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江竹筠:孩子们决不要娇养,粗菜淡饭足矣

  川剧《江姐》演出现场。(本报资料图片)通讯员 王茂松 摄

  在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红岩魂陈列馆二楼展厅,陈列着红岩英烈江竹筠写给亲人的一封信。这封家书是1949年8月27日,江竹筠被关押在渣滓洞监狱时所写。信抬头的“竹安弟”其实并不是江竹筠的弟弟,而是江竹筠丈夫彭咏梧前妻的弟弟——谭竹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封家书里有什么内容?6月20日,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文博副研究馆员王浩向重庆日报记者道出了一段感人的故事。

  他们“为免除下一代苦难,愿把牢底坐穿”的一片丹心,跨越历史,震撼人心

  江竹筠,1920年8月20日出生在四川省自贡市大山铺镇江家湾一户普通农家。她的父亲长期在外漂泊、流浪,一年两载才回家一趟。出身城市平民、不会种地的母亲一人带着女儿和儿子,在农村勉强度日。

  8岁时,江竹筠随母亲逃荒到重庆,10岁进袜厂当童工,后考入重庆南岸中学和中国公学附中。“当时,江竹筠的学习成绩很好。”王浩介绍,从12岁到21岁,江竹筠先后到重庆私立孤儿院小学、重庆南岸中学、中国公学附中读小学、中学,最后考入黄炎培开办的重庆中华职业学校,直至1941年夏毕业。之后,江竹筠还考入四川大学学习。

  “江竹筠学习成绩好的原因,是她比常人更加努力和勤奋。”王浩介绍,上学的时候,如果有问题没有弄明白,江竹筠就会向同学请教。据江竹筠的小学同学回忆,一次,班上的一个同学被问烦了,便有些不耐烦地对江竹筠说:“你有完没完?”江竹筠回答说:“同学之间应该仁慈博爱互相帮助,你这样不耐烦,是不是忘了做同学的根本?”

  1939年夏,江竹筠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6月,由于叛徒出卖,江竹筠不幸被捕,被关押在重庆渣滓洞监狱。国民党军统特务用尽各种酷刑,江竹筠始终坚贞不屈,1949年11月14日被害于歌乐山电台岚垭。

  从江竹筠身上,可以看到共产党员坚守信仰、绝不背叛的英雄品格,他们“为免除下一代苦难,愿把牢底坐穿”的一片丹心,跨越历史,震撼人心!正如英国作家塞缪尔斯·迈尔斯在《信仰的力量》中说:“能够激发一颗灵魂的高贵和伟大,只有虔诚的信仰。”

  王浩说:“我们党员干部一定要像江竹筠那样,自觉地把对党忠诚,作为一种信念来坚守,作为一种修养来锤炼,作为一种准则来恪守。要自觉加强党性教育和忠诚教育,坚持正确的权力观、利益观,筑牢思想根基,使真正的政治上的忠诚成为自觉行动,成为永远的政治品格,成为我们自觉遵守的行动指南。”

  除了是英雄之外,她还是一名平凡的母亲,一个柔情的女人

  红岩魂陈列馆展示的这封信不长,据称是江竹筠在狱中用竹签蘸着棉灰制成的“墨水”,在极薄的毛边纸上写成的一封“托孤信”。

  “从这封信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江姐——除了是英雄之外,她还是一名平凡的母亲,一个柔情的女人。”王浩称,江竹筠信中提到的“幺姐”是彭咏梧的前妻谭正伦,信抬头的“竹安弟”是彭咏梧前妻的弟弟谭竹安。

  王浩介绍,当年,彭咏梧是中共地下党重庆市委第一委员,公开身份是国民党中央信托局的一名中级职员。1943年年初,信托局修好了新宿舍,有家属的人都可以申请独立的住房。此前,彭咏梧一直和十几个同事挤在集体宿舍里,非常不利于地下工作的开展。他的分房申请很快得到了批准,但家属却成了个难题。彭咏梧时年28岁,已和谭正伦结婚多年并育有一子。谭正伦和孩子一直在云阳老家。两年前刚调任到重庆时,彭咏梧曾有把妻儿接来的打算,但妻子回信告诉他,儿子正在出麻疹,暂时去不了重庆。

  为了进入信托局,彭咏梧被包装成“中央大学毕业生”和曾经的“北平银行职员”。为了不暴露身份,彭咏梧切断了与云阳的一切联系,江竹筠正是党组织在重庆的地下党员中挑选的“彭太太”。

  之后,彭咏梧偶然遇见了妻弟谭竹安,那时的谭竹安无法接受自己姐夫和江竹筠的婚姻,对此心存芥蒂。不久,谭竹安到地下党组织的联系点去联系工作,接待他的竟然是江竹筠。面对眼前的这个小伙子,江竹筠说:“如果革命胜利了,我们都还活着,到那时候才能真正考虑怎样理清这种关系,需要的话,我会把你姐夫还给你姐姐。”这坦诚的言辞让谭竹安对江竹筠心生敬意。从此,二人便以姐弟相称。

  这不仅是一封家书,还是一本教子书,一本育儿经

  “这是一个革命先烈的真情流露,字里行间既有对革命事业的坚贞不屈,又体现了对亲情的眷顾。”王浩介绍,在这封信中江竹筠表达了对胜利的信心——“苦难的日子快完了……现在战事已近川边,这是事实,重庆再强也不能和平、津、穗相比,因此大方的给它三四月的活命就会完蛋的。”

  信中江竹筠表达了积极乐观的心态,展现了不断求学的精神——“我们在牢里也不白坐,我们一直是不断地在学习。”同时,她还对谭竹安提出了愿望,希望他也要不断学习,共同进步。

  在这封家书中,江竹筠做了最后的托付:“话又得说回来,我们到底还是虎口里的人,生死未定。万一他作破坏到底的孤注一掷,一个炸弹两三百人的看守所就完了。这可能我们估计的确很少,但是并不等于没有。假如不幸的话,云儿就送你了,盼教以踏着父母之足迹,以建设新中国为志,为共产主义革命事业奋斗到底。孩子们决不要娇养,粗服淡饭足矣。”

  “此信写于1949年8月27日,由难友曾紫霞出狱时带出交给了谭竹安。”王浩说,信中的“云儿”是江竹筠和丈夫彭咏梧的独子彭云。彭咏梧牺牲时,彭云不满两周岁。江竹筠就义时,彭云才3岁多,后来彭云由谭正伦和谭竹安抚养长大。

  从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江竹筠自己也做好了两手准备。如果出狱了,就继续为革命事业奋斗;但如果不幸牺牲了,她便将儿子托付给谭竹安。信中她告诫要培养孩子树立远大理想,决不可娇宠溺爱,饱含着一个革命母亲对孩子的深切厚爱和殷切希望,体现了一种崇尚艰苦朴素的共产党人家风。

  所以,这不仅是一封家书,还是一本教子书,一本育儿经。

  据了解,这封信也是江竹筠留在世间最后的文字。写信后不到三个月,她便英勇就义。(记者 匡丽娜)

编辑: 李相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4660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