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汉服姐姐和她的秘密花园

改造后的老宅,成为陈莉梦想中的花园。

陈莉和她的秘密花园

扛木梁

砌石墙

搬砖头

盖茅草

挑河沙

  “闭关”300多天的陈莉,在今年5月16日这天,迎来了久违的好友。

  那天,朋友们见她第一眼便震惊了——她竟然送了自己一座秘密花园!但同时,她的外在形象一改往常……

  面对朋友们诧异的眼光,31岁的陈莉淡淡地说:“其实,我心里装着山川河流,四季变换的花,一直渴望宁静的一日多餐。”

  其实连陈莉自己也没想到,通过一点一滴努力,她不仅亲手创造了它,还真把梦想变成了现实。

    半山小隐

  她从小就有一个花仙子般的梦,现在看来,已不再是梦

  6月3日,从渝中区出发,记者驾车去往陈莉所处的位置,花了一个半小时。

  上滨江路,跨大桥,穿隧道,过大学城,进入虎峰山山脉。果然,都市里的喧嚣在这里渐行渐远,逐渐清零。

  陈莉的秘密花园,隐匿在沙坪坝区曾家镇白林村一处山顶上。车只能停在山腰,人需步行山间小路约200米。

  小路略陡,路旁桂花树成林,黄桷兰开花散发的香气扑鼻而来。恍然间,眼前一片开朗,低头一瞧,成群结队的小鲫鱼在院塘中自由自在地游动。院塘旁的一扇木门内,奔出一只护家小泰迪和一只小豹猫。听见人声,陈莉探出头来,和记者相视一笑,一见如故。

  “欢迎回家。”陈莉微笑着说。

  踏入门内,行在花间,老石磨上的多肉植物沐浴着阳光,石缸里的莲叶被山泉滋养,就连院墙上摆放的那几盆月季,也开得红艳艳的。上千朵绣球花在这个夏季里努力地绽放着。陈莉很忙,一边顾着和记者聊天,一边蹲在花丛中,呵护着她的花儿们。

  素颜,麻衣粗布,拖鞋,那是令她感到舒适的装束,哪怕泥土钻进她的脚趾。她说,不久后,这些绣球花就要凋谢,但秋季时它们又会回来。接下来,大丽花将大大方方地盛开,但她更期待冬天绽开的腊梅。

  “再过一两年,三角梅便长成形了,到时候,会把这里一切包裹起来。”陈莉说,她从小就有一个花仙子般的梦,现在看来,已不再是梦。

  她的花园里,还培植着百合、铃兰、铁线莲,以及蓝莓、樱桃、梨树等。既可以四季常青,也可以四季如花。

  陈莉说,今年真是把樱桃和野生覆盆子吃够了。门前的野枇杷树依然年年结果,今年她做了好几瓶枇杷酱。她的桂花酒已酿好,招待三五好友,完全不成问题。

  5月16日那天,“闭关”300多天的陈莉,把好朋友们都请来了。爬上山坡,朋友们惊诧不已,一边嚷着不可思议,一边又因这里的环境而倍感欢喜。

  “他们都说,我现在过的是神仙生活。”陈莉说,朋友们给她取了一个新昵称——“小隐”。而她的秘密花园,也由此挂上了“半山小隐”的门牌。

  飞檐走壁

  扛木梁、搬砖瓦、挑河沙、砌石墙、盖茅草都是亲力亲为

  满庭花开,是“半山小隐”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老宅返璞,是“半山小隐”给记者的另一番惊喜。

  据周边村民讲述,这处农家院落一度危旧荒置,因交通不便,院落主人跟着儿女开始了新生活,在大学城附近有了新居。

  记者眼前的这座土坯老宅,修旧如旧,围墙不再坍塌,在主体结构保持本真的基础上,由内而外地进行了多方面改造和加固。

  残缺的瓦梁,换上了淘来的老青瓦和老柏木。院后,由竹木搭设的凉亭,盖上了山里找来的茅草遮阴避雨。凉亭下,陈莉把古筝放在正中,时而因着雅兴弹奏一曲。进入老宅主屋,一阵凉意沁人心脾。

  在改造老宅院落的过程中,陈莉对老木老墙产生浓厚的兴趣。她说,这些看似废旧的老物件,摸上去质感凹凸不平,充满着岁月的痕迹,她想把这份沧桑感保留下来。于是,她简单地刷上墙漆,并从璧山一个二手市场淘来老门板,改造成书房和饭厅里的老桌椅。

  陈莉喜欢喝茶,时常带着爱犬穿梭在老林中。她不仅偶遇过野鸡野兔,还见过野猪的足迹,并采回不少野茶、折耳根、野花椒。

  晾晒、翻炒、冷却、揉搓、再翻炒,她在这里学会了炒茶。陈莉的茶水,如今全用山泉水浸泡。

  炭块点燃后,泉水咕噜噜烧开,陈莉沏茶招待记者。饮茶时,大家不约而同地品而无声,享受着这份静谧。身后,不时飞来花蝶作客,甚至有飞燕入内嬉戏。花园内,几只野猫悄悄窜入花丛间。

