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烈士母亲儿子牺牲 “军医儿子”照顾她7年

“田妈妈”与孟召友包粽子过端午。新华网发(曾理 摄)

    新华网重庆6月10日电(陶玉莲 曾理)6月6日,端午节前一天,刚在科室完成交班,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神经内科的医生孟召友就拎上一盒粽子,叫上科室两位同事,一同前往重庆沙坪坝区石井坡街道团结坝社区,看望那位让他心心念念的“田妈妈”。

    “军医儿子”为牺牲战友照顾家人七年

    这位让孟召友心心念念的老人名叫田伯芬,今年86岁。七年前,还在第三军医大学读书的孟召友因为一位山东老乡而与“田妈妈”结缘,而这一次结缘让“田妈妈”也收获了上百个来自天南海北的“兵儿子”、“兵女儿”。

    “田妈妈”有四个儿子,三人参军,其中最小的儿子何田忠40年前在一次边境作战中光荣牺牲,荣立二等功,时年21岁。由于打击太大,和何田忠关系最好的二哥也因此精神失常。虽然小儿子为国牺牲,二儿子也丧失劳动能力,田妈妈老两口30年来却不等不靠,依靠两人的退休生活费抚养没有劳动能力的二儿子。

    孟召友回忆到,那还是2012年家乡的一位企业家了解到“田妈妈”的情况,专程来到重庆登门拜访,几经周折联系到他,请他带路一起前往。

    从那以后,孟召友便把“田妈妈”一家人当作了自己的家人来照顾,逢年过节、周末假日,他都会抽空到“田妈妈”家里探望。还根据老人家的病情需要为老人和二哥开药调理身体,转眼时光就过去了七年。

    孟召友说到:“我是一名军医,‘田妈妈’把三个儿子都送到了部队,最小的儿子也为保卫祖国牺牲在了战场,作为烈士的一位战友,我们有义务帮他照顾好父母和家人。”

“田妈妈”到莲光小学参加“英雄妈妈进课堂”主题班会。新华网发(曾理 摄)

    “田妈妈”用自己故事传承家训

    6日上午9:30,刚来到“田妈妈”家楼下就碰见社区工作人员来接她到附近的莲光小学参加“英雄妈妈进课堂”的主题班会。

    刚见面,“田妈妈”就用爽朗的笑声和热情的招呼声感染了每一个人,她热情地拉着孟召友的手,就像自己儿子一样,叫上一起去参加活动。一路上跟老人攀谈,精神矍铄的她微笑起来露出一口健康的牙齿,一边像关心子女一样问候着我们,一边讲述她自己的经历。

    “田妈妈”和老伴何良英年轻时都曾是工厂的普通工人,在那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两人艰难抚育了四个儿子,七十年代初老大和老三陆续入伍参军,二儿子和刚刚15岁的小儿子何田忠则到了母亲所在的工厂打零工,虽然是临时工,收入很少,但何田忠还是经常把省下来的粮票贴补家用,这令他们夫妻俩十分欣慰。1978年,20岁的何田忠也受两个哥哥影响参军入伍……

    讲到这里“田妈妈”来到了莲光小学,走进了40多个小学生中间,同学们为“田妈妈”寄上了鲜红的红领巾,“田妈妈”按照“端午传家训”的主题又把自己孩子的故事讲给了同学们。

    凑巧的是,“田妈妈”四个孩子中有三个都是从莲光小学毕业,作为50多年前的学生家长,“田妈妈”先是向孩子们讲了端午节的来历,又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讲了将孩子送往部队保家卫国的故事,激励每一位少先队员珍惜革命先辈为大家创造的幸福美好生活,要爱党、爱国、爱家、爱人民。

    “军医儿子”贴心照顾感动“田妈妈”

    10:20,在主题班会活动后,“田妈妈”又紧紧拽着孟召友的手回到家楼下院坝,参加到社区组织的端午节活动中。

    在这里,“田妈妈”同邻居们与社区幼儿园的小朋友一道包起了粽子,孟召友也在“田妈妈”招呼下很快与邻居们打成了一片,“田妈妈”也很热情地向邻居们介绍这个令他感动的“军医儿子”。

