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文凤村:把“空壳村”变成旅游村

  一个位于大山深处的深度贫困村,青壮年流失、产业为零、村集体账上负债,成了“空壳村”。

  “要脱贫,就得想法子把这个‘空壳村’给‘填满’!”武隆区后坪乡文凤村第一书记邱靖杰面对这样的村情,从劳动力、配套设施建设、产业等方面,一步步将“空壳村”填满夯实。

  “空壳村”

  村里年轻人全部外出务工

  “到村里第一天,我发现自己居然是全村最年轻的那个人!”这是邱靖杰上任第一天的感受。

  5月7日,当邱靖杰回忆两年前的那一天,依旧感慨万千。2017年9月6日之前,他是市检察三分院的一名检察官;那一天之后,他成了市检察院扶贫集团选派的文凤村第一书记。

  后坪乡是重庆18个市级深度贫困乡镇之一,而文凤村又是人均收入只有2593元的深度贫困村。

  “因为文凤村是后坪乡政府所在地,所以最初我以为不会太艰苦。”但是第一天报到,还是让邱靖杰心头一沉。“我从紧邻武隆的涪陵区坐车到村里,花了6个小时。”崎岖山路给邱靖杰的下马威还没散去,他又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冷”。

  办完报到手续,邱靖杰和另外3个村干部一道去街上买洗漱用品。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邱靖杰奇怪这大白天怎么没人呢?

  “穷,都出去了。”一个村干部说。

  邱靖杰掏出手机,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拍下一张照片,照片中唯一的活物,是一只黑背白腹的土狗。

  “全村1328人,贫困人口289人,贫困发生率为21.8%……”村干部为他介绍情况时,邱靖杰问:“村里现在有多少在家的年轻人?”

  村干部指了指邱靖杰:“你就是我们村最年轻的人。”

  “那一天,我算是切身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空壳村’。”邱靖杰随后了解到,村集体账上不仅没有一分钱,还有欠账;而村集体更是没有一个产业项目;因为穷,村里的年轻人全部外出务工。

  “咱们村现在完全是一个‘空壳子’,要脱贫,就得想法子把这个‘空壳’给它‘填满’。”邱靖杰的话有些新颖也有些突兀,让村干部们面面相觑中又满怀希望。

  返乡

  青壮年创业填满“空壳村”

  “先‘填人’!让一部分青壮年回家!”邱靖杰知道,没有青壮年,村里仅靠老弱病残很难真正脱贫致富。

  道理人人都懂,但要青壮年回家,就得解决工作和收入问题。而彼时的文凤村是“零产业”,根本没法容纳任何就业。

  “文凤村难道找不到一点可发展的产业?”邱靖杰带着疑问,开始围着14.8平方公里的文凤村转起了圈圈。

  随后发生的事,让邱靖杰大呼意外。原来,看似偏远落后的文凤村,只是一块尚未被人发掘的瑰宝。文凤村最高海拔1400米,夏天极为凉爽,最高温度也仅有28℃;历史上的文凤村,还是原川东地区第一个苏维埃政府所在地。

  更重要的是,邱靖杰发现了文凤村一处至今保存完好的苗族古村落天池苗寨。这处苗寨建筑以井干式吊脚楼为主,穿斗式实木结构,飞檐、斜面、小青瓦,古色古香,工艺精湛,寨内还有石林瑰景、古井瑶池,曾被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目录”。

  后坪乡被定为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后,武隆区政府一直在努力打造天池苗寨,让其成为旅游景区。

  “硬件打造好了,后期就需要有人去经营、管理、维护。”邱靖杰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后,就着手开始他的“填人”计划。

  “我接到邱书记电话时,第一反应就是摇头,也不管他看不看得见。”潘军说起当时的情景忍不住笑出声来。

  潘军是文凤村天池坝组人,也是村里公认的大能人。早年外出务工的他,当时已是重庆主城一家消防公司分公司经理。面对邱靖杰的邀约,潘军坦承,有一句话他当年强忍住没说:“我每月工资就1.2万元,你要我回来,凭啥子?”

