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全国劳动模范李红勇: 黄金水道上的巴渝工匠

    1982年,16岁的李红勇走进了长江航道,成为一名爆破工,开始了他的炸礁人生。30多年来,李红勇以长江为伴,常年奋战在一个个急流险滩点,清除着一处处水下暗礁,先后实施了长江宜宾至泸州、泸州至重庆、三峡库区涪陵至重庆、三峡大坝至葛洲坝、长江中游界牌、下游太子矶等河段内。上世纪80年代,水下爆破技术十分落后,危险大、风险高,在水流湍急的险滩上,李红勇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钻研的机会,差炮工时,他就自己加工、装药、连线,很快熟练了这些工序;钻工缺人时,他就登上钻机,下管、接卸钻具、抡二锤、爬钻架,慢慢成为了一把钻工好手……

    1999年12月,长江三峡工程永久船闸进入通航前下游泄水箱涵施工的关键阶段。长江三峡开发总公司发现,必须对近在咫尺且已完工的箱涵口实施水下爆破开挖。这是一项风险极大的施工任务。面对困难,李红勇站了出来,创造性地设计了水下气泡帷幕装置进行防护,采用分层爆破、延时毫秒控制爆破技术,为三峡永久船闸的按时通航,扫除了最后一道障碍。

    2002年初,李红勇率队走出国门,承建了横贯中、老、缅、泰四国的上湄公河航道改善工程。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出资对跨国河流进行航道整治。在荒无人烟、滩多水急的湄公河上,这群来自川江的航道人,用他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够战斗、特别讲奉献的精神,改善了澜沧江、湄公河的通航条件,促进了中国和东盟国家的经贸往来。

    在重庆上游最大的高桩直立式码头——果园港开港倒计时的关键阶段,由于码头前沿港池水深不足,导致船舶无法靠泊,港池爆破点深度20米,与刚建成的高桩码头距离仅5米,难度高、风险大。李红勇仔细察看现场和施工图纸,亲自动手计算并编审方案,通过实施延时爆破、分层爆破、爆破监测等控制手段,安全圆满地完成了施工任务,确保了重庆果园港按时开港迎船。

    李红勇和他的团队不断创新炸礁技术。从2006年开始,他围绕山区河流水下钻孔爆破,积极开展技术创新,用了6年多的时间,他创造的《山区河流水下钻孔爆破施工方法》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这一成果填补了我国内河航道整治技术没有的专利空白。

    近年来,李红勇先后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2项;他主持施工的项目,多次荣获国家优质工程奖、交通运输部优质水运工程奖。2010年,李红勇被授予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5年被评为了全国劳动模范,2016年获得重庆十大巴渝工匠。2018年12月,李红勇劳模创新工作室被重庆市总工会命名为“重庆市劳模和工匠人才创新示范工作室”,这支聚集了高级技术人才和先进技术设备的生产与科研相结合的工作团队,广泛开展新技术、新工艺研究与实践,充分发挥了攻坚克难服务施工生产的作用。他们围绕“复杂环境控制爆破”“深水钻爆”“生态清礁”三个主要课题,将技术改进、技术革新与技能比武、劳动竞赛等活动有机结合,在航道整治工程施工中,积极开展创新实践,取得了多项技术创新成果。

    九龙坡至朝天门航道整治工程(简称九朝段)和长江三峡水库变动回水区碍航礁石炸除二期工程(简称库区二期)项目位于重庆主城区,距离大桥、过江管道、滨江道路、趸船、危岩区和居民区及寺庙古建筑较近,为了减小爆破对周边建(构)筑物及危岩的影响,工作室改进控制爆破技术,提高了爆破效率,控制了爆破振动,保证了两个项目在复杂环境下得以顺利实施。

    近十年来,李红勇和他的团队几乎包揽了全市港口建设工程中的港池爆破开挖工程,其中包括:东水门长江大桥、嘉陵江千厮门大桥、白沙沱长江大桥、合川涪江四桥等最艰难、最基础的桥梁基坑爆破开挖工作,为重庆的城市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

    记者 卢进

编辑: 王龙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4763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