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胡中华作品:雪落土墙村
2019年08月23日 10:48:28  来源: 新华网

 

诗人胡中华

 

    

    土墙村

 

    在重庆市,合川区,土场镇的西侧

    在桃花山的东面

    我的故乡——土墙村

    一个有土就有生命的地方

    那里,乳房一样

    突起的小地址

 

    满村的房屋都是篱笆,都是土墙

    每座院子都被篱笆围着,都被土墙围着

    桃红李白,被土墙围着

    猪、牛、羊、鸡,被土墙围着

    犁、锄、镰、篓

    被土墙围着

    一日三餐,红白喜事,酸甜苦辣

    被土墙围着

 

    葵花形的太阳

    用土墙色说土墙村,好像土天堂

    我们的土酒

    在乡宴中飘香,飞过的鸟群也会陶醉

    小桥用土墙色

    说拱起的虹,河水欢笑

    哗哗啦啦……歪斜的石板路

    用土墙色说行走,说来来往往的人

    灿烂的脸庞

 

    黎明,土墙村的旭日像个大橙子

    让土墙村金光四射

    上午,土墙村的锁口,来了一位外乡人

    她想偷听我的爱语

    侧耳时,听到的全都是

    谚语一样的狗吠

    下午,坐在土墙村新作坊土院子里的

    槐花,坐不住了

    开始用影子漫步,像母亲缓步的劳作

    而黄昏

    让土墙色,暗自惊喜

 

    在春天,你想在土墙村不开花

    土墙村决不同意

    在夏天,我不愿像蝉子一样唱歌真不行

    土墙村会抱怨我寂寞

    在秋天,嫂子的前胸更加突出

    土墙村明白

    因为那里胀满了月亮的乳汁

    在冬天,这里的雪会燃烧,人更明亮

    土墙村懂得什么是沸腾

    什么叫照耀

 

    我在土墙村诞生,必将在土墙村死亡

    花开初始

    叶落归根,我珍惜土墙色的命

    关于红牡丹

    黄玫瑰、蓝花楹、紫丁香……

    我将它们

    一一列为陪衬,就当我是土墙村里

    古老的土墙院

    站着土黄,倒下土黄,喜乐哀歌也呈土黄

 

    哦,土墙村

    不只是在重庆市,合川区,土场镇的西侧

    桃花山的东边,它还在

    陕西、山西、河北、河南

    还在思古、乡愁

    怀旧、团聚、离散、欢乐、疼痛

    我此时遇见了自己

    因了土墙村,因了情缘

    抬头凝视,每一座土墙院子的屋顶

    灵魂,闪闪发光

 

    月亮田

 

    我土场镇土墙村这样朴实的村庄

    竟然,有着

    这么多好看的月亮田

 

    清泉浇灌的月亮田

    没有门框和窗户,大大方方敞开的月亮田

    蓄满先辈汗水的月亮田

    只要有谜,就会有底的月亮田

    喜欢微风的月亮田

 

    桃花雨悄悄湿了梦沿的月亮田

    阳雀声唤起初绿的月亮田

    能够让爱情拔节、灌浆、扬花的月亮田

    青蛙摆放歌台的月亮田

    有人在问“为什么我生在这镜子里”的月亮田

    爱清澈到天蓝的月亮田

 

    张家的月亮田

    李家的月亮田,胡家的月亮田

    弯弯的,镰刀样的月亮田

    圆圆的,镜子样的月亮田

    扁扁的,蚌壳形的月亮田

    回忆中,碎过的月亮田

    拿出热爱完整如初的月亮田

 

    记住了身在学堂堡的月亮田

    把天空放在心里的月亮田

    翠鸟之声播撒,栽秧泡红在唇边的月亮田

    小河绕过不忘问候一声的月亮田

    美妙的月亮田

    一生一世牢牢记住的月亮田

 

    哦,我土场镇土墙村这样朴实的村庄

    竟然,有着

    这么多神奇的月亮田

 

    雪落土墙村

 

    雪落土墙村

    每座院子,变白

 

    多好哇!这么多玉树琼花

    这么多不恨雪的人

    这么多眼睛

    在看一尘不染的风景

 

    大地更加冷静

    忙碌够了的土墙村,不愿惊动雪

    也不抱怨

    雪遮掩了土墙色,手边的绿远去了

    但还留有心上的青

 

    在这农闲季节,有的乡亲在屋内喝酒

    为欢声笑语添柴加火

    有的在打麻将,在桌面,将天空

    小块、小块地搬来换去

 

    有的在想建新房子

    有的在想买新车子

    有的想到婚娶时,即便寒冬

    身体里

    好似安装了取暖器

 

    一位乡村诗人,蛰伏的诗歌虫子

    他闻到了

    冰雪化水的花香味

    暗自独语

    我不相信,梦像大雪

 

    雪还在落

    土墙村,还在白

 

    月光洒在晒坝上

 

    月光洒在晒坝上

    在田间地头收割回家的一把镰刀

    是谁,将它

    挂在这乡村的夜空

    把成熟的庄稼反复照耀

 

    月光洒在晒坝上

    带着麦子气味的乡民,在大黄葛树下纳凉

    那些关于二十四节气的话语

    被他们

    一箩筐一箩筐地倒出来

    有酒香,醉了传说

    有蛙声,不像失恋

 

    月光洒在晒坝上

    新房子,在侧边,听得更新

    萤火虫照亮狗吠

    老人似小孩,小孩有故事

    故事边

    贴着几朵丝瓜花

 

    月光洒在晒坝上

    夜都深了,晒坝还在晒什么呢?哦,晒回忆

    晒失眠,晒一群鹭鸶

    在不远处

    像站立的夜,长颈,微风,雪亮

 

    胡中华,70后,重庆合川人。群文工作者。作品散见于《诗刊》《红岩》《诗歌月刊》《诗选刊》《星星诗刊》《华西都市报》等50多种刊物。出版有诗集《遭遇春天的某个黑夜》。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陶玉莲]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4909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