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骆刚廷:行医50年的重庆乡村医生

  骆刚廷正在为病人拔火罐。

  “今天是最后一个疗程,回去之后,注意不要担重物、做农活,先静养几天。”7月10日,璧山三合镇二郎村卫生室,骆刚廷正在为一名患有腰腿疼痛的病人拔火罐。

  这间不大的卫生室里,挂满了他的荣誉奖状:“优秀乡村医生代表”“全国优秀乡村医生”“中国特色名医”“十大创新能手”……

  行医50年

  “要说最有含金量的,还是这个《一种治疗腰疼的药物组合物及其药罐的制备方法》专利证书,当初我还到北京去讲过这个课呢!”帮患者做完治疗后,骆刚廷走过来介绍道。

  骆刚廷今年64岁,是三合镇二郎村卫生室的一名医生,1970年跟随父母开始行医。50年来,他凭着对诊疗疑难杂症的独到见解和独创的十余种民间草药、药膏,守护着村民的健康,赢得了众人的尊敬。

  两年前,村民骆庭德患上了偏瘫,生活无法自理,到医院求医无果后,找到了骆刚廷。由于病人瘫痪不能行动,骆刚廷每天要走上近十公里山路,才能到骆庭德家。经过一个月的治疗,骆庭德的病情有了好转,如今能够下床走路,生活基本能自理了。

  银针5000支

  卫生室里没有等候的病人了,骆刚廷起身前往一户老人家中问诊。

  老人名叫罗华庭,儿女外出打工,自己和老伴年事已高,疾病缠身,骆刚廷便成了他家的常客。

  “骆医生,老罗最近好像有点中暑,经常喊头晕还吃不下东西。”罗华庭的妻子像看到了救星。

  “别担心,我来看看。”骆刚廷详细询问了几句后,从出诊箱里拿出压舌板、温度计等,给罗华庭做了一个简单的身体检查,“确实是有些中暑,扎两针就好了。”

  只见他取出一板崭新的银针,轻轻一抹,三根银针便拿在了手上。屏气凝神,缓缓下针,银针稳稳地扎在罗华庭的印堂、河谷、曲池三处穴位。

  这些年来,骆刚廷先后备了5000支银针,大到偏瘫、脑血栓,小到中暑、血压偏高,基本都能够保证“针尖对病灶”。

  不收出诊费

  “今晚应该能吃下东西了,明天我会再来。”骆刚廷对罗华庭说。

  罗华庭示意老伴去柜子里拿钱。“都几十年了,你看我什么时候收过你们的钱?非要这样,明天我就不来了。”骆刚廷佯怒道。

  开始行医时,骆刚廷每次收取5分钱的出诊费。后来物价上涨,骆刚廷出诊反而不收钱了。他采的草药也不收村民的钱。平日里开的一些西药,碰上需要买得多的病人,他也只按进价出售,“我从小就在三合镇长大,大家待我如亲人,哪讲什么钱不钱的。”

  回到卫生室,已近晌午,看到屋里又坐了两个来问诊的村民,骆刚廷赶快走了进去。

  (璧山区融媒体中心 文/图 朱泓月)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4759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