  “你现在感受到的宁静,是我花了接近一年时间,一点一滴亲手创造出来的。”陈莉淡然地对记者说。

  不敢相信,这里所见的一草、一花、一木均出自她的栽培。不仅如此,就连扛木梁、搬砖揭瓦、挑河沙、砌墙、盖茅草、打石梯等重活,都是记者眼前这位女子亲力亲为的。

  揭开她的裤腿,好几块淤青至今还在;曾经细嫩的双手,如今变黄变硬,起皱结茧;脖后、手臂、脚背、脸颊,都被太阳晒得黑黑的。

  “改造期间,没敢告诉亲朋我在做什么,怕大家阻止我。一些看稀奇的村民不看好,还有人说我是个疯子。”陈莉笑着回忆,当她扛着4米长的木梁,一次一次迈过沟沟坎坎时,她也曾放声大哭过。但哭过后,还得继续独自面对——既然决定去实现砍柴喂马的田园梦,就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前期主体加固时,需要工人,陈莉每天跟工人一起劳作。为节约开支,她硬是把自己逼成了女汉子,充当水电工、木工、漆工、瓦工、砖工等各种角色。她甚至调侃自己,不仅治好了洁癖和恐高症,还学会了“飞檐走壁”。

  秋名山车神

  开着一辆手动挡二手长安面包车,运输材料自如上下山

    陈莉非常喜欢穿汉服,在朋友眼里曾经既淑女又文艺。而今,在朋友们的心目中,她的形象一改往常。

    陈莉说,曾经很在意别人的眼光,换句话说,总是活给别人看。出门梳妆,做给别人看;工作卖力,做给上司看;买房买车,跟着都市生活的大部队走……

    “我是谁?我在做什么?我的未来是什么?”陈莉在改造这处老宅之前,把自己想要的、不想要的,都理了一遍。

    大学时期,陈莉学的是英语专业,本有机会当中学教师,却阴差阳错当上企业会计。做财务工作,收入还算满意,生活也属于稳定的朝九晚五加双休。

    去年4月,陈莉满30岁,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过得非常不快乐。一来,工作环境的长期压抑,令她感到不舒适;二来,那段时间她失恋了,前男友是个非常优秀的事业男,两人都忙,都好强,把同城恋忙成了异地恋,最后和平分手;三来,还要不断面对父母为她准备的各种相亲。她觉得,日子不能再这样将就过了。以至于,她去鹅岭贰厂、南山、缙云山等地,四处寻找那个对味的地方。

    寻觅过程一波三折,要么租价太贵,要么存在拆迁风险。最后在朋友的帮助下,竟通过地图APP软件找到了这处背靠山、前靠塘、周边种满桂花树的农屋。

    为方便运送材料,陈莉花了几千元从二手车市场买来一辆手动挡长安面包车。也是为了方便材料运输,她把余下的瓦料和石材打碎,顺沿山间小路铺平铺开,把不成形的小路变成了小道,周边村民上下进出也因此方便许多。

    更令朋友们惊讶的是,曾经如此淑女的陈莉,竟开着长安车自如上下山,大家打趣地喊她“秋名山车神”。

    “以前,住在观音桥商圈,隔三差五逛街也习以为常。现在,开着我刮痕累累的面包车去见朋友,在步行街喝杯奶茶,都可以兴奋得像个孩子。”陈莉说,这种满足感,就像回到了童年时。

    活在当下

    想法少一点,活给自己看,才会活得越来越舒适

    与陈莉面对面时,她直言,喜欢不掩不藏的交流方式。

    “都市生活里的丰富多彩,你真的放下了?”记者忍不住问。

    “我依然生活在都市里,不是吗?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她一脸认真地回答。

    “是一种逃避吗?”记者问得更直接了。

    “是逃出和重新开始。”她想了想,说道。

    “不要去定义每个人生活方式的对错,快乐最重要。”陈莉是这样认为的。

    为了创造心目中的秘密花园,陈莉四处筹钱,花了几十万元改造装修。并且,她决定在这里连租20年。虽然,母亲至今不理解她,但朋友们多数已经站在她这边。

    许多朋友告诉陈莉,他们在她身上,领略到了勇气两个字的意义。在她的秘密花园里,她见证了三个好哥们结拜的过程,也见证了相恋多时的恋人在这里求婚拥抱。下雨天时,雨水从茅草屋顶滑落,她和朋友坐在青瓦下,小酌一杯,在雨雾中放空思想。她还迎来了许多活泼可爱的小花童,在她的院里蹦蹦跳跳。甚至,一些陌生的阿姨到访,在她的花园里摆造型拍照,一拍就是四五个小时。情绪不安的朋友,在她这里也能静下来阅读和品茶。

    她说,既然大家都热爱这里,这不就是这里存在的意义吗?

    她还兴奋地告诉记者,她的生活如今很规律,清晨6时起床,夜晚10时左右入睡,曾经的失眠症不再缠身。推窗见绿,夜晚蛙声作陪,萤火虫环绕,一杯清茶下肚,仿佛全世界只剩她一人独饮。

    “最简单的事物,往往是最难追求到的。放下欲望,才能真正获得。”陈莉说,或许很多人认为,她打的是通过民宿来盈利的主意,甚至有人找到她,希望和她一起合作从中获利。陈莉拒绝了,她说,她不想把乌烟瘴气带向这里。

    陈莉随口说的一段话,记者觉得挺触动的。她说:“许多人总站在河边眺望对岸,发现河那边有对夫妻感情好,很是羡慕,并与身边人对比;然后又发现别人院落的花儿开得红,便想上前采一朵;接着,又羡慕别人幸运地升职加薪,责怪自己运气不好,或者技不如人。其实,活在当下,想法少一点,活给自己看,才会活得越来越舒适吧。”

    (记者 李琅 摄影报道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85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