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金佛山打闹——南川农业生产关系 “活化石”

  金佛山打闹歌之薅草歌表演

  金佛山方竹笋传统加工工艺

  传统·乡土文化

  “金佛山打闹”是流传在南川金佛山地区的一种古老民间艺术,又被称为“薅草打闹歌”。顾名思义,就是老百姓在薅草、薅秧时节劳作时演唱的歌曲,其主要演唱形式是一边唱山歌,一边敲锣打鼓嬉闹。2011年,“金佛山打闹”列入第三批重庆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从田间“长”出来的民间文化

  “‘金佛山打闹’发源于旧时地主家对长工们的监督。”南川区金山镇文化站站长、“金佛山打闹”市级非遗传承人黄朝文说,古时候,地主家为监督长工干活,还得派上监工,时不时地要到田间地头进行监督。但因金佛山一带地属山区,土地分散,监工光靠嘴巴喊话,非常费力,长工也很难听得清。

  后来,这些监工就带上锣或鼓,要和长工们喊话时,先敲一通锣或打一通鼓,吸引长工们的注意力,就比以前省事得多。再后来,监工把曲牌、山歌、号子等民间说唱艺术融入其中,让长工们边劳边听,边逸边作,偶尔附和,形成一种独特的田间艺术。

  他们发现,在农忙季节,组织专门人员在群体劳动现场“说、唱、跳、打”,有利于消除疲倦,提高工作效率,并很受长工的欢迎。因此,“金佛山打闹”在南川逐步得到推广,并不断传承创新发展。

  黄朝文记得,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的计划经济时期,“金佛山打闹”在南川农村非常流行。那时候,南川区几乎村村社社都有打闹歌手。各个生产队的作业组纷纷组织能说会唱的“打闹”队伍,每逢薅草季节,各社互不相让,你方唱罢我登场,此起彼伏,交相呼应,蔚为壮观。当时,金佛山群众演唱打闹歌达到鼎盛时期,能唱打闹歌的有上千人。

  “金佛山打闹”主要有薅秧时的水闹和薅苞谷时的土闹两种,传统的打闹主要由两个打闹师傅(歌手)组成,一人击锣,一人击鼓,边打边唱,在薅草队伍面前来回走动自鼓自唱催促队伍、激励士气。两人以锣鼓间奏连接各种曲牌,在安排上有头有尾,有说有唱,有快有慢,富有变化。

  1956年,金山镇创作的“金佛山打闹”民歌剧《遍地开花朵朵红》,还获得了四川省的一等奖。

  但从上世纪80年代初土地下放到户后,家庭经营代替了过去的集体劳动,“金佛山打闹”失去了生存土壤。因此,“金佛山打闹”现已面临着失传的危机,全区会“金佛山打闹”的农民,基本上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

  生动反映了南川古代农业生产关系

  “‘金佛山打闹’生动反映了南川古代农业生产关系,堪称南川农业生产关系的‘活化石’!”南川区党史办与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刘先忠说,“‘金佛山打闹’的起源时间虽然难以考证,但对于研究南川历史文化特别是农耕文化具有重要价值”。

  他认为,“金佛山打闹”最独特、最有价值的地方是,它产生于田间劳动现场,是地主家与长工之间或劳动组织者与劳动者、劳动者与劳动者之间密切互动的产物,通过声音与曲调把分散于田间的劳动者链结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这在全国都是非常罕见的,有点类似于重庆的“川江号子”。

  在人们的印象中,地主家和长工的生产关系是剥削者与被剥削者的关系,就像“半夜鸡叫”一样,是严重对立的两面。而“金佛山打闹”却展示了其中温情的一面。

  他认为,“金佛山打闹”的起源或为秦汉巴人或唐宋獠人时期的“巫”文化,兴盛则可能是在南宋年间。蒙古军攻宋时期,隆化县(现南川)成为南平军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恰逢川西战乱,大地主、知识分子纷纷迁移到南川躲避。

  这一时期,川西大地主带来了资本,使南川由过去的南蛮之地,发展起了农耕经济,形成了较大经营规模的地主阶层,为“金佛山打闹”的兴起和发展提供了经济基础。与此同时,川西大批知识分子的迁入,也带来了知识和文化,譬如南川在此期间还始建“儒学”,这也就为“金佛山打闹”的兴起和发展提供了文化基础。这是南川历史上的第一次大融合、大发展。

  或因躲避战乱的原因,或因地主阶层是从外地迁来的原因,地主家与长工或佃农的关系也变成一种同舟共济的关系,从而在田间产生了“金佛山打闹”这一独特的民间艺术。

  自南宋以后,南川一直扮演着“川南第一屏障”的角色,“不当孔道,据形胜,平日无夫差邮递之繁,有事不为兵冲”。凡是在四川腹地发生大规模战乱,大家都先迁往南川,战乱继续恶化后,就以南川为跳板,继续迁往南方的贵州山区。由此带来各种文化在南川交融交汇,使“金佛山打闹”的艺术表现形式不断得到丰富发展。

  而“金佛山打闹”的兴起与发展,反过来也推进了南川经济与文化的发展。历史上,南川曾有“气候得寒燠之中,道路得险夷之中,户口得稀密之中,风俗得文野之中,财用得奢俭之中”等“五中”之誉,南川人“非穷极无聊不肯外迁,外人侨寓日久则咸称福地”。说明这里的经济文化长期处于较好发展水平,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

