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渝黔合作 高山村寨“石上生花”

八月十五日,航拍贵州桐梓县九坝镇山堡村。记者 崔力 摄

    “妹儿,这个鸡蛋好多钱一斤嘛?”“老板,你这个菜啷个卖的?”8月15日,在贵州桐梓县九坝镇山堡村,耳边四处回响着重庆话,仿佛走进了重庆村庄,热闹非凡。

    山堡村是一个海拔1300多米的小村子,这里青山绿水,凉风习习,目前住着近3万重庆避暑大军。他们与当地村民同吃、同住、同娱、同劳……构成了一幅“客主一家亲”的和谐画面。

    山堡村只是桐梓30多个乡村旅游点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围绕“重庆所需、桐梓所有”市场导向,该县全力促进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建设,发起成立“渝南黔北”区域旅游发展联盟,以乡村旅游为抓手推动全域旅游发展。

    一个个高山村寨,“走上旅游路、吃上旅游饭、发上旅游财”,让喀斯特地貌上的石灰岩“开”出多彩“文旅花”。

    “我们主客之间就像一家人”

    干净整洁的迎宾大道,温馨舒适的农家庭院,宽敞热闹的广场,清新宜人的空气……8月15日,重庆日报记者走进桐梓山堡村,与几年前看到的场景,已是天壤之别。

    “我家床位已住满,全是重庆客人,共有40多人。”当地村民、农家乐老板杨进乐呵呵地说,他家的客人七成是回头客,许多客人5月初就开始电话订房,6月底就上山,一直住到8月底才回家。

    杨进称,村民跟这些避暑客已处成“亲人”。他家的农家乐没请一个服务员,买菜、弄饭、做清洁……全都是游客主动上手,甚至地里庄稼有的游客都去打理。“我们主客之间就像一家人。连大伙的伙食费,我都直接给了一位游客,想吃什么、想买什么,客人自己做主。”他说。

    九坝镇副镇长张婧称,山堡村共有村民713户、3320人,其中开办乡村旅馆的就有459家,占一半以上,而目前在村里避暑的游客近3万人,85%以上是重庆客人,多数是回头客。“这些游客与村民相处十分融洽。”张婧说。

    独创“九五”工作法 促“客主一家亲”

    杨世辉,家住重庆大石坝,天原化工厂退休职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撸着袖子,在山堡村一家民宿做饭。

    “我已连续7年到这里避暑,今年亲戚朋友一共来了9人。”他称,他之所以是九坝的“铁粉”,除了这里良好的生态自然环境、实惠的价格外,更重要的是这里的软环境,这里的人热情好客,随便走进一个农家,主人都会给你端茶、端凳子,十分热情。同时,这里还是一个老友聚会、休闲娱乐、结交朋友的平台,很多人因为在这里避暑,结交了很多有共同爱好的朋友,甚至形成了广场舞圈、太极拳群、象棋圈等,回到重庆后也经常聚。

    张婧坦言,相比仙女山、黑山谷等同样可以避暑的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九坝在医疗、基础设施配套等方面,还存在差距。而他们用户“黏性”如此高,得益于独创的“九五”工作法——九大举措、五大组织保障。

    在举措上,实行评星定级、从业准入、规范管理、团体入保、食材配送、收费统一等。其中,在团体入保上,政府协调金融机构,专门针对“包吃包住”的中老年游客设计了一款保险,投保10元/人,保额就达20万元,极大解决了游客和经营户的后顾之忧。

    在组织保障上,他们创新设立5大组织:乡村旅游候鸟临时党支部,由游客党员组成,定期组织党员开展活动、接受教育、发挥作用;乡村旅游客主联合调解委员会,由一名镇班子成员、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乡村旅游候鸟临时党支部书记等组成,负责对乡村旅游矛盾纠纷调处的领导、组织和协调等;乡村旅游业主协会,由乡村旅馆业主组成,负责乡村旅馆评星定级的初始民主评定、乡村旅游的自治管理等;乡村旅游候鸟协会,由游客组成,负责对游客自身的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监督、自我教育和与镇、村及相关部门的沟通协调、问题处理等;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由乡村旅馆业主组成,负责“五个统一”的具体落实、宣传推介、活动组织、联合经营和卫生费收缴等。

    同时,定期开展“亮党员身份、做文明游客”活动、“客主一家亲、四海一家人”联谊汇演、主客共进“九龙”盛宴、法治与道德文明宣讲等,营造出了当地极具特色“客主一家亲”的软环境,成为吸引游客二次前往的制胜法宝。

    深化合作 打造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

    “渝黔两地,地缘相近、山水相连、人文相亲,深化渝黔合作大有可为、大有作为。”桐梓县文体旅游局局长李劲松称,桐梓距重庆约160公里,有黔渝铁路、210国道、兰海高速公路、黔渝快铁等交通大动脉,素有“川黔锁钥”“黔北门户”之称,在推动当地文旅高质量发展中,桐梓一贯重视重庆市场。

