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续写天书曲谱 传承小河锣鼓

 

  ▲小河锣鼓自古以来都用特殊的符号记谱

  ▲市级非遗传承人罗范平讲述他从小学习小河锣鼓的经历

  7月2日,渝北区大湾镇。

  罗范平拎起大锣准备开敲。大锣其实不算大,跟餐桌上常见的汤盆差不多,青铜铸就。锣心因长年敲击,跟四周的青辉色界线分明。当浑厚悦耳的声响从锣心传出,鲜有人知道,大锣的曲牌,来自400多年前的天书曲谱。

  之所以称为天书曲谱,是因为这个曲谱由O、●、◎、X、◎、⊙等象形符号谱成,即使音乐人看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罗范平今年79岁,当地村民,有据可考的小河锣鼓第七代传人。小河锣鼓来头不小——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天书曲谱就是它的魂。

  然而,20多年前,天书曲谱在罗范平眼前失踪,留下无尽遗憾。现在,他正和一群有心人努力减小这种遗憾,让传承少些障碍。

  老祖宗的谋生手艺

  跻身第三批国家级“非遗”项目,填补了渝北区国家级非遗的空白

  当天上午,大湾镇文化服务中心。罗范平口述小河锣鼓曲牌《一四七》,村民罗孝群替他整理。作为小河锣鼓团队成员之一,罗孝群把每个符号都画得力透纸背。

  从踏进服务中心那一刻起,罗范平的手就不自觉地抖动。他站在桌边,看着一个接一个的象形符号在纸上排队降生,手抖动的频率更甚。不知情的人会以为,他是跟着曲牌不自觉地做敲锣的动作;熟悉的人则知道,手抖是他去年患脑梗塞后落下的后遗症。

  “也许有一天手不抖了,我希望那天到来前,失踪的天书曲谱已经都整理出来了。”罗范平说这话时,手恰巧放在桌面上,抖动带来轻轻敲击,似在为他的想法叫好。

  镇文化服务中心主任刘洪说,早在2007年,小河锣鼓就被评为市级非物质遗产项目,2011年,又跻身第三批国家级“非遗”项目,填补了渝北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空白。她还说,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调查显示,小河锣鼓始于400多年前的明朝末年,在罗范平属于有据可考的第7代传人之前,具体传承人等信息仍在进一步深挖中。按罗范平回忆整理出来的部分天书曲谱,经专家多方考证,其原貌特征古风犹存。

  罗范平也从来没想到过,老祖宗谋生的手艺传到他这代人,会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记了100多文曲牌,每个符号都是老祖宗的心血呀!它记录的每个符号代表啥?只有我们传人才晓得。可惜哟,20多年前那次滑坡,把我家房子冲垮了,那本曲谱再也没找到。我……我……我当时要是在房子摇的时候冲进去找,它也许能保住。”罗范平哽咽地自责着,牙齿不住抖动,眼睛变得湿润起来,手不自律地抖得更厉害。

  “莫激动,你看我这个符号画得正不正确?”罗孝群见状连忙安慰罗范平,担心罗范平自责带来情绪波动使脑梗塞复发,还启动双唇从嘴里发出“咚”、“咚咚”、“弄”、“弄不耳”、“隆”、“弄不弄”的声音,声调则来自他笔下的象形符号。

  罗范平懂得罗孝群发出的声音代指的是锣、钹、鼓等乐器,思绪便跟着乐器游走,情绪逐渐缓和下来。

  看不懂的天书符号

  罗家吹打技法除口口相传外,还有一本天书曲谱悄悄在族人中相传

  画在纸上的O、●、◎、X、◎、⊙等象形符号到底指代什么?罗范平逐一指给记者看,如数家珍般地讲解,那眼神就像给人介绍自己的孩子:O表示敲锣边,●表示敲鼓心,◎表示敲鼓边,X表示用钹对击,⊙表示敲锣心……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个类似圆柱体的符号,记者找遍电脑输入法里所有的特殊符号,也没找到相同或类似的符号。

  末了,罗孝群拎起大锣,示范O和⊙的操作手法,锣声绕梁不散。

  小河锣鼓团队共7人,有传承人殊荣的共3人。罗范平是小河锣鼓市级传承人,罗孝群和冉崇荣是区级传承人。冉崇荣跟罗孝群不同的是,曾在学校当过音乐老师,除能看懂天书曲谱的象形符号外,还会把曲牌中对应锁呐的象形符号代换成简谱。至于锣、钹等乐器对应的象形符号能不能也用简谱代换,如何代换,3人常聚在一起交流。

