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不舍添家具 老兵捐17万退休金资助26名贫困生

  1955年被授予空军少尉军衔时的蒲良培。

  蒲良培接受采访。上游新闻记者 高科 摄

  1931年,他出生在四川省西充县一个贫苦人家。对于少年时代,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想方设法躲避“抓壮丁”。直到解放后,他才过上了安宁日子。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他怀着满腔热忱毅然参军,在战场上冒着枪林弹雨抢修电话线,数次立功。

  1970年,他因病痛提前退休,带着遗憾离开了部队,但仍用行动践行着初心。

  截至目前,他总共资助了26名贫困学生,累计捐款17万元。不仅如此,他还要把遗体也捐献给国家……

  他是88岁的抗美援朝老兵蒲良培,65年前入党宣誓时,已决定要为党和人民奉献自己的一切。

  从到处躲“抓壮丁”

  到主动参军保家卫国

  在18岁前,蒲良培从来没有生出过当兵的念头。反而,如何逃避“当兵”,让他一家人绞尽了脑汁。

  “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吃不饱、穿不暖就不说了,还要为了不被抓壮丁到处躲避。”蒲良培年幼时,他的4个哥哥都被抓过壮丁,二哥为此在外地躲了十几年才回到家乡。“记得我四哥被抓时,满身都是疥疮。但抓壮丁的人还是没有放过他,直接用担架抬起就走了。”后来,轮到来抓蒲良培了,他也开始了东躲西藏的日子,一直到解放后,一家人才过上安宁的生活。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19岁的蒲良培已是乡里的民兵干事。一天,他和另一名干事接到任务,要去动员两个人当兵。

  “就我们两个去报名,哪里还用得着动员嘛。”走到半路,蒲良培说。

  “你以前不是到处躲抓壮丁,现在喊当兵咋这么积极?”对方打趣道。

  蒲良培急了,脸涨得通红:“那阵怎么能和现在比,共产党对我们这么好,我自愿当兵。”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一拍即合,怀着满腔热血,毅然报名参军。

  蒲良培回忆,参军时,征兵处的干部害怕他们不了解战场的残酷,连续强调了三次:“这次是去打仗的,有可能死人的,你们怕不怕。”

  “怕死我就不来了!”蒲良培斩钉截铁地回答。

  抗美援朝战场上

  冒着枪林弹雨抢修电话线

  参军后,蒲良培被编入志愿军第15军直属炮兵第9团三营电话班,随部队一起进入朝鲜战场。

  蒲良培没想到的是,战争比他想象中还要残酷。

  “1952年10月5号,敌人突然开始猛烈轰炸,好多战友都倒下了。6号下午,敌人派出轰炸机群,又发起了长时间的轮番轰炸。”蒲良培回忆,连续数日的枪打炮轰,师指挥所的电话线被炸断了。

  “12号晚上10点,我们接到命令,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通信。我和组长把电话机紧紧抱在怀里,沿着电话线路,拉开距离一直往前冲。”当他们冲到河边时,突然,一枚炮弹呼啸而来,蒲良培来不及思考,一下跳到临近的炮弹坑里,顷刻间,炮弹在离他三四米远的地方爆炸了。

  “土块、石头雨点般向我砸来,耳朵什么也听不到了,全身都是血。我当场昏了过去,迷迷糊糊听到组长在喊:‘蒲良培,蒲良培,你在哪里?’”稍微清醒后,还来不及检查伤势的蒲良培马上又和组长拉开距离冲到河对岸,来到了敌人封锁最严密的地方。

  “照明弹一直把大地照得通亮。我们顾不得那么多,冲进封锁区多次寻找,终于在两线交汇处,找到了断线,师指挥所的电话终于接通了!”

  这时,组长才发现蒲良培头上还流着血,关心地问:“刚才你咋不把电话顶在头上挡一挡?”

  “那怎么得行,万一把电话弄坏了就耽误大事了!”蒲良培回答。

  转战东海元山的路上,党小组组长见蒲良培在战斗中表现勇敢,想发展他为党员。“我很激动,当晚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我在志愿书里写道:在工作中保证起先锋模范作用,带领同志完成党交给我的艰巨任务。”

  蒲良培是这样写的,也是这样做的。到1953年7月,蒲良培先后荣立了三次个人三等功,一次集体三等功。并在同年10月,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退休后至今

  捐款17万元帮助26名贫困生

  1954年,蒲良培被选进长春二航校学习飞行。后来,因战争留下后遗症,蒲良培的牙齿被拔掉6颗,右肺被切除一叶。1970年,因病痛,组织上安排蒲良培退休。

  离开部队后,蒲良培并没有闲下来,把精力放在了另一件他认为非常有意义的事上面,那就是资助穷孩子上学。

  “我自己就是穷孩子,该读书的时候世道不好,错过了。就想帮助现在的穷孩子们读书。”

  从退休至今,据梁平县军休中心主任袁卫国统计,蒲良培已累计捐款17万元,资助了26名贫困生。

  袁卫国说,蒲良培的前妻得了癌症,每个月都需要花大笔医疗费。“老人从没有让前妻用过自己一次公费医疗。他是自己卖掉了唯一的房子,来给前妻治病。”

  如今,蒲良培住在军休中心提供房子里租住,“你到他现在住的地方去看,还是几十年前自己亲手做的老衣柜。退休49年,今年他才买了一件沙发,还是因他腰的有问题。”

  在袁卫国眼中,蒲良培对自己太过节省,对他人又太过大方。

  “老人的前妻去世后还剩了不少钱,他没考虑再买个新房子,而是想怎么把这笔没用完的救命钱捐出去。”

  2008年汶川地震后,蒲良培第一时间要捐款。捐款那天下着大雨,袁卫国在现场看到老人的瞬间,就落下了眼泪,“老人坚定地缴纳了一千元特殊党费,他开了这个头后,当地一下子就掀起了缴纳特殊党费的高潮。”

  多次被拒后

  抱着10万元现金去捐款

  2018年5月,蒲良培抱着10万元现金到梁平区慈善会捐款。

  等袁卫国赶到现场,慈善会工作人员悄悄告诉他,蒲良培之前已经来了4次,都被劝了回去,这已经是第五次了。

  “老人怕人家不收,干脆带了10万元现金去。”袁卫国说,自己曾劝过老人,“你岁数大了,又没有子女,你把钱全部捐了,后面的生活怎么办?”

  “我现在身体好好的,少吃点、少穿点不碍事,把钱捐给这些贫困学生,让他们好好学本事,将来可以更好地为国家服务。”蒲良培坦然回答。

  这次捐款的前一年,蒲良培还决定将自己的遗体捐给国家。

  “有一次,我在报纸上看到,有个地质队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决心把遗体捐献给国家,很受启发。2017年1月,我在区红十字会签订了协议,我要把遗体全部捐献给国家。”不仅如此,蒲良培还特别要求,将自己身上所有可以用到的如眼角膜等器官,全部捐献给需要的人。

  “把我的一切献给党和人民,这是一名共产党员的本分。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我兑现了自己的入党誓言:坚决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到底,坚决牺牲个人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到底。”正如蒲良培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巡回报告会上所说,他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的党员初心。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淳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4781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