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滞销李子出山记:一条朋友圈6000斤李三天卖光

  蜿蜒的乌江穿梭到武隆山区,又西斜南下抵达江口镇。

  西侧的高坡一路往上,是荆竹坝村的383亩果园。6000斤色泽可人的青脆李压弯枝头,也像一座山一样压在47岁的王刚肩上。

  一开始,王刚起早贪黑开着皮卡车绕进武隆城区兜售,一周下来才卖出500多斤。要是再耽搁一周,树上的李子还出不到山,只能掉下枝头烂在地里。

  转机发生在7月11日,订单电话频频响起。一箱又一箱李子快递出山,前后3天时间,几千斤青脆李基本被销空。

  这一切,得从一条特别的微信朋友圈说起。

  李子滞销

  起早贪黑一周才兜售500斤

  7月11日早上8点多,一条“滞销李子将烂在地里”的消息出现在网上。国内多家央媒平台传播的这条消息,说的就是重庆市市级贫困村——荆竹坝村的青脆李。

  王刚是荆竹坝村的村民,往年在镇上收购药材粗加工,2016年3月之后,他拉上两个亲兄弟和一个亲戚合伙,流转383亩“插花地”转行搞果园。

  果园土地涉及4个村民小组,农户尤其是贫困户以土地入股固定分红,2028年后再拿出利润的5%进行分红。村集体也入股8万元,每年从果园中固定分红6000元。

  “一个篮子里不能全放鸡蛋嘛!”王刚在果园里种的东西多,有李子、梨子、柿子、樱桃,树下种植俗称“老虎姜”的中药材黄精,“多种点东西,‘鸡蛋’不好卖,其他的可以卖钱。”

  今年是果园第一次挂果,赶在最前头的是青脆李,产量达到6000斤。成熟后李子挂果期短,再加上雨水偏多,留给出山的时间也就半个月。

  这是他从四川汶川引回的苗子,口感比本地李子好,但淋雨后容易开裂,因此刻意将种植规模控制在40亩左右。

  7月伊始,王刚开着皮卡车起早贪黑,在武隆城区沿街兜售。出乎意料的是,一口咬下去嘎嘣脆的青脆李,根本抵挡不住本地李子的冲击。早上装满皮卡车进城,晚上回村还剩一半多。

  “一周下来可能卖了500多斤,卖完要3个月。”王刚神情焦虑地说,“确实是把我急哭了!后头再没销路怎么办?已投进去150多万啊!”

  心急如焚

  人工投入大,不敢轻易杀价

  武隆当地的李子,沿街叫卖10块钱3斤。要是按照这个行情,6000斤青脆李全卖完才2万块钱,还不够填果园的用工费。

  据王刚统计,果园的范围涉及82户农户、17户贫困户。380多亩果园带动就业35户,其中贫困户7户。

  “一年要开出去13万元人工费。”王刚说,这其中还没算他自己和家人投的工。除了管理果树,还要花时间打理黄精。

  村里有个贫困户王树,家里两个孩子读书。去年,她和丈夫抽时间在果园务工,一年下来拿到13000多元工钱。

  “8月下旬还有1万斤脆红李。”王刚脸上有些无奈,“确实不敢和本地李子杀价卖!”

  为把李子卖出去,三个合伙人几次商量到深更半夜,也没合计出奏效的办法。

  “心头焦麻了!能想到的就是多请人到城里叫卖。”王刚说。

  交通受限

  村里有果子却没游客采摘

  果子没熟之前,王刚指望着自己的果园,能像观光旅游区一样,有络绎不绝的城里人来体验采摘。

  荆竹坝村海拔最低处是175米,最高到观音岩有1600米。人站到高处的观音岩,一眼望出去全是山窝窝。

  与之接壤的云峰村,发展了一大片桃园,今年有20万斤的产量,到现在才卖出1万多斤。“树上的桃子开始烂果了。”桃子基地的负责人杨芬也急坏了。

  一开始,王刚深信“酒香不怕巷子深”,以为只要果子口感好有卖相,再发几个微信群就会引几拨人来。他跟记者算了一笔账:平均一个人带走10斤李子,来几百个人就能消化掉。

  可一直等到6月底,除身边的亲戚朋友外,王刚没等来络绎不绝的采摘游客。更让他沮丧的是天公不作美,隔三差五一场雨,李子开裂卖相差且烂得更快,把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采摘的游客为啥不进村?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荆竹坝村最快的外联通道,被东面的乌江天险阻断,像一个被夹在大山之间的“孤岛”。

  荆竹坝与黄草两个村,被一江碧水“划江而治”。目前,两地的频繁往来,唯靠一架铁路桥上的人行通道,没有可通行的公路桥。

  东侧的黄草村有个高速匝道口,靠一条包茂高速连通两个城区:西边的武隆城区和东面的彭水城区。两个城区距黄草大概有20多分钟车程。

  西侧的荆竹坝与黄草隔江相望,进城最快的高速通道被乌江天堑“掐断”。游客要进荆竹坝村,要么先开车到江边的黄草,停车步行跨过铁路桥到对岸,再一路向上爬坡进村;要么开车上银盘大桥或龙溪大桥过江绕道进村。

  根据手机导航规划的线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开车绕行要多耗费至少1个小时。

  飞架两岸的铁路大桥是渝怀铁路线,最快今年内该桥将因复线工程封闭。要是不设渡船或新建桥梁,从荆竹坝开车到黄草要多绕路近1个小时。

  “游客进不到村,树上的果子出山难。”荆竹坝村党总支书记王道轩更担忧的是,“在黄草场镇上学的约有200名学生,原本走路半小时就可到黄草场镇,以后只能坐车绕道走银盘大桥。”

