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乡村振兴报告团”在乌牛村的新实践

  渝北区古路镇乌牛村,晏洲(左一)、杨大可(右一)、简义相在生产基地检查地膜。记者 崔力 摄

  党的十九大召开后,重庆市迅速组建了“在希望的田野上”乡村振兴报告团,杨大可、晏洲、简义相、严克美、彭阳、张雪6名在基层干事创业的年轻人深入全市各地开展巡回宣讲,把乡村振兴的精神传遍了巴渝大地。

  行动是最好的语言。乡村振兴报告团6名报告团成员不仅担当乡村振兴的宣传员,更践行实干家、带动者。去年10月,他们锁定渝北区古路镇乌牛村,发挥各自所长,开始了一场乡村振兴的新实践。

  一颗仙桃李,将渝北区古路镇乌牛村和乡村振兴报告团6名成员,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2018年,乌牛村仙桃李产量猛增,一时出现了销售难。村党总支书记阙兴国担心,如果次年产量更大时再出现滞销,将极大挫伤村民们发展产业的信心。

  “我们差销路、差技术、差专业管理团队、差品牌运作……”焦虑之中,阙兴国想到了前不久听过的“在希望的田野上”乡村振兴报告会。报告团6名成员各有所长,并在各自领域做出了非凡的成绩。阙兴国想请他们来给村里的产业支支招儿,也许能帮乌牛村渡过难关。

  正好,报名团6名成员也在物色能抱团干事创业的地方,反复考察后,他们决定进驻乌牛村。

  现在,乌牛村处处充满了绿色的生机,李子尚未成熟,便已收获了10多万斤订单。

  从同台作报告到抱团谋发展,报告团6名成员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他们在乌牛村究竟干得怎么样?5月下旬,重庆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跟踪采访。

  报告团变成实践团!锁定乌牛村,抱团谋振兴

  去年3月以来,重庆市“在希望的田野上”乡村振兴报告团先后走进我市部分区县、部门、高校,开展了33场巡回报告会,3.19余万人现场聆听报告会,512万人次通过网络在线观看,在全社会形成了广泛影响。报告会影响、改变了一批有志于乡村振兴的热血青年,一些好不容易走出“农门”的青年在聆听报告会后,重新回到了家乡干事创业。

  宣讲之余,6名成员还经常深入各区县乡村,帮村民做产业规划、进行技术指导、传递先进理念、拓展产品市场,通过思想交流鼓起村民们发展的心劲儿。

  “我们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收获,大家思想上有些转变。”严克美坦言,一开始以为就是做几场宣讲,报告会结束大家就散了。可随着相互深入交流和实地走访,大家发现无论是接触的青年朋友,还是他们自身,以及走访的乡村,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还存在很多短板。

  重庆安益佳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彭阳精于发展品牌农业,彭水县花千谷农业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晏洲善于搞乡村旅游,重庆菊康丽农业综合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简义相热衷于农村创新创业,荣昌区安富街道通安村党总支书记张雪巧于发展农村电商,云阳大可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大可擅长果树种植,巫山县当阳乡党政办主任严克美长于群众协调工作。如果大家抱团发展就弥补了各自的不足,既可以凝聚起更大的发展力量,还能更好地发挥乡村振兴的示范引领作用。

  “不但要做乡村振兴的宣传员,更要当好实干家、带动者。”报告团6名成员不约而同提议:“把报告团变成实践团!”

  大家一拍即合。去年6月,巡回报告会刚结束,6名成员就前往黔江、巫溪、武隆、合川等区县,考察选择实践基地,却一直未选定合适的地方,直到10月份接到乌牛村党总支书记阙兴国的“求救”电话。

  乌牛村从2014年开始陆续种植仙桃李,这是由美国“布朗李”与本土“仙桃一号”嫁接培育而成的新品种。2018年乌牛村有500亩仙桃李投产,产量30多万斤,但因销售问题,最终只卖出12万斤。“明年,全村800亩仙桃李将全面投产,产量达到50余万斤。如果采摘人员短缺、冷库容量不够、包装不合理、销售渠道不畅这些问题还不能得到解决,大家发展产业的信心将会受到极大伤害。”阙兴国在电话里说。

  去年10月中下旬,报告团6名成员到乌牛村实地考察,对这里非常满意。“群众基础好、产业有基础、地理位置好。”杨大可当即表示:“我有信心把乌牛村的仙桃李做大做强。”

  说干就干。一周后,6人便成立了重庆聚牛兴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与乌牛村集体经济组织合作开发3000亩土地,双方按6:4的比例分配项目范围内所有纯利润。

  按规划,整个项目3年累计投资8600万元,其中报告团成员分批自筹4000万元,剩下部分再想办法。

  让村民惊讶事儿还不少!把脉问诊改造800亩低产果园

  6人作了分工,杨大可负责种植、晏洲负责乡村旅游、简义相负责农产品深加工、彭阳负责品牌建设、张雪负责文案与电商销售,严克美负责群众关系协调与政策咨询。

  没想到一开始就遇到了麻烦,去年冬季清园给李树修枝时,杨大可比往年村民们多剪了1/3。看着用心血浇灌长大的李子树秃了头,有村民坐不住了,便到阙兴国那里告状,“他简直是在砍树!明年起码少收10万斤李子。”

