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记忆杂货铺 存储青春美好时光

  ▲西南大学图书馆举办以“憶物”为主题的记忆展,为全校师生送上了一份特别的毕业季礼物。

  大学四年,匆匆而过。校园里,有太多青春的记忆,刻骨铭心。

  又是一年毕业季。昨日,西南大学图书馆举办以“憶物”为主题的记忆展,为全校师生送上了一份特别的毕业礼物。108件物品,12641张记忆卡片,2万条留言……与它们背后的记忆一起,被陈列在西南大学中心图书馆负一楼阳光长廊进行展出。这些记忆的背后,或温馨,或浪漫,或感伤,或遗憾,总有一个故事,会触动你的心弦。

  藏品:未聚齐的合照

  寄存人:张小亮

  寄存时间:2019年4月~2023年4月

  1996年春,不知道什么喜事让父亲有拍张合照的想法。

  当时的我只有一岁多,穿着布鞋,手里拿着一朵刚从院里摘的牡丹花,三姐戴着红领巾,应该是刚放午学吧,四姐从她的新家跑来(四姐3岁多的时候送给我二爸家了),哥哥穿着一双五姐穿过的红鞋,此时的大姐已经出嫁敦煌(以后16年她们家都没让她回来过),六姐也已送给姨姨家,后来这张照片流落于几个姐姐的相册里,后来因去重庆读书,就偷偷从二姐的相册里带走。

  家里的合照只有这么一张,父亲也没那份闲钱花在这上面,毕竟让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吃饱才是他考虑的,一辈子跟庄稼打交道,家里有一点钱都用在我们几个读书上。由于乡村教育的落后与不重视,几个姐姐和哥哥都没有考上高中,二姐初中毕业就带三姐去郑州打工,哥哥花钱上了一个当地的技校。可能最幸运的是我吧,初二的时候被二姐带走,从村里转到市里读初中,后来通过努力,考上了大学,圆了我们家的梦。

  多年以来,总拿自己和身边的同学比较,觉得父母给予的太少,总抱怨父母,但却没有和几个姐姐哥哥比较,其实,我是一个幸运儿。

  藏品:最后的资料

  寄存人:肖兵

  寄存时间:2018年4月~2021年8月

  大学四年,有许多珍贵的回忆,但考研历程却是一段令我动容的征程。从下决心考研到与导师见面签约,一路上许多亲友的鼓励和帮助深深印在心中。这份资料是我考前一天在教室里整理的,喜欢那种静心专注的感觉,希望自己在以后也能潜心专注,不骄不躁。

  藏品:和前男友的车票

  寄存人:严紫伟

  寄存时间:2018年6月~永久

  喜欢写信的女孩遇上另一个男生,会产生什么故事?

  一切开始都是美好的。

  42张车票,843公里,18~21岁的青春,13小时的硬座,来回的奔波,仿佛离幸福不远。那么固执地认定一个人,曾经商量要把车票挂满一面墙,说好毕业就不异地了。大概是逃不过异地的考验,选择那个艰难的答案,那个破碎的肯定。

  信任就是一张纸,揉皱了再怎么展开都有痕迹。时隔一年看到这些,手仍然是不可控制地颤抖,大概也只是鼻子酸酸的。看懂了他的话,但再来一次结局依旧如此。

  藏品:重马“战袍”

  寄存人:苏聪文

  存储日期:2018年4月~2028年4月

  因为不甘于平庸,所以想促使自己不断去做一些未曾尝试过的事情,蹦极,骑行川藏线,还有,这第一次的全马。刚上大学时,因为哥哥即将外出工作,只剩母亲孤身在家,我来到西大求学颇有一种离乡背井背水一战的浓烈情绪,夜跑成了我舒缓压力的最好方式,渐渐就成了一种习惯。但42.195公里的距离,105圈标准跑道的轨迹,不禁令我望而生畏。但我深知自己又必须去克服它,正如自己必须去克服父亲早逝的悲痛,克服自己天赋平平的局限,克服那种在困难面前“算了吧”的看似佛系实则怯懦的退缩。

