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跨境公路班车助跑“陆海新通道”
2019年06月03日 15:40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重庆6月3日电(彭博)提到丝绸之路,你会联想到什么?是“千风不隔云中树,万货来从徼外舟”的千里舳舻,还是“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的塞上风情?作为人类文明交流史上最耀眼的舞台之一,古代丝绸之路浓缩了亚欧大陆漫长历史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演进,见证了东西方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交汇与融合。而这一曲各国人民共同谱写的伟大历史乐章,如今正在中国西南方的大地上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重庆市巴南区南彭,连绵的丘麓与绿色的山脊线,让这个位于重庆主城南隅的街道对于大多数重庆人而言都显得有些偏远而陌生。然而在这片充满原生态气息的绿色画卷上,一条条笔直宽敞的高速路与各安其位的厂房库房正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恰似一只无形之手飞执着画笔,为大地注入名为现代化的生机和色彩。

    “你从重庆到上海要多久?就不说坐船这种十天半个月的了,走高速怎样也要两天吧?那你猜猜从重庆到越南河内要多久?”重庆公运东盟国际物流公司的总经理谯智毓伸出了两个手指头,“也是两天!”

    用谯智毓自己的话说,他正在见证着历史。

    “要是搁10年前,从重庆把机电、建材、配件等产品快速运送到东南亚;再把东南亚的生活用品及电子产品等及时运送到中国大陆地区及欧洲,你能想象吗?在人们的传统印象里这是靠海的港口城市才能干的事儿。但现在——这是在重庆,一个内陆城市正在发生的事儿。也是我们参与建设‘陆海新通道’实实在在正在做着的实事儿。”谯智毓说。

    谯智毓口中的“陆海新通道”是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该通道利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由重庆向南经贵州等省份,通过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物流节点,运行时间比经东部地区出海节约10天左右。而谯智毓所在的重庆公运东盟国际物流公司,则正是利用了东联渝湘高速、西接渝黔高速的地利之便,选择了以跨国汽运班车的方式连接重庆与东南亚,搭建起了一座互通有无的跨境商贸往来桥梁。

    跨国班车建设之初,巴南区就开始思考:怎样利用此契机,依托巴南背靠公路网络的优势建设物流大通道促进对外开放,成为巴南区践行“走出去”战略的主要思路。

    当时由于东盟新兴市场的迅速崛起,重庆与东盟十国的进出口额达到45.8亿美元,成为重庆最大的贸易伙伴。重庆的汽车摩托车、装备制造、轻纺、建筑等产业能为东盟提供工业制造品;同时,重庆可引入农产品、矿产品等东盟优势资源性产品,与东盟产业形成一定的互补性。

    为此,巴南区派出专家队伍实地考察了东盟各国的公路运输线路及沿线城市物流需求。在考察过程中,专家发现东盟的许多国家与中国存在一定的经济代差,而这种代差则形成了一种具有互补性的“经济阶梯”。譬如东盟各国虽然有许多建设中的酒店,工厂,但对建设生产过程中的耗材与零部件产品仍需通过进口来获得,而并不具备“造血”能力;而重庆作为老工业城市,其汽车摩托车、装备制造、轻纺、建筑等工业产品很好地契合了东盟市场的发展需求,而东盟的木材、矿产品等又能回流至重庆进行再生产,从而形成产业互补。如此一来一往,将会极大地带动重庆的外向经济活力。

    经过两年的考察、研究、论证,巴南区最终决定:建设一条辐射东盟国家的国际公路物流大通道——重庆东盟公路班车,从而带动重庆公路物流基地成为集重庆南部物流枢纽、开放口岸、保税物流中心于一体的综合开放体。

    “为什么选择用汽运而不是一般人印象中传统的铁路运输或者水路船运?除了巴南坐拥路网这个‘地利’外,东南亚地区的实际商贸需求也是促使我们选择采用汽运这种‘最灵活’运输方式的原因之一。”谯智毓说。

    谯智毓表示,由于“经济阶梯”的存在,东盟拥有不少中国沿海一度繁盛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这些产业对于货物的需求是呈节点性的“少量多次”,强调周期性与时效性,这就要求供应商需要以灵活的方式来应对其供货需求。

    “就像越南河内有一家手机组装企业,它对手机零部件的供货诉求强调时效性与弹性,常常出现下单后几天内就需要货品运到厂里的情况。如果走铁路或者海运,不仅在时间上耗时太长,货品如果没达到规定量还很难及时发出去。而这恰恰是汽运的长处——你要得急,我两天时间就能运到;你弹性大,半个集装箱的我也能发,一个集装箱的我也能发。从这点上来讲,汽运几乎可以达到为客户量身定做的服务程度。”谯智毓说。

    据了解,从重庆公路物流基地驶出的东盟公路班车,经广西凭祥口岸运往越南河内。整条线路全长1500公里,单面运行时间约40小时。与航空货运相比,运输时间相当,成本仅为其1/10;与海路运输相比,时间缩短近15天,其“灵活度”的优势不言而喻。

    在谯智毓看来,重庆东盟国际公路物流大通道的意义不只是让两地的物流变得更加便捷而已。在他眼中,这更是一条能够促进重庆-东盟两地市场蓬勃生长,相互迸发出更强能量的“经济走廊”。

    “事实上,在巴南区开辟这条国际公路物流大通道之前,很多重庆本地的企业都不知道生意还可以做到越南、老挝去;东南亚的很多企业也不知道他们的木材、鞋子还可以卖到中国来。自从这条路打通之后,越来越多的企业将业务做到了东南亚,再通过重庆内陆开发高地的中转优势将东南亚的货物卖到了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这样的例子在重庆公路物流基地正变得越来越多。”谯智毓说,“国际公路物流大通道在让两地市场变得更加繁荣的同时,市场也在反哺着大通道让其变得更加茁壮,可以说这是一个并非要谁推着它走,而是如同古代丝绸之路般具备自身‘造血’功能的经济走廊。”

    目前,重庆东盟公路班车形成了东线、东复线、中线、西线、欧亚线重庆-新加坡线6条线路,采用全程陆路、陆海或公铁联运方式,形成覆盖越南、老挝、泰国等10余个东南亚半岛国家的国际干线运输网络。该班车还可根据客户的要求灵活定制“门对门”的运输线路。此外,东盟班车在海外有分拨仓30余个,与国内外20多家企业达成互惠合作协议,形成双向贸易的物流态势。东盟公路班车以其灵活多变的物流方式,正成为重庆“陆海新通道”建设中的有力支撑点。而这条连接重庆与世界的“新丝路”,必将在不久的未来奏响中国人实现“中国梦”的华美乐章。(完)

编辑: 王文慧
精彩视频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76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