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为求真理入虎穴 潜伏敌营14年搜集大量情报

7月31日,红岩革命纪念馆,市民正在参观了解沈安娜的革命事迹。记者 齐岚森 摄

    1935年,沈安娜打入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作速记员,为党搜集情报。1938年至1949年,在周恩来的指派下,沈安娜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当机要速记,在蒋介石主持的党、政、军、特高层会议上为中国共产党搜集了大量重要情报。曾和沈安娜共事的速记专家居正修评价她:“为求真理入虎穴,冷对群魔若等闲。”

    “要作战到底!”1947年3月15日,蒋介石在国民党六届三中全会上攻击共产党“武装割据,妨碍统一”,并煽动说,“这真是国家最大的不幸。”

    在这次会议上,蒋介石的嫡系亲信陈诚也口出狂言:“共党无理拒绝,紧闭和平之门,甘做人民之敌,破坏国家统一……”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主席台一侧的机要速记沈安娜是中共特工,正见证着这一幕。“我成功获得国民党六届三中全会的全部文件,特别是陈诚在小范围会上所做的绝密军事报告……”沈安娜在《丹心素裹:中共情报员沈安娜口述实录》(以下简称《丹心素裹》)中回忆。

    “1935年,沈安娜打入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作速记员,为党搜集情报。1938年至1949年,在周恩来的指派下,她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当机要速记,在蒋介石主持的党、政、军、特高层会议上为党搜集了大量重要情报。”7月31日,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原主任厉华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在长达14年潜伏敌营的特工生涯中,沈安娜为何隐蔽得如此成功?

    “为了情报工作需要,要甘当无名英雄”

    “你这个小速记,不是什么官,作用可大啊!你是打入敌人核心的内线同志。”1983年7月7日,邓颖超在中南海接见沈安娜和其丈夫华明之时,对沈安娜说。

    “小速记”是如何打入“敌人核心”的?

    沈安娜于1915年出生于江苏泰兴,1932年毕业于江苏省泰兴中学,后到上海求学、谋生,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在上海南洋商业高级中学读完高二时,认识了1933年、1934年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校友舒曰信、华明之两人……接受了舒、华两人所讲的‘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道理。”沈安娜在《在周恩来教导下坚持隐蔽战斗》一文中写道。

    1934年,因经济来源断绝,沈安娜进入炳勋中文速记学校半工半读。原本半年的学业,她只用了3个月就基本掌握了速记要领。

    1934年底,沈安娜在中国共产党的安排下,应聘国民党浙江省政府速记员。她以高超的速记专长打入浙江省政府,并得到浙江省主席朱家骅的赏识。沈安娜的情报生涯就此开始。

    全面抗战开始不久,在周恩来等人的指示和部署下,沈安娜利用朱家骅的关系很快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并加入了国民党。

    长期在国民党官场工作,沈安娜倍感压抑。1938年冬,当她得知八路军重庆办事处要送一批青年去延安后,思想出现了波动。“我忍不住跑到‘八办’,先向博古要求去延安,他不同意。我又去向董老(董必武)请求,董老也不同意。”沈安娜在《教导勉励 永记在心——忆周恩来指导我做情报工作》一文中回忆。

    沈安娜希望到延安学习的事被周恩来知道后,周恩来和邓颖超都强调:“为了情报工作需要,要甘当无名英雄。”周恩来的这一番话,提高了沈安娜对情报工作的认识,她当即表示一定在国民党机关“扎”下根去。

    上线被捕,沈安娜过“家门”而不入

    “你为什么要向徐仲航借钱?他是共党,已经被抓起来了。”1942年秋的一天,两个特务在国民党中央党部找到沈安娜,其中一个特务质问她。

    “这是什么话?我一个小职员,孩子生病向朋友借点钱,算什么?”沈安娜反问。

    “他的抽屉里全是反动书籍!”该特务说。

    “这就能证明他是共党啦?书局嘛,什么书没有?”沈安娜的这句话让该特务哑口无言。

    在《丹心素裹》一书中,记录了上述惊心动魄的一幕。

    特务为何会怀疑沈安娜呢?原来,1942年夏,沈安娜和华明之的直接领导人改为徐仲航。当时,徐仲航已打入国民党官办的“正中书局”管理处任部门处长,急需有国民党员身份做掩护,要沈安娜为他办“特别入党”手续。

    由于徐仲航没有在规定时间来联系,于是,沈安娜便以国民党机关人员的身份给徐仲航写信,进行试探。不料,此时徐仲航被逮捕,这封信被特务查获。

    至此,沈安娜和华明之同党失去了联系——由于红岩村“八办”日夜有敌人监视,他们夫妇二人也不能主动去找组织。

    沈安娜的女儿华克放在《丹心素裹 智闯虎穴》一文中写道:“由于徐仲航的被捕,党组织为了保护重要情报员,与父母亲高度默契,双方同时按下了‘静默’键,时间长达三年。”

    “这期间,虽然沈安娜和华明之时常往来于曾家岩50号和红岩村附近,但由于特务对我党机关的严密监视,他们只能坚守党的秘密工作纪律,过‘家门’而不能入,他们为此承受了巨大的意志考验和情感磨练。”厉华说。

    1945年10月,经过3年漫长的煎熬,沈安娜和丈夫才恢复了与党组织的联系。

    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则在《丹心素裹》中对沈安娜和华明之评价道:“他们出于污泥而不染,身居浮华而慎独。这种革命情操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特别值得大力提倡。”

    “回忆当年我们遇到这样的险情,能够化险为夷,坚守岗位,全靠周恩来在我打入国民党核心机关后,说服我安心工作,又及时进行了革命气节教育,要我随时准备对付突然事变。”沈安娜曾这样表示。

    弥留之际,仍关心红岩精神研究工作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隐蔽战线统帅周恩来》一书中,对沈安娜的功绩作出了如下表述:从1938年秋至1949年春一直在国民党中央党部机要处当机要速记。她在国民党历届中央全体会议、中央常务委员会、国防最高委员会及军政会议上都负责速记工作,曾记录过蒋介石、何应钦、白崇禧、陈诚及国民党军统、中统特务机构的报告。前后10年,取得了大量很有价值的情报……

    这些成绩的取得也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华明之曾说:“中国共产党的隐蔽战线,一直是以党的领导为核心,组成一个坚强有力的战斗集体……隐蔽战线上每一个无名战士,譬如我和安娜,就是这个大机器中的部件和螺丝钉。取得的成绩,都是党的领导的结果,是集体智慧和力量的结晶!”

    2010年6月16日,沈安娜辞世。

    逝世前,沈安娜嘱咐华克放,将自己省吃俭用积蓄的10万元捐赠给母校江苏省泰兴中学,设立奖学金。记者从江苏省泰兴中学获悉,“沈安娜”奖学金每年都在持续发放。

    如今,在红岩革命纪念馆、沈安娜生平事迹陈列馆、泰兴博物馆等地,观众都能瞻仰沈安娜的事迹。(记者 赵迎昭)  

编辑: 李相博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91124822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