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荣昌:“老产业”发出“新枝条” “老地方”站上“新区位”

国家级重庆(荣昌)生猪交易市场。新华网 刘磊 摄

荣昌安陶小镇安北陶艺村内,手艺人正在制陶。新华网 刘磊 摄

荣昌夏布小镇内,琳琅满目的夏布手工艺品。新华网 刘磊 摄

    新华网重庆8月23日电(刘磊)翻开地图,会发现重庆龙头寺火车站到成都东站308公里,荣昌高铁站到成都东站约185公里,一座位于渝西的城市——荣昌几乎处于0.618位置,定在“成渝经济走廊”黄金分割点上。

    原本这样的地理位置谈不上优越,然而随着《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的出台,这样的“老地方”却站上了“新区位”。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说:“我们要在重庆和成都‘两头吃饭’。”其中关键在于让“老产业”发出“新枝条”,走一条高质量发展的“荣昌道路”。

    “老产业”发出“新枝条”

    来荣昌参观的人,都表示荣昌几乎是一座“宝藏城市”,在以“一头猪”、“一匹布”、“一片陶”为首的传统产业发展上,有太多看点。

    以生猪为例,2015年,国家级重庆(荣昌)生猪交易市场正式上线运营。该市场采取“生猪活体线上交易+线下交收”的方式进行交易。它就像生猪行业的“淘宝网”,一改以往“猪贩子买入、卖出生猪”这一传统生猪交易模式,大幅缩减了生猪交易的中间环节,降低了交易成本。

    2019年初,国家级重庆(荣昌)生猪交易市场的累计交易额突破800亿元,日均生猪交易达到10万头,占全国生猪交易总量的11%,交易范围覆盖全国3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基本实现生猪“买全国、卖全国”。

    为延长生猪产业链,从去年起,荣昌先后引进重庆琪金食品集团、紫燕集团、广东温氏食品集团、辽宁禾丰牧业公司、四川天兆畜牧科技公司等一批重点项目,推动生猪全产业链一体化发展。

    事实上,做好“一头猪”文章只是荣昌传统产业“脱胎换骨”、发出“新枝条”的一个缩影。

    在“一片陶”上,荣昌至今已引进唯美集团、惠达卫浴、金意陶陶瓷集团、简一陶瓷有限公司、北京创导工业、日丰陶瓷、科亿陶瓷等一批高端陶瓷工业企业,成为全国高端陶瓷主产区之一。

    除此之外荣昌还大力发展工业陶、环保陶和陶文化旅游,推动“一片陶”产业“接二连三”发展。荣昌安陶小镇安北陶艺村里,刘吉芬和刘东叔侄俩手中泥土翻飞。通过开办陶艺坊出售陶艺品、开展陶艺教学,他们把泥巴“玩”成了每年300万元产值的产业。

    在“一匹布”上,2018年荣昌高新区利用闲置产房,先后引进无锡尚上、无锡洪德、无锡阿邦思、美博尔实业、重庆熙妮5个大型出口服装加工企业,发展起出口服装加工基地。

    今年5月,荣昌夏布小镇开街,成为“活化”非遗夏布、展现夏布全产业链条的重要平台。

    与此同时,根据荣昌夏布建立的中国麻纺业创意中心、信息发布中心、数据中心和电商平台,正推动夏布产品生活化、系列化。近两年来,荣昌夏布制品频频亮相中国国际时装周、澳洲时尚艺术展等国际舞台。

    “老地方”站上“新区位”

    “一匹布”、“一片陶”等产业做起来了,但是如何扩大市场却成为摆在荣昌面前的一道“考题”。

    过去,川渝地区基于重庆主城和成都市区强大的吸附能力和扎实的发展基础,核心城市背向发展,出现了“两头大、中间小”的“哑铃式”发展结构,也就是“中部塌陷”现象。而位处川渝交界处的荣昌,正好位于“中部塌陷区”。

    把“底子薄、基础差”的“老地方”变成新的区位优势,是荣昌突围的方向。

    为此,荣昌一直积极主动推动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

    2017年,荣昌区发起举行的渝西川东经济社会发展协作,共有13个市区县参会,共签订79项发展合作协议。2019年,荣昌主动与内江、泸州、永川等市、区联系,签署了《深化川渝合作推动内泸荣永协同发展战略合作协议》等3个协议。

    其中,内、泸、荣、永4地为打造内陆开放高地和国际物流枢纽、共筑成渝城市群,计划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培育特色优势产业、加强区域协同创新等方面展开深入合作。

    业内人士分析,这或将使得包括荣昌在内的“中部塌陷区”成为推动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重要的“桥梁纽带”。

    为进一步打开市场,荣昌还将建设荣昌国家货运机场提上议程。今年7月,荣昌国家货运机场选址通过专家预评估。

    接下来,荣昌还将与泸州、内江协同合作,利用泸州港口、自贸区优势,内江铁路运输方面优势,加上荣昌申报的货运机场,打造国际物流“金三角”,建设“空、铁、公、水”立体多式联运体系,与西部陆海新通道无缝对接,把物流通道变成物流园区,把物流交易变成物流经济,让“老地方”站上“新区位”。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13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