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匠人的归来与寻梦:小镇白酒的新生

    这周,江小白的员工们交“作业”了。这个“作业”是创始人陶石泉布置的。这是2019年江小白做的一个关于人类观察的艺术展,所有经理及以上级别员工,要选出部门内“最平凡”的那些人,对他们进行“肖像画”绘制。

江记酒庄。(企业供图)

    在2019年3月的江小白人才大会上,陶石泉就把自己的“作业”展示给了1000多名员工。这是一段五分钟的视频,陶石泉将镜头对准了酿酒师傅吴泽斌,在酿酒现场,一待就是一天。

    目前,江记酒庄有上百号和吴泽斌一样的匠人。

    江记酒庄的三类匠人,其一就是以吴泽斌为代表的“归来人”。(企业供图)

    酿酒34年,江小白酒业生产中心白酒技术部副总监夏吉林也没逃过离乡潮。夏吉林说,他从1985年起便在酒厂工作。“2000年酒厂的效益越来越不好,不是熬不住,哪个愿意走嘛。”直到去年,他得知江小白正在招募人才,马上就决定回重庆。“这是很好的机会啊,除了回重庆能常常和家人相聚,更看中江小白本身的发展潜力。”夏吉林说,一个人出去了十几年,没有归属感,也没有成就感。

    来到江小白,他重新投身于重庆高粱酒。去年,重庆高粱酒走向了全国,走向了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又找回了酿酒师的自信,除了一直不理解自己工作的儿子,现在每每说起自己是江小白的酿酒师都十分自豪,“江小白让我又找回了对白酒的热爱。”

    除了“归来人”选择了回到江记酒庄寻梦,“青年派”人才也不断涌向这里。(企业供图)

    告别繁华,国际级酿酒专家刘蛟荡和从事酒行业20余年的高级品酒师陈敏去年决定到小镇上追求自己的理想。

    刘蛟荡来到江记酒庄之前,正在琢磨着自己的产品。那几年,他频繁参加酒会、展览和论坛,几乎跑遍了德国啤酒行业内的所有活动,最忙碌的一周,他做了27页笔记。基于对行业的积累,刘蛟荡萌生了自己研发产品的念头——做一款酒精含量可以忽略,但有精酿啤酒的口感和风味特点的产品。然而,要让所有要求合并在一起,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正当刘蛟荡对新产品研发一筹莫展之际,他结识了江记酒庄创始人。国际化口感也正是江记酒庄的追求,酒庄产品研发团队非常需要这样的技术人才,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目前,已经在江记酒庄工作一年的刘蛟荡从不认为自己是“海龟”,“既然喜欢酿造喜欢精酿,就一定能找到实现理想的路径,从德国慕尼黑到白沙镇就是我的路。”

    除了重视年轻人才,江小白还招募了一批“坚守派”。(企业供图)

    已在白酒酿造业奋斗了30余年的刘中利、伍燚是江记酒庄的元老代表。对他们而言,选择江记酒庄,不仅是为自己争取一块坚守的阵地,更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

    为了保证自己味觉的敏感,作为重庆人,伍燚30多年没有吃过一次火锅。“你要发自内心的喜欢白酒,才会体验其中之趣、之妙、之味,才能一直坚守。”伍燚说,“一直以来有个想法支撑着我,就是如何让我们重庆传统的高粱酒老味新生,让更多人尝到口感纯净的清淡型高粱酒。”

    到目前为止,江记酒庄共拥有国际级酿酒专家1位、白酒国家级评委4位、高级品酒师9位、高级酿酒师8位,酒厂技术团队达到了国内一线名酒企业的综合配置和技术储备。

编辑: 江茜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31124684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