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沸点】跨境公路班车助跑“陆海新通道”
2019年05月28日 10:34 来源: 新华网

2016年4月28日,重庆首条面向东盟的国际公路班车正式发车。新华社记者 陈诚 摄

    新华网重庆5月28日电(邵以南、刘磊)“在‘陆海新通道’各种物流组织形式中,跨境公路运输率先实现了对东盟国家主要节点城市‘点到点’的直连。”重庆公路物流基地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何磊日前表示。

    2016年4月28日,10只装满汽摩配件、电子元件、建材等货物的集装箱,搭乘首趟重庆-东盟公路班车,从巴南区的重庆公路物流基地驶出,经广西凭祥口岸直接运往越南河内。整条线路全长1500公里,单向运行时间仅40小时。与航空货运相比,成本仅为其1/10;与水路和铁路运输相比,公路运输时间缩短15天以上,极具性价比。对企业来说,选择这条线路,意味着提高了资金周转率,也就提高了经济效益。

    2017年4月26日,重庆唯一B型公路保税物流中心——南彭公路保税物流中心,在该基地正式封关运行。

    2017年12月20日,一批来自欧洲的货物,经中欧班列到达“B保”,再经东盟班车前往越南同奈省。东盟班车与中欧班列(重庆)实现无缝衔接。

    2018年12月6日,满载超市专用电器设备的大货车,从重庆出发一路南下,途径广西凭祥友谊关-越南-老挝-泰国-马来西亚,用时7天直抵新加坡,中途不掏箱,大大降低了货损差率。4500公里,亦创造东盟班车运行以来最长单向运输里程记录。

    自此,重庆-东盟跨境公路班车形成了东线(重庆南彭-广西凭祥-越南河内)、东复线(重庆南彭-广西钦州港-东盟各国)、中线(重庆南彭-泰国曼谷)、西线(重庆南彭-云南瑞丽-缅甸仰光)、欧亚线(越南-重庆南彭-重庆团结村-德国杜伊斯堡)及重庆-新加坡线等6条常态化运营线路,采取定点、定线、定时、定班、定价模式。截至目前,该公路班车累计开行950余班次,总重超8000吨,总货值近9亿元人民币。

    东盟班车以公路运输为主,采用全程陆路、陆海或公铁联运方式,覆盖包括东盟十国在内的18个亚欧国家。此外,班车在海外有分拨仓30余个,还同国内外20多家物流企业达成了互惠合作。

    “很大程度上,‘陆海新通道’共建机制,奠定了重庆在西部地区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东衔长江经济带的轴点地位。”当地学者表示,而在此之前,重庆就已认真评估南向国际贸易通道,在塑造区域全面开放格局中的作用——开辟主要面向东盟市场的国际公路物流大通道,这项探索的前瞻价值延续至今,成为“陆海新通道”影响力的一处伏笔。

位于重庆公路物流基地的东盟班车“零公里”起点。新华网发(受访单位供图)

    追问:释放公路干线通道价值

    地缘经济持续活跃,往往会催化新的贸易通道形成。

    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正式建立。这个涵盖11个国家、19亿人口、GDP超6万亿美元的巨大经济体,是目前世界人口最多的自贸区,也是发展中国家间最大的自贸区。迅速崛起的东盟新兴市场,亦成为重庆最大贸易伙伴。

    “重庆的汽车摩托车、装备、轻纺、建筑等产业拥有了更广阔的空间;重庆也可引入农产品、工艺品、矿产等东盟优势资源性产品。”巴南区政府一位人士称。

    为此,巴南区在2014年会同重庆交通大学展开课题研究,一路南下,实地考察运输方式、线路,及有关国家和城市的物流需求。

    其中重要结论,就是用活最具优势的基础设施资源。

    重庆公路物流基地北临内环快速路、南跨绕城高速、东联渝湘高速、西接渝黔高速,公路干线网络四通八达。此外,在建铁路枢纽东环线南彭站穿越基地北侧,并设立客货站场,未来将实现与物流基地零距离接驳。

    “事实上,推进配套设施建设、加快形成互联互通网络,始终是‘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热点命题。具体到‘陆海新通道’,就是要丰富国际通道网络体系,加快资源要素集聚,助力西部新一轮开发开放。”重庆当地学者指出,公路运输也许是一段时期内,实现通道两端重要节点直接联系,条件最为成熟的选项。

    另一方面,市场间各类价值及运量适中、时效要求高、在途时间不宜过长的货物运输需求增长,也为物流组织方式的细分提供了机遇。

    1个多月前,一批从欧洲发出的鞋类生产原材料,搭乘中欧班列运抵重庆公路保税物流中心,再搭乘东盟公路班车集装箱,直抵位于越南的加工厂。

    1个多月后,这家工厂将成品搬上东盟班车,运往重庆公路保税物流中心,集拼后搭乘中欧班列发往欧洲。

    “像这类‘门到门’定制化服务,是其它运输方式很难实现的。”

    重庆-东盟公路班车运营方、重庆公运东盟国际物流公司总经理谯智毓说,各地货物在重庆公路物流基地集结后,可凭借发达的公路干线网络,快速到达沿边省市的边境口岸,与目的地城市的公路交通基础设施无缝衔接。

    同时,通过设在海外的分拨仓,东盟班车还能实现货物快速组织、“多箭齐发”,充分发挥出公路运输灵活、时效、安全的特点。

重庆公路物流基地,干线路网四通八达。新华网发(受访单位供图)

    搭建内陆开放型经济服务平台

    “西部地区的跨境公路运输,正在重庆主城南端形成支点。”

    何磊表示,作为重庆唯一的国家级综合性枢纽级公路基地,借助东盟班车“零公里”始发地,重庆公路物流基地已成为“陆海新通道”与西部其它战略性通道对接贯通的重要纽带。

    基地内的重庆东盟国际物流园,境内外物流产业链企业纷纷聚集。采访中,甘肃一家物流公司负责人坦言,他们看重的正是这里的综合运营能力。

    业务范围局限、境外市场开拓困难,曾是国内许多物流企业的隐痛。而入驻园区的企业,不但可依托公路保税物流中心、海关公路车检场、城市配送中转站等核心功能板块,更能共享东盟班车运营方的境内外物流资源,快速形成海外业务运作能力。

    “培育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物流企业是开通东盟班车的初衷。”谯智毓说。

    西部地区的商贸企业、制造企业,也能借助这些平台,一站式地完成对接物流公司、保税仓储、报关、跨境运输、国内干线运输、城市配送、物流监管、海外仓储、海外分拨等物流活动链条上的所有操作,从而腾出更多精力斩获市场、发展开放型经济。

    重庆市巴南区一家家电制造企业就感受到了这样的便利。“做出口,最头疼的就是打理物流关系。通过东盟班车定制‘门到门’运输服务,货物可以直接送到海外经销商手中。”企业负责人说。

    目前,重庆公路物流基地已入驻项目39个,累计市场交易额达1020亿元,全面形成以京东电商、顺丰产业园等项目为代表的电子商务产业集群;以B型保税物流中心、东盟班车为载体的国际贸易集群;以华南城、协信汽车公园为代表的专业市场集群;以普洛斯、重庆公运、货车帮等为代表的综合现代物流产业集群。

    “接下来,基地将进一步发挥通道经济的内外聚合功能,加快打造我国西部重要的多式联运物流枢纽、东盟货物集散分拨中心,不断释放‘陆海新通道’多重经济效应。”何磊表示。(完)

编辑: 李华曾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21124546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