    “小孟,真成了我的‘家庭医生’了!”谈起孟医生,“田妈妈”眼里流露出道不尽的感激和关爱,“上次晓得我生病了,他刚刚连到做完三台手术,连续24小时没休息,一下手术台知道我病了,就急忙跑过来看我。”

    每个月,不管多忙,孟召友都得去一趟“田妈妈”家,为她送去当月的药品,去年生病出院后,田妈妈需要长期服用一些疏通血管的药物。“我不想总是麻烦小孟,他工作那么忙还来为我奔波”,田妈妈悄悄叫二儿媳妇拿着药盒去周围的药方询问购买,却被告知都是处方药物,外面的药店并没有出售。

    在7年的时间里,孟召友从一名军医学员到新桥医院神经内科的一名临床军医,他发挥着职业“特长”,为“田妈妈”的身体健康保驾护航,而“田妈妈”也像心疼儿子一样心疼孟召友。

    每年春节,孟召友都会收到“田妈妈”亲手做的腊味,那是“母亲”的味道。就在今年清明节前,他还收到了“田妈妈”亲手绣的清明上河图。这幅刺绣有1米多长,“田妈妈”断断续续绣了一年多,一针一线里,全是言语无法表达的爱意。

“田妈妈”家的照片墙。新华网发(曾理 摄)

    老党员感动“军医儿子”

    11:30,忙碌了一个上午的“田妈妈”拉着自己的“军医儿子”回家过节。

    走进这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房子,一切的装饰都显得陈旧,唯有一面墙特别“亮眼”。

    墙上正中间“青春无悔”、“无悔生命”两条字幅夹拥着“荣誉”、“青春”四个大字,周围簇拥着十余个相框,里面分别是“保卫边防”的牌匾、烈士证明书、荣誉证书,与孟召友等“儿女”们的生日留影,以及一些与军营有关的照片。

    中午,又到了“田妈妈”惯例吃药的时间,这时孟召友关切地询问田妈妈近来的健康状况:“那个降压药怎么吃的呢?吃了血压控制如何?家里药还有多少?……”又一边请一道前往的护士为“田妈妈”量血压,就像多日未归的儿子一样关心着老人家的身体健康。

    “对于‘田妈妈’来说我能做到的仅仅是陪伴,而对于我来说‘田妈妈’给我的教育更是让我受益匪浅!”孟召友一边感叹“田妈妈”对自己的影响。

    去年底,就在田妈妈出院后不久,何爸爸却突发疾病去世了。他留下了一份特殊的遗言,这份遗言也被田妈妈记在了她的小本本上。

    遗言里这样写道:“我俩(夫妻)都是老党员,一辈子感谢党的培养。我死了,不给党组织提任何要求。一是再向组织交最后一次党费;二是把儿子何田忠牺牲前的照片和烈士证照片放到我的骨灰盒里;三是不要亲朋好友及社会好心人的任何慰问;四是再去云南屏边烈士陵园祭奠儿子的时候,带上我的一份遗物……”

    在与“田妈妈”相识后的七年里,不时有单位或地方政府前往关心慰问,但“田妈妈”总是说:“现在的日子好了,我没得啥子要求!政府给我发放了烈属优待金,我们区里退役军人事务局也经常上门来关心我的身体,每逢节假日街道社区都是大包小包的礼物给我送来,我没有什么需要。”

    深受老人家感动的孟召友说到:“‘田妈妈’舍小家顾大家,把三个儿子送到军营为国家做贡献,我也是一名军人,他儿子为国尽忠,我替战友尽孝都是我们的义务和职责。每一次看望‘田妈妈’也都是对参军入伍初心的回望,也是一场孝心与爱心的传递,我也将牢记‘田妈妈’的谆谆教诲,在我的医务岗位上造福更多患者!”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4608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