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难忘师恩!56岁民警几十年如一日照顾恩师一家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于56岁的民警黄国忠来说,这一句话还有另一种表达:你教了我一年,我守护你们一生。小时候,只教了他一年的班主任启发了他;长大后,他成了一名警察,把这份感恩化成几十年的行动和坚持,为老师一家跑腿帮忙……

    养老院的常客

    “吔,又过来了呀!”

    “对头,端午节要值班不得空,今天正好休息有时间,我就过来看一下。”

    6月5日上午9点30分,沙坪坝区下土湾路,卖服装的老板袁莫仕刚开店,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小学同学黄国忠。见黄国忠提着两包营养品,袁莫仕顿时读懂了老同学此行目的,于是,便有了上面一番对话。话音刚落,黄国忠拐入右边小巷,走进了百康年养老院。

    上午11点30分左右,黄国忠从养老院出来,再次经过袁莫仕的店铺,两人又聊了一会儿。

    “逢年过节都来,老同学,你这一份坚持,难得!”袁莫仕是一名中年光头大汉,但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带着真情和几分动容。

    “也没得啥子,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感觉已经形成习惯了。”黄国忠说道。

    袁莫仕告诉记者,黄国忠今年56岁,是沙坪坝区公安分局松林坡派出所民警。从去年10月开始,每个月他都能看到黄国忠从这里经过。“一个月至少两次,看到他的时候,他要么手里提着芝麻糊、麦片,要么提着牛奶,每次过来都要待上两小时,才能看到他出来。”袁莫仕说。

    黄国忠每次去养老院看谁,为啥都要待上两个小时?

    摆龙门阵

    为了解开谜底,6月5日上午,记者跟着黄国忠来到养老院。上到2楼,黄国忠穿过几个过道,熟练找到215室。房间里,满头白发的老人黄天华(应当事人要求,化名)正坐在床边看电视。

    看到黄国忠到来,老人脸上立马露出了兴奋的神情,招呼道:“来了呀,快坐快坐!”

    “叔叔,上次你说晚上容易饿,我给你带了点麦片和芝麻糊,晚上饿了可以泡着吃。”黄国忠双手递上营养品。

    “谢谢,其实吃不吃都没得啥子,我就提了一句,你还记得,每次过来都买东买西,麻烦你了。”黄天华说道。见老人家有些过意不去,黄国忠赶紧岔开话题:“走,我们去那边坐着摆哈龙门阵嘛。”

    一听说摆龙门,黄天华来了精神,大步走出房间。黄天华今年92岁,退休前是重庆市钟表工业公司的高级工程师。记者注意到,老人身体还算硬朗,头脑也灵活,与人聊天谈话都没问题,但这种“优势”在养老院却显得有些尴尬,因为这里都是高龄老人,许多老人口不能言、腿不能行而且头脑也已经不清楚,所以,黄天华很难找到一个和他聊天谈心的人。黄国忠的到来和陪伴,对老人来说,是纾解心事的一种极佳方式。

    “你们外孙马上高考了,他的志愿是清华大学。”

    “不强求,只要勤奋踏实,在哪里都能有自己的一番天地。”

    ……

    两小时的时间里,老人滔滔不绝,一会谈现状,一会回忆曾经的过往。在这个过程中,黄国忠都充当着倾听者的角色,时不时还开导一下老人。

    难忘师恩

    养老院的工作人员杨亨梅时常看到两人在一起聊天,说说笑笑,气氛融洽温馨。

    看到老人登记的联系人一栏里有黄国忠的名字,且两人又有着相同的姓氏,起初,杨亨梅以为黄国忠是老人的儿子或是侄子。后来,老人说两人无任何血缘关系,她更觉得惊诧:不是亲戚,为何每个月都来探望,还亲近如同父子?

    “真的不是亲戚,但我能做的,就是尽自己力量陪陪老人。”黄国忠向记者说起他与黄天华一家的渊源。

    原来,与黄国忠有关联的是黄天华已经过世的老伴张本珍。“张本珍是我小学五年级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虽然张老师只教过我一年,但在我整个求学生涯里,这一年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黄国忠说,45年前,张老师任命他当班长和语文课代表,培养起他的学习兴趣,还毫无保留地借各种文学书籍给他看。后来,黄国忠成为了老师、警察,这一切的成绩,都与张老师当年给他打下的基础知识有莫大关系。所以,他非常感恩。

    除了学习,更让黄国忠印象深刻的,也是最令他钦佩和值得学习的,是张老师伟大的人格魅力和心甘情愿的付出。原来,黄天华与前妻育有两个子女,前妻过世时,小儿子还不能走路,与张本珍结婚后,张本珍将两个子女视为亲生,悉心栽培教育,后来两个子女先后考上大学。直到现在,黄国忠还记得,张老师一边教书一边照顾黄家兄妹的情形。

    后来,黄天华的两个子女大学毕业后都留在外地工作,常年不在身边,看到二老孤独,一有时间,黄国忠就会去探望。这样的坚持,从上世纪80年代,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比亲人还亲

    “不像现在是陪着老人家说说话,起初,黄大哥更多的是跑腿。有重的物品,他来扛;老人病了,他开车护送。”黄天华的女儿黄欢(化名)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她称呼黄国忠为大哥,早已经将其视为亲人。

    黄天华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家家户户烧蜂窝煤。那时,自己和老伴岁数也大了,挑煤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困难的事,但只要黄国忠看见了,都会帮他挑煤。“有时,他还会带着我去买米,50斤,然后帮我们扛回家。”

    黄欢告诉记者,弟弟原本在广东深圳有着大好事业,2010年身患肝癌耗尽积蓄回到重庆,听说这一情况后,黄国忠很快赶到黄天华家中,与二老商量后就去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联系医生办理住院。“当得知有一种药医院没有时,他还利用休息时间,顶着炎炎烈日,跑上跑下联系其他医院,最后,成功把药取回送到我们手里。”黄欢记得,当时父亲接过黄国忠送来的救命药,感动得热泪盈眶。“那一刻,黄大哥让父母在精神上有了依靠。”

    大学毕业后,黄欢留在北京工作并定居,母亲张本珍过世后,她曾经把父亲黄天华接到过北京居住,但父亲适应不了当地气候,暂住一段时间后回到了重庆。不得已,她安排父亲住进养老院,去年10月底,老人住进了这家养老院。每次回家探望父亲,她都听父亲说起黄国忠对他的照顾。“我母亲只教了他一年,他却持之以恒地关照了我们家40年,帮我们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有一句话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黄国忠说:“我是张老师的学生,也是一名警察,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与黄天华分别时,黄国忠告诉老人,半个月后,他还会再来。“到时,高考也出成绩了,我们可能要点一盘烧白庆祝一下你外孙考上大学哦。”

    “要得要得!”听到这里,黄天华笑得合不拢嘴,眼神里充满了期盼。烧白是他最喜欢的菜,这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却总是对他的喜好记得那么清楚。

编辑: 李海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59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