  在大湾镇,不少人都能讲出小河锣鼓的起源,但能讲得透彻的却很少。

  在罗范平的记忆中,小河锣鼓得名跟镇上两条叫不出名的小河有关。祖辈的说法是,明朝末年(约400年前),有一蒋姓大户在小河附近建房修街,开街时请来5支吹打乐班子庆贺10多天,街渐成市,凡响起锣鼓声就被民间统称小河锣鼓。民国时,小河锣鼓迎来发展高潮,罗家吹打乐班子变得名声在外,吹打技法除口口相传外,还有一本天书曲谱悄悄在族人中相传。有这本曲谱加持,罗家的小河锣鼓在同行中异军突起。

  曲谱传到罗范平手里时,他的父亲已无法讲清曲谱的创作第一人是谁?罗范平却记得,曲谱是古籍,记录着100多文曲牌。20多年前,它在罗家垮房后失踪。罗范平讲,那时起,他不仅有对祖先的愧疚,更多的是怕曲谱失传。他遵祖训,先传内,迫不得已才传外。迄今,他的3个儿子学会了识天书曲谱及小河锣鼓敲打技法,1个孙子学会了大锣的敲打方法,冉崇荣和罗孝群成为他传外的最佳人选。

  当然,团队里的另外4人也传。采访当天,团队往大湾镇体育场训练前,罗范平被一位吴姓成员叫住“说理”。吴说,他被安排到镇上的学校去给学生上了两堂小河锣鼓课,没得到报酬,因为训练是“你们3个传承人的事”……屋子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僵。

  半小时后,团队在体育场开始训练,吴姓成员说了几次不跟罗范平等3个传承人一起吹打。罗范平仍像先前那样不语,待吹打即将开始时,他拎锣靠了过去。或许是敲打声起了效果,所有成员逐渐融为一体。

  隔阂消除了吗?罗范平没正面回答,只说“训练其实就是干活,磕磕绊绊也正常,个别人偶尔发点小脾气也没啥”。听得出来,他的回答有些底气不足。然而,只要一提到传承话题时,他的眼里又恢复了坚毅的神情。

    传承中的竭尽所能

    苟中明是渝北区文化馆原文艺部主任,也是小河锣鼓“非遗”抢救性发掘人之一。聊起天书曲谱,他介绍,经过大量走访调查,天书曲谱的象形符号有很强的地域性,每个符号朴素直观的特征明显。但是,其他吹打乐班子是读不懂它的,就这一点讲,曲谱自带保密性。

    来自渝北区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消息显示,小河锣鼓的历史可追溯到400多年前,传承形式是祖辈相传,天书曲谱中的“啷当调”等独特曲牌已被解码。在发掘小河锣鼓的国家级“非遗”深度方面,发掘出的曲牌已达300多文,其中一些在保留原汁原味的基础上,经过精心编排后参加展演。今年6月21日,在悦来国际博览中心举行的第六届中国西部旅游产业博览会上,小河锣鼓进行了婚俗展演,吹打声中新娘、新郎、媒婆等角色逐一上场,赢得满堂喝彩。由于大受欢迎,小河锣鼓的展演持续了3天。

    在传承广度方面,现在该中心已经组建了由学生、教师及有意愿社会人员组成的3支队伍,每支队伍分2个组,每组6至8人。除此之外,一本集合了小河锣鼓起源、曲牌、发掘等内容的书正处于校对阶段,预计年内面世。届时,不少有意从事小河锣鼓吹打的不特定群体,也能感受到这项国家级“非遗”的魅力。

    如果说天书曲谱是小河锣鼓的魂,那么小河锣鼓则是大湾镇传统文化的精气神。程前是大湾镇党委书记,他说,在不少村民眼里,小河锣鼓是乡愁,隔段时间没听到吹打声,就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近几年,大湾镇政府在深入挖掘小河锣鼓本土文化内涵,推进非物质文化保护和利用方面,可谓竭尽所能,比如请专家学者对天书曲谱进行破译编著。目前,一本名为《小河锣鼓基础教程》的书,已进入当地3所中小学课堂,每周五,罗范平等小河锣鼓团队成员会去给孩子们上小河锣鼓兴趣课;以大湾镇为圆心,走访和调查了渝北其他乡镇街,甚至紧邻的四川邻水等地,收集到小河锣鼓曲牌280余文,还获得一本清光绪年间流传下来的手抄本;依托当地文旅发展契机,举办大湾镇文化艺术节等群众文化活动,小河锣鼓必是压轴节目。

    放眼望去,镇政府对面一幢楼即将完工,它是镇文化服务中心的新办公场所兼群众文化活动主要阵地。小河锣鼓博物馆将设在楼内,开馆后不仅有一些吹打乐器等老物件展示,还会不定期进行展演。另外,大湾镇的广场,有可能更名为小河锣鼓广场。(记者 黄艳春 杨波 摄影报道)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12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