    尤其是继重庆市政府、贵州省政府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后,今年3月,两地又共同编制了《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协作共建渝南黔北沿边生态旅游度假带,包括建设沿边生态康养旅游合作先行区、共同夯实生态旅游绿色本底等。该方案还按“极点、沿线、沿边”的思路确定了先行示范区,桐梓正处在“沿线”范围。

    为此,该县围绕“重庆所需、桐梓所有”市场导向,纵深推进渝黔文旅合作,联动綦江、南川、万盛等,成立了“渝南黔北旅游合作联盟”,加强区域客源互送,优化产业布局,开展联盟合作宣传推介等。

    “不仅是九坝,目前重庆有多达20万游客在桐梓避暑,成为推动桐梓文旅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最大动力。”李劲松说,现桐梓已成功创建9个A级景区、32个乡村旅游点、4个漂流景区,拥有1822个乡村旅馆、8.14万张床位,被列入全国旅游城市避暑观测点,荣获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全国十强最美揽夏地等称号。接下来,他们将以全域旅游为抓手,为探索渝黔合作有效途径、打造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贡献力量。

    独创“九五”工作法 促“客主一家亲”

    杨世辉,家住重庆大石坝,天原化工厂退休职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撸着袖子,在山堡村一家民宿做饭。

    “我已连续7年到这里避暑,今年亲戚朋友一共来了9人。”他称,他之所以是九坝的“铁粉”,除了这里良好的生态自然环境、实惠的价格外,更重要的是这里的软环境,这里的人热情好客,随便走进一个农家,主人都会给你端茶、端凳子,十分热情。同时,这里还是一个老友聚会、休闲娱乐、结交朋友的平台,很多人因为在这里避暑,结交了很多有共同爱好的朋友,甚至形成了广场舞圈、太极拳群、象棋圈等,回到重庆后也经常聚。

    张婧坦言,相比仙女山、黑山谷等同样可以避暑的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九坝在医疗、基础设施配套等方面,还存在差距。而他们用户“黏性”如此高,得益于独创的“九五”工作法——九大举措、五大组织保障。

    在举措上,实行评星定级、从业准入、规范管理、团体入保、食材配送、收费统一等。其中,在团体入保上,政府协调金融机构,专门针对“包吃包住”的中老年游客设计了一款保险,投保10元/人,保额就达20万元,极大解决了游客和经营户的后顾之忧。

    在组织保障上,他们创新设立5大组织:乡村旅游候鸟临时党支部,由游客党员组成,定期组织党员开展活动、接受教育、发挥作用;乡村旅游客主联合调解委员会,由一名镇班子成员、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乡村旅游候鸟临时党支部书记等组成,负责对乡村旅游矛盾纠纷调处的领导、组织和协调等;乡村旅游业主协会,由乡村旅馆业主组成,负责乡村旅馆评星定级的初始民主评定、乡村旅游的自治管理等;乡村旅游候鸟协会,由游客组成,负责对游客自身的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监督、自我教育和与镇、村及相关部门的沟通协调、问题处理等;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由乡村旅馆业主组成,负责“五个统一”的具体落实、宣传推介、活动组织、联合经营和卫生费收缴等。

    同时,定期开展“亮党员身份、做文明游客”活动、“客主一家亲、四海一家人”联谊汇演、主客共进“九龙”盛宴、法治与道德文明宣讲等,营造出了当地极具特色“客主一家亲”的软环境,成为吸引游客二次前往的制胜法宝。

    深化合作 打造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

    “渝黔两地,地缘相近、山水相连、人文相亲,深化渝黔合作大有可为、大有作为。”桐梓县文体旅游局局长李劲松称,桐梓距重庆约160公里,有黔渝铁路、210国道、兰海高速公路、黔渝快铁等交通大动脉,素有“川黔锁钥”“黔北门户”之称,在推动当地文旅高质量发展中,桐梓一贯重视重庆市场。

    尤其是继重庆市政府、贵州省政府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后,今年3月,两地又共同编制了《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协作共建渝南黔北沿边生态旅游度假带,包括建设沿边生态康养旅游合作先行区、共同夯实生态旅游绿色本底等。该方案还按“极点、沿线、沿边”的思路确定了先行示范区,桐梓正处在“沿线”范围。

    为此,该县围绕“重庆所需、桐梓所有”市场导向,纵深推进渝黔文旅合作,联动綦江、南川、万盛等,成立了“渝南黔北旅游合作联盟”,加强区域客源互送,优化产业布局,开展联盟合作宣传推介等。

    “不仅是九坝,目前重庆有多达20万游客在桐梓避暑,成为推动桐梓文旅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最大动力。”李劲松说,现桐梓已成功创建9个A级景区、32个乡村旅游点、4个漂流景区,拥有1822个乡村旅馆、8.14万张床位,被列入全国旅游城市避暑观测点,荣获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全国十强最美揽夏地等称号。接下来,他们将以全域旅游为抓手,为探索渝黔合作有效途径、打造渝黔合作先行示范区贡献力量。(本报记者 韩毅)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4886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