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奢望赌一把回本 重庆26岁男子竟转走好友21万

  都说赌博害人,有人为了赌不惜抛弃妻子、散尽家财,有人为了赌博受到牢狱之灾……

  5月18日,记者在沙坪坝三峡广场见到了江宇(化名),他的好朋友李浩(化名)沉迷赌博,在无意中得知江宇的手机支付密码后,在短短十多天的时间里,背着江宇转走了他卡里的21万存款。

  在江宇的讲述中,记者看到了一个深陷赌博的年轻人在苦苦挣扎,最终却令自己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报警

  近日,26岁的江宇向南岸区铜元局派出所报警,称和他同居的室友李浩在半年前偷偷地从他的银行卡内转走了存款21万元,被他发现后,对方曾答应归还,可现在却完全失去和他的联系。

  去年6月,江宇父亲做餐饮生意需要流动资金,通过银行贷款了30万,因为自己搞不懂网上转账,就把钱打进儿子卡里,前后取走了9万,卡里还剩下21万。

  “这张银行卡没有绑定短信提醒。”2018年6月的一天,因为急着要用钱,江宇打算先从爸爸的钱里取出5000元,可是用支付宝提现时却发现了余额不足。

  江宇赶到银行查询,发现卡里的21万元钱,被人以每次10000元分21次取走,一点不剩。

  江宇一下子就懵了,他以为自己是遇到了网络诈骗或是钓鱼网站把自己的钱盗走了,于是他赶紧前往派出所,江宇在派出所门口给李浩发了条微信:“糟了,我的银行卡被盗了,我现在在派出所门口,正要去报警。”

  李浩沉默了一下回复到:“别报案,钱是我取的。”

  “我问他,他说他当时其实也并不知道我的卡里有钱,只是趁着我不注意,想试试转账,结果一转就发现有钱,每次都能转账成功,他说想用这些钱把以前输的都赢回来,再还钱给我,结果基本都输光了,21万还剩下2万。”江宇说,自己以前无意中曾告知对方自己的手机支付密码。

  相识

  江宇和李浩相识于2017年8月,由于比较投缘,刚大三准备毕业后工作的李浩,就搬出来和当时已工作的江宇在南岸一起合租。江宇说,从两人认识起,李浩就在某软件聊天群里参与赌博,他也旁观过两次,甚至李浩也曾想“拉他入伙”,就是丢色子压大小、单双。

  “那时他专科即将毕业,正在找工作。”江宇说,当时李浩就已沉迷赌博,已欠近一万元的网络贷款。

  运气好时甚至一天能赢一两万,李浩会到江宇面前炫耀,请他吃饭。有一天,李浩赢了8000多元,当天就买了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他输钱的时候更多,不过他不怎么讲,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从来没参与过他介绍的赌博。”江宇表示,他被李浩拉着玩过一次,但是觉得没意思,就没再玩过。

  网贷

  毕业后,李浩找了一份电话销售贷款的工作,一年换了两个公司,一个月差不多有三四千元的收入。他家里条件不好,在贵州遵义的一个县城,母亲有癫痫,父亲在打工,当初赌博没钱就借了网贷。

  然而,从几个app借来的网贷也输光了,李浩想“拆东墙补西墙”。可是,贷款迟迟未还的他,已无法再贷到钱,于是他找到了江宇。

  “我的收入也不多,一个月五六千,如果他又赌输了还不上怎么办。”但是被好友软磨硬泡的江宇还是帮他借了,而且,为了还上第一次借的网贷,他又帮他借了第二次、第三次……江宇前后帮助他借了差不多十次网贷,有时借几千,多的时候1万多,最后李浩跑掉,江宇从婆婆那里借了7万元还了贷款。

  “记得有一次我帮他借了8000元的网络贷,李浩说他要用这个钱‘回本’,结果,只用了短短几分钟,就输得一干二净。”江宇吓了一跳,劝他:“不要再耍下去了,再耍这个只会越输越多、越陷越深。”

  江宇记得,李浩有钱时参与赌博就是压一两千,没钱就压一百两百。

  失踪

  事情暴露后,李浩表示要还江宇的钱,可是他并没有这个能力,于是他提出了回家想想办法。

  虽然难以启齿,江宇还是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父亲,江宇父亲带着他去了李浩家,发现李浩家里的情况真的是难以还上这笔钱,最后,两家人签订了协议,要求对方每月归还4500元给江宇,直至还清。

  回到重庆后,江宇得知,李浩离开老家去浙江打工,刚进公司的他工资很低,实习期一个月只有八百元,无法按月还上4500元,只能往后拖一拖,这一拖就以各种理由拖到了今年的5月。然后,李浩就消失了,再也联系不上,直至民警将其带回。

  据李浩归案后供述,回到贵州后他一直在贵州老家打工做兼职,但是赚来的钱很少,难以还上江宇的钱,现在很后悔,知道是赌博害了自己。

  记者在权威部门获悉,根据《刑法》相关规定,李浩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盗窃罪”,适用“数额巨大”情形,并且只退回了少部分赃款,他可能被判三到十年的有期徒刑。(记者 宋剑)

编辑: 李相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4523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