  在数万名参赛者的欢呼声和呐喊声中,我们出发了。我是幸运的,从我身上流下的每一滴汗水,都固然沉重但可爱。喷上药酒,我继续迈开步子,因为终点线已在前方等着我。

  藏品:意外的生日礼物

  寄存人:田星月

  寄存时间:2018年5月~2020年5月

  2016年10月,一次意外的机会,使得我坚定了回老家重庆上高三的决心,从石家庄到重庆两千多公里的距离,对于我自己而言也是第一次独自远行。

  对于长年在北方生活的我,自我活动也就是石家庄市区内或者北京。那时还未满十八岁的我,踏上了自己一个人的求学之路,自己办了转学手续,看着同学们还在努力地紧张复习,简略的告别,便匆匆来到一个陌生的学校。一个人面对新的学习方式,新的学习环境,还有高考的压力、知识的磨合、父母不在身边等,却在生日之际收到了原来班级同学寄来的信。欣喜地打开,每个人都是对我的想念和鼓励,给我在当时环境下一份安稳的心。

  就这样,我考上了自己喜欢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收到后便回到北方。再相聚,我们都是已经圆梦的孩子,我的感激之情由心而生,这也是我的一份珍贵的回忆。现在近三年了,时间匆匆,不变的是那份同学情。

  藏品:已过期的藿香正气液

  寄存人:刘华轲

  寄存时间:2018年6月~2028年6月

  从大一就带过来的藿香正气液,走之前妈妈特意去买的,怕军训的时候中暑,因为重庆这边的确太热了。可能因为身体还好吧,一直没用上,一年前,偶然间发现已经过期了,却没有舍得扔掉,或许这里面包含着母亲那平凡而细微的爱吧。即将毕业了,这一次又离家更远了,去了比重庆更远的地方工作,在外漂泊,更想家了。这盒藿香正气液就让它留在这吧!

  藏品:十年契约

  寄存人:张媛媛

  寄存时间:2019年5月~2025年5月

  2018年国家把免费师范生政策改为公费师范生,协议有效期也从十年改为六年,于是这张“十年契约”成了旧物。刚进入大学半年我就动摇了——我不想回去,我要违约!比起与父母的争论,与自己的斗争才是最艰难的,我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错过退免机会的懊悔,转专业失败之后的嚎啕大哭,无数个深夜我在思考着这张“契约”对我的价值。

  可当走过大学生活的两年时光,我发现自己不该违背初心,选好一条路就该笃定走下去,左顾右盼是走不好的。我爱上了老师这个职业,爱上了历史,每次听完历史教育的课就像洗礼一般,对这个职业怀着高尚的敬畏。其实那些犹豫不决是一个年轻的心对世界的浮躁不安,原来我是爱教师的!

  协议从十年改为六年,如今对我已经没有多大变化,因为我想在这个岗位上做一辈子,教书育人、立德立言。

  链接

  青春时光 不再无处安放

  即日起至5月17日,西南大学记忆杂货铺两年来收集的“记忆”在该校图书馆进行线下展览。“许多普通却用心的收藏,不是为了保价升值,而是为了留下某一段时光。”记忆杂货铺创始人——2014级工程技术学院张小亮告诉记者,这是他创办“记忆杂货铺”的初衷。

  西南大学图书馆相关负责人介绍,实物存储,把有一定意义的物品作为存储的内容,意在将记忆实体化,让每一位毕业生有一件属于自己回忆的物品,并随着时间的变化,让每件物品的价值与意义不断提升,作为大学四年的见证。“接下来,记忆杂货铺将通过建立线上记忆存储平台,实现记忆的收集与分享。”张小亮称,他们即将筹建线下实体店,将其打造为西南大学的一张名片。“也想通过前期的积累,把记忆杂货铺推广到全国高校去,为更多的大学生留住青春记忆。”

  (记者 周小平 西南大学供图)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96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