  “家门口创业,能照顾一家老小,旅游产业前景不可限量……再说了,这里毕竟是你的根啊!”邱靖杰笑言,那是他人生第一次给人打电话,还需要事先打草稿列提纲。

  为了尽早挂掉这通让他头疼的电话,潘军敷衍地答应“我先回来看看嘛”。然而这一“看”,潘军的消防公司分公司经理生涯就此告终。

  2018年9月,经过选举,潘军正式成为武隆区苗情乡村旅游股份合作社理事长,月薪只有5000元。

  此事在文凤村炸开了锅,潘军这种当经理的“大能人”都返乡,带给了村民巨大的心理冲击。邱靖杰则趁热打铁,开始了他“填人”的第二步,即引进与文凤村村民沾亲带故的青壮年。

  “我终于不是文凤村最年轻的那个了!”邱靖杰对甩掉这顶帽子颇为得意。事实上,短短一年多时间里,文凤村新增创业人数就达到20人,无一例外都是青壮年。

  “看到现在村里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年轻人,我们这些老人心里就特别踏实。”留守老人们脸上的笑意格外灿烂。

  配套

  填充旅游发展短板

  文凤村是市检察院扶贫集团对口扶贫的深度贫困村,因此扶贫项目和扶贫资金并不缺。但邱靖杰却发现,要维系一个深度贫困村脱贫后的持续发展,当地似乎还缺少某些东西。

  究竟缺什么,邱靖杰也是在一次病后遭遇中悟出来的。当时,他因咽喉炎去卫生院买药,发现很多药都缺,再去街上找药店,居然全村没有一家药店。

  此事带给了他更深的思索,他统计后发现,尽管文凤村是后坪乡政府所在地,但街上总共只有5家村民开的杂货店,基本只卖农用品,连服装、鞋帽店面都没有一家。

  “基本的配套都没有,游客来了怎么办?”邱靖杰认为,填补文凤村的产业“空壳化”后,还必须填补商业的“空壳化”,而这些商业业态本身就能直接带动村民脱贫致富。

  因为脱贫项目的不断推进,大量的建设者涌入,客源不愁,而将来发展旅游业,客流量还会更多。因此,相应的配套建设就势在必行。

  “我们来算个账,现在西山水库正在修,每天有多少工人要吃饭?将来修好了,我们村那么凉快,多少人上来避暑、钓鱼?你和嫂子厨艺相当不错,为啥不搞个餐饮店?”邱靖杰找到代万碌,拿着纸笔一笔笔给他算经济账。

  原本,邱靖杰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可令他和村民们都惊讶的是,代万碌随后居然扒掉了自己的土房子,在各项扶贫政策的支持下,建起3层楼的农家乐。

  2018年11月,文凤村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第一家鞋店诞生。店主陈云夫妇是后坪乡白鹤村人,原本在云南做生意。因回家照顾老人,被文凤村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振奋,于是开了这家鞋店。

  此后,文凤村第一家药店、第一家火锅店、第一家服装店等等如雨后春笋般开业。并且,这些充满朝气的商业门店,有不少还是外来投资者兴办的,这对于曾经深度贫困的文凤村而言,是绝难想象的。

  “现在的文凤村才初步具备了游客接待能力,没有衣食住行各方面配套,旅游是发展不起来的。”望着现在入夜后依旧灯火辉煌的街道,邱靖杰说。

  这个昔日的“空壳村”,如今仅注册公司就有3个,还有一个村集体经济组织,去年营业额达53万元;水果、蔬菜、烤烟3个特色产业总面积1800亩;另外还出栏生猪近1000头。

  截至目前,文凤村已脱贫64户261人,贫困发生率从21.8%下降到1.81%,脱贫户“两不愁三保障”全面实现。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4474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