  迎来转机

  一条朋友圈帮忙吆喝打开销路

  青脆李滞销的消息在村里传开。

  7月6日是周六,被武隆区财政局派到荆竹坝村任驻村第一书记的杨宗升一听说李子滞销,电话简单沟通后,便从武隆城区赶回村里。他刚进王刚家的门,就看到李子全被摊晾在簸箕里。

  “看到起心酸。”杨宗升说,“当时农户情绪非常低落,说什么都提不起劲……”

  杨宗升立马将走访的场景向村支两委反馈,并和驻村工作队商量向上级争取支持。为获得更多支持,杨宗升特地向联系帮扶荆竹坝村的区领导张倵瑃汇报情况。

  张倵瑃2018年4月起挂职任武隆区委常委,区政府党组成员、副区长。

  由于缺乏经验,王刚没有提前订购装果的纸箱,也没有联系洽谈快递公司,谁要就用塑料袋装,要么送货要么到果园来提。

  眼看再过一周,树上的李子将烂在地里,杨宗升也急了。他主动承揽起果园的大小事,并逐级报告给武隆区江口镇政府、区财政帮扶集团,同时又忙着网购包装盒和对接快递。

  7月10日,一条朋友圈让李子的销路迎来转机。

  “愁!愁!愁!我联系的贫困村荆竹坝村李子丰收了!但是……但是,很愁销啊!有喜欢这一口的朋友,请施以援手!”

  张倵瑃听说李子滞销心急如焚,毫不犹豫发了一条朋友圈,想最后为李子的销售尽点力。他在朋友圈附上杨宗升的联系方式说:“小杨书记是武隆区财政局派驻的帮扶干部,会算账!不会让大家吃亏的,多谢啦~”

  一石激起多层浪。在这条朋友圈下,迅速堆积起不少支招的留言。当天晚上,继中新网发布消息之后,荆竹坝村的滞销李子引起光明网、新浪微博等媒体或平台的关注。

  那段时间,张倵瑃正在其他区县下乡。由于下乡工作安排很紧,他发完朋友圈又利用行车时间,马不停蹄对接武隆电商中心和巴味渝珍等销路。

  销售一空

  数千斤李子3天就卖掉了

  张倵瑃发朋友圈当晚,杨宗升开始接到电话订单,一直忙到次日凌晨1点半。休息几小时他又起早,将订单表格交给王刚现摘现发,第一拨加起来有几十单。

  7月11日早上,王刚拿到杨宗升送来的订单,一边连连道谢一边数订单。“几小时比我一周还卖得多!”王刚乐坏了,“真的是在关键时候拉了我们一大把!”

  就这样,多方力量的汇集,让一箱又一箱李子走出大山,发往重庆、北京、西安、辽宁等地。记者在订单信息中看到,最远的一单发到辽宁,仅运费就花了58元。

  “每天都要汇报销售进展。”杨宗升说,那几天里,张倵瑃都要详细问每天的销量和存量,并不时在朋友圈向施以援手的人表达感谢。

  几天下来,驻村工作队忙得不可开交。杨宗升负责线上销售对接,还有另一名大唐集团派来的驻村工作队员田庆申负责线下拉订单。“他一个人线下也卖了500多斤!”杨宗升说。

  值得一提的是,在张倵瑃发朋友圈后不久,有人牵线搭桥联系上两个大型电商平台。

  “为以后的销售搭建起渠道。”杨宗升打算在驻村期间,竭尽全力协助果园开展互联网销售,“一定要搭上这辆车!”

  王刚没想到,他单打独斗要卖3个月的李子,在3天时间里被销售一空,剩下卖相稍差的也被一家酒厂收购。

  8月20日左右,荆竹坝村还有约1万斤脆红李上市。考虑到果园刚起步,销售渠道搭建还不稳,张倵瑃又开始在朋友圈为村里的脆红李吆喝。

  新闻纵深>

  多方帮扶下,荆竹坝村有不少看得见的变化

  这段时间,村民在茶余饭后也时常谈起此事。

  提起张倵瑃,村民杨素兴再熟悉不过。“他经常到村头来。”杨素兴说,张倵瑃还经常去看他帮扶的那几个贫困户,一来二往碰头都会互打招呼。

  今年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张倵瑃就赶到其联系帮扶的荆竹坝村,对新的一年怎么干进行谋划。当时正值“促改督战”专项行动,张倵瑃在荆竹坝村蹲点好几天。

  蹲点的第一天夜里,张倵瑃就恰巧住在杨素兴的家里。

  杨素兴告诉记者,张倵瑃那次到村里住,还召集在村大学生开院坝会,探讨农村劳动力流失问题。“还给我家出主意,非常平和的一个人。”

  相比过去,目前的荆竹坝村已发生不少看得见的变化。全村已着力解决“两不愁三保障”,村里“一干数支”公路网环线也将形成。

  荆竹坝村虽然以山地为主坡度较大,布局产业难度大但已实现破局。除了王刚打理的380多亩果园,村里还发展有200亩柑橘、100多亩核桃以及大个头桃子。

  截至今年7月,贫困人口合计99户399人,其中未脱贫户只剩10户28人,今年将实现稳定脱贫6户14人。(记者 郭发祥)

编辑: 黄嫣然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35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