  其实阙兴国也心疼,但他想,既然委托人家管理,就要信任人家,他只好硬着头皮安慰村民。另一方面,他也找到杨大可,委婉地表达了大家的想法。

  杨大可用了几句谚语回应有意见的村民——果树要高产,必须要修剪;剪子剪树树不怕,果子压树树听话……擅长做思想工作的严克美也耐心地给村民做工作。最终,大家将信将疑地说试试看。

  今年,当看到村里的800亩李树花朵怒放、枝繁叶茂、果实压枝头,大家才明白杨大可那几句谚语的含义。还有村民惊喜地发现,居然连病虫害也少了。

  除此之外,让村民们惊讶的事情还不少——

  过去,村民都把修剪的枝条背回家当柴烧。简义相则把这些枝条做成菌包,用于培植木耳和食用菌。村民龚庭福欣喜地告诉记者:“这些废品利用的招数让人耳目一新。”

  以往,李园落果直接烂在土里。今年,杨大可则主动把60%的果子疏下来,要做成酸梅当成馈赠礼品,为立即上马的乡村旅游项目作准备。

  之前,李园里除草靠人工,可现在李子树下铺上了除草地布,连草也不长了。

  以前,李园除了卖李子,没有其他收益。如今,简义相在树下套种短期蔬菜和金丝皇菊,晏洲正在规划乡村旅游,土地效益提升了。

  过去,大家卖李子主要是线下售卖,可张雪把乌牛村的仙桃李推荐到了网上,通过自己在荣昌创办的专门推介农产品的“在村头”微信公众号进行宣传。

  接下来,李园还要引进水肥药一体化设施进行精准化管理,采用App控制温度、保持湿度、防止杂草等,同时控制化肥使用,施用有机肥,用诱捕器捕杀害虫,村民们的劳动强度也会大幅度降低。

  ……

  “这些好是好,可连除草都不用人了,我们挣钱的机会就少了。”也有村民这样说。

  “放心,大家的钱包会因为更多的分红鼓起来。”阙兴国信心满满对村民说,“以前,我既要打理村里其他事,又要管理果园;既要抓基地建设,还要跑产品销售,的确分身乏术,而且我也不专业。如今,报告团带来了先进的经营理念、专业的管理技术、稳定的销售渠道,我对他们充满了信心。而且,李子种植面积扩大了、今后乡村旅游发展起来了,大伙还愁没挣钱的机会吗?”

  没见过这么拼命的!在闲置地里建乡村振兴实践基地

  曾经的闲置地已平整一新,新栽的树苗抽出了新芽,成年的李树枝头挂满了果实……如今,记者站在山坡上放眼四周,眼前的乌牛村充满了绿色的生机,而半年前多宝湖周边土地的杂草长得比人高,现在已变成了一个750亩的标准化李园。

  “没见过这么拼命的老板。”村民李忠全说,杨大可钻进杂草丛就没了人影儿,不一会就撂倒一大片杂草,人出来时,脸颊、双手全是茅草划的口子;晏洲开着挖机翻土,白皙的脸颊常常黢黑;大冷天,简义相下田干活,粘得全身都是泥,“没有一个叫苦喊累的。”

  杨大可、晏洲、简义相都在各自老家有项目,他们安顿好家里的生产后,绝大多数时间都扎根在乌牛村。今年春节,三人腊月二十九才回家团圆,正月初六又回到了乌牛村。

  而彭阳因为生小孩暂时不能来到村里,但她也没闲着,坐月子期间还在谋划如何把仙桃李品牌打响;严克美远在巫山,基层工作本就繁重,但只要节假日有时间,她总会来到乌牛村,和村民一起谋划发展;张雪平常工作任务也重,但她为乌牛仙桃李搭建起了网上销售平台,今年李子还未成熟,就已收获了10多万元的订单;村干部们也没闲着,修公路涵洞时,阙兴国亲自驾车拉管子、搞安装;村民们不再有疑虑,之前整治土地时,没有一名村民索要青苗费……

  正因为大家都有这一股子干劲儿,不到3个月,村里就完成了750亩地的缓坡改造,种上了大可水晶梨、蒙娜丽莎李等20余个品种的果树50000余株,实现了“四季有李”,同时新建了100亩农业大棚,种了可以同时结李、桃、杏的10000多盘果树盘景。

  “当地党委政府也非常支持我们,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必须干出个样儿来!”杨大可说,他们还规划布局了七彩农业园、休闲观光园、特色民宿集群、文化交流中心、乡村振兴培训基地等五大产业板块,要建设集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

  这6个年轻人的到来,让乌牛村变了样。村里增加了100多个就业岗位,张兴文、曾小英、熊军等外出务工青年也回来了。看到乌牛村发展红火,云阳商人杨永红也在临近的吉星村流转了600亩土地,投资6000万元,发展创意面条产业。

  阙兴国告诉记者:“今年的乌牛仙桃李,应该不会再滞销了。今后的乌牛仙桃李产业,将成为三产融合的示范。乌牛人看到了希望。”

  “我们希望通过在乌牛村的实践,为乡村振兴摸索出一条有预期、可复制、能推广的机制和路径来。”严克美说,他们决心把乌牛村打造成乡村振兴实践基地,引导、吸引、带动各类青年人才到农村基层干事创业。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579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