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古码头上最后的船工

    新华网重庆6月18日电(陶玉莲)川江船夫,是与川江木船一起消失的。新中国成立后,川江沿线水码头的货运枢纽功能渐渐被铁路、公路取代。到上世纪80年代初,机驳船和大型货轮彻底挤压掉木船的生存空间,川江拉纤的船夫就此退出历史舞台。川江船帮远去,川江上的船工号子就哑了。但在长江边上的松溉古镇上,有位78岁的老船夫,一直守着他与险滩为伴的昨天,活在他的号子声中。

    位于重庆永川的松溉古镇,曾经是樯桅如林的古码头。得益于长江水运之惠,从清初至民国,码头上每天往来骡马近千匹,街头商号林立,酒肆、客栈、钱庄、镖局比肩。

    龚君财是码头上最后一代船工,人称“川江号子王”。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463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