一到周末便来看望我的外婆,他特别喜欢看报纸,上世纪90年代曾经参与修过地方志,直到2007年才去世。”

  蒋乐隽称,高祖父周贡植对信仰的追求和坚守令人非常敬佩。蒋乐隽觉得自己现在的工作特别有意义,并决心把老一辈共产党人的故事告诉更多的年轻人。

  “这里是四川省委的诞生地,修复这些红色革命遗迹,是因为它们承载和见证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所在;利用周贡植故居举办‘初心·使命·奋斗’展览,就是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巴渝早期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了解巴渝共产党人的初心。”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副处长宋键说,对革命先烈最好的纪念就是把他们开创的事业继续推向前进。

  “在周贡植故居举办这个展览是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最生动的地方教材。”周勇称,重温这段用生命和理想铸就的“初心·使命·奋斗”史,就是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保持奋斗精神,永远保持对人民的赤子之心,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落实在重庆大地上。

  周勇说:“重庆革命历史资源丰厚,却没有一个系统展示的场馆。这个展览是我们展示巴渝地区早期共产主义运动这一段历史的尝试,希望以此推动重庆党史馆的立项和建设。”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4454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