  在旅游大发展中迎来传承发展机遇

  经过长期的发展,“金佛山打闹”已经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艺术价值。

  在艺术内涵上,打闹歌曲特点以高腔为主兼用平腔,节奏明快,音调高昂,情绪强烈。打闹曲牌丰富,有紧号、慢号、花号、歇号、过山号、数板、山歌等,是对多种民间音乐的广泛吸收,渗入运用,自成体系。

  在内容上,“金佛山打闹”包罗万象,在早晨、上午、歇息、下午、太阳落山等时间,表演方式、说唱内容、引曲调各不相同,大多都是现编现唱,触景生情,见人唱人见事唱事。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金佛山打闹”大多幽默诙谐、逗人取乐,以歌唱爱情、尊老爱幼、邻里和睦为主,且有说有唱,有领有和,有快有慢,富有变化,为老百姓所喜闻乐见,非常接地气。

  比如《山歌》,用幽默语言表现书生与姑娘的心思,却又不点破相互的吸引。

  黄铜烟杆龙凤头,房圈帐子银色钩;

  花花枕头郎不睡,一摞诗书当枕头;

  对门对户一条街,黑来看到妹绣鞋;

  开窗见妹梳妆台,早晨看到妹洗脸。

  近年来,南川立足区位条件优越、生态环境优良、旅游资源优厚等“三优禀赋”,大做“精读一座山,深耕一座城,心居一片田,统筹一盘棋”这“四篇文章”,引进和发展了良瑜国际养生谷、“十二金钗”大观园等一大批旅游项目,推动了旅游业的快速发展,为“金佛山打闹”提供了传承创新发展的土壤。

  黄朝文建议,将“金佛山打闹”等具有地方特色的非遗项目与旅游项目结合起来,推动文化事业和旅游产业的互动发展。

  目前,“金佛山打闹”已编入金山等镇的小学音乐课,几近失传的“金佛山打闹”开始在青少年一代传承。

  南川已有113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近年来,南川区加大发掘整理非物质文化遗产力度,全面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和发展等工作,至今已有113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其中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达14个,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达99个。

  金佛山方竹笋获两项市级非遗项目

  今年7月初,重庆市第六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公布,南川区共有9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列入其中,其中,方竹笋就占了两项,它们分别是金佛山方竹笋宴制作工艺、金佛山方竹笋传统加工工艺。

  方竹笋是“金佛山五绝”之一,该山共有方竹近5亿株,面积达16万亩,是我国面积大、最集中的方竹原产地,已有900多年商品生产历史。

  金佛山方竹笋被誉为“笋中之王”,富含有氨基酸、蛋白质、维生素B1、B2、C、钙、铁、锌、硒、铜、锰、钾等,品质以鲜、香、嫩、脆而闻名,是南川最有代表性的美味之一。

  多年来,南川餐饮界人士不断研发方竹笋烹饪方式,可用方竹笋这一道主材,取其不同部位,配合不同辅料,烩、爆、炒、焖、炖,能做出近百道菜。

  2014年,金佛山方竹笋宴被中国烹饪协会评为了“中国名宴”。

  金佛山方竹笋集中在秋季采收,销售范围遍及全国各地。为保持方竹笋特有的鲜、香、嫩、脆,并便于贮藏运输,南川形成了特有的金佛山方竹笋传统加工工艺。其一般流程包括采摘、剥壳、蒸煮、保鲜(鲜笋)、晾干或烘干(干笋)、包装等工序,产品包括清水笋、鲜笋、笋干、盐泡笋、即食品等。

  清水笋一般采用简单的剥壳、蒸煮之后即予包装,保存了竹笋的原有风味,最具原生态特色。干笋则通过晾晒、烘干等工艺,食用时需用水发泡,便于长时间保存、远距离运输。盐泡笋就是用盐水泡菜缸浸泡3-5天,其味清香脆嫩,十分可口。

  石溪板凳龙舞

  南川石溪板凳龙舞表演形式灵活多样,内容丰富多彩,可一人玩、两人玩、三人玩,也可以数十上百人大规模的集体表演,主要动作有翻、腾、滚、跳、跃、跑等形式,同时配奏激昂欢快的锣鼓、音乐、歌曲,伴随南川其他民间艺术如莲箫、秧歌、狮子、腰鼓、龙灯、花船等共同演出。

  石溪板凳龙舞中的龙既不同于盘旋蜿蜒的彩龙,也不同于灯光烛火的龙灯。石溪板凳龙舞中龙上的四条腿象征四季平安,扎绑在板凳上的稻草、苞谷壳等象征五谷丰登。这些年来,石溪板凳龙舞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它成为村民们茶余饭后娱乐的项目,它成为学生们的课间操,它从农村院坝、田间地头走上了央视大舞台。

  石溪板凳龙舞在南川各镇街都广泛流行。2009年,石溪镇文化站将南川板凳龙表演成功申报为第二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从此命名为“石溪板凳龙舞”。

  (王静 向桂香 图片由南川区文旅委提供)

编辑: 葛琦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83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