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木香花开 周书记走好!

妻子尹中翠回忆周康云生前点滴。上游新闻记者 李斌 摄

七里坪木香基地绿色盖满山头。 开州区委宣传部供图

周康云生前最后一次踏上木香基地的坡道两旁已开满花。

周康云(左)生前给村民们修接水管。

  ○8月8日中午,开州泉秀村党支部书记周康云倒在了为村民检修水管的路上

  ○“请党把最艰苦的工作、最危险的任务交给我,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敢闯……”

  ○关面乡党委书记郑斌这样评价:周康云同志身上饱含着厚重的“木香精神”!

  8月8日中午1点半左右,开州区关面乡泉秀村为上百人供水的主供水管水流变得非常细,村民谢开财巡查发现是天生桥旁崖上水管老化破了。

  乡泉秀村党支部书记周康云骑上摩托车前往检修。不幸的事发生了,周康云在经过天生桥上坡拐过弯时发生意外,坠入约20米深的崖沟,不幸身亡。

  周康云走了,但村民却无法忘却他们的“好书记”。“脾气好”“人好”“肯干”“踏实”……采访中,记者从村民口中逐渐还原出他们口中“周书记”的生前形象。

  关面乡党委书记郑斌这样评价周康云:泉秀村是中国木香第一村,周康云同志身上饱含着厚重的“木香精神”!

  周康云的四个“最后一次”

  面积约19平方公里的泉秀村,位于秦巴山区深处的刀岭与谷壑里。

  山顶遍地木香,顶上开着半米高的湛蓝色的花,凋谢之后像极了蒲公英。大片绿叶护着薄土,根上有一股子韧劲,能扎进80公分深的贫瘠土里。

  秋冬时节,药农采挖出一截拇指粗细的根茎,烘干当药材。剩下的根埋在地下,在冬去春来之时,又会破土而出。

  盖满绿色的木香基地里,再也看不到周康云的身影。和这里的木香一样,他已把自己的根永远埋进了地下,将一直守望着日新月异的泉秀村。

  8月23日一早,周康云最后走过木香基地,他留下的“遗愿”落到了周后清的肩上。

  最后一次冲在前头

  59岁的谢开财年轻时在广东打工,后来自己做水果生意,生意好时小挣了一笔。

  可是好景不长,前几年,生意越做越亏,以至于生计都成了问题,最后无奈回到了老家泉秀村。

  四年前,回到村里的谢开财,成了村里的贫困户。联系帮扶他的村干部正是村党支部书记周康云。

  当时,养猪有补贴、见效快,周康云发动他多养几头猪试试。一年之后,谢开财就摘掉“贫困帽”,并一直坚持养到了现在。

  一条约2公里的水管,将山里的水引到泉秀的居民点,为上百人的生活供水,谢开财的猪圈也要靠这水来冲洗。

  日晒雨淋的水管已经老化,谢开财时常带钳子和铁丝去检修。

  今年5月16日,谢开财的膝盖做了手术。检修水管的事情就被周康云包揽了。两三天要跑去检修一次,有时一天要跑两次。

  连日的暴雨停了,村边流淌的东河支流清江河,齐胸深的水还没退去。8月8日中午,谢开财冲猪圈时发现水很小,于是踉跄出门排查,发现几百米外的天生桥崖上水管裂开了。他赶紧给周康云打电话。谢开财说,之所以第一个想到他,是因为“他脾气好,人勤快,干事跑得快!”

  接到电话后,周康云赶回居民点的村办公室,拿了几圈检修要用的铁丝。此时,天又开始下雨。

  谢开财劝他:“落雨了,停了再去!”

  “这点雨怕么子(什么),把人化了哇?”周康云说,“等一下,100多人都要用水啷个整?”

  周康云喊两个村干部一起去。得到回应后,他转身骑上摩托车先走,并叮嘱谢开财多拿一把钳子去。

  上午没下雨,谢开财将衣服晾在二楼的阳台上。“衣服收了就拿钳子来。”谢开财回道。

  几分钟后,谢开财赶到水管破损点,却没见到周康云和他的红色摩托。谢开财和赶来的村干部一起,新买了铁丝,把水管修好了。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周康云已连车一同坠下20米深的悬崖……

  最后一次给妻带话

  前些年,考虑到两个儿子要结婚,周康云在城边买了一套房子。房子在白鹤街道马路边,离城里还有20公里远,花了不到10万块钱。妻子尹中翠说钱是借的,种了几年木香才攒够还清。

  8月5日,在家休整的尹中翠开玩笑说自己没工资不能再闲下去,喊着要上山给木香锄草。周康云犟不过她,骑车70公里顺路把她带到泉秀村居民点。本想再联系一辆上山的顺风车,打了一圈电话也没着落。

  无奈之下,他才决定骑车送妻子上山。送到山上的党参槽木香基地,周康云还是不放心,下车又走路把她送到临时住的窝棚里。

  他家的木香地离得远,周边的药农非常少,不像相距5公里的七里坪,人多偶尔能打个照面说上几句话。

  说起这些,尹中翠泪如雨下。

  两人分开时,她宽慰周康云说:“你自己忙,我一个人在上头呆惯了,不得怕!”

  夫妻俩感情深,时长互相挂念,平常再忙都要通电话说两句。

  “他最后打的电话我都没接到……”尹中翠哽咽着说。

  事发时,再过10天,就是周康云62岁生日。电话那头,再也不会有人接听。

  最后一次走访贫困户

  脱贫攻坚战打响之后,有道难题摆在泉秀村面前——如何让全村超过1/4的贫困人口实现稳定脱贫。

  几年来,泉秀村一直在努力斩穷根。目前村里53户贫困户中,仅剩周成柱一户未脱贫。不久前,75岁的周成柱胃穿孔,做了一个大手术。

  周成柱因病致贫,年龄大还丧失了劳动力,两个儿子赡养也有心无力。一段时间以来,他租房住在大进镇公路边坡上的矮土墙房里。

  墙上的“扶贫帮扶明白卡”为他规划出脱贫路径:发展蜂蜜养殖5桶,收益2000元;养老金有2640元……这些项目的落实时间都在今年。

  为了不让周成柱来回跑路,周康云上门收集材料,帮老人代办低保。8月6日,意外发生的两天前,周康云最后一次来到周成柱家,特意告诉他低保手续已经办好。

  当天,周康云在工作笔记本中记录下:因病才成为贫困户,医保解决834.91元,自付款378元……周康云在去世前,将兜底政策落实到村里最后一个贫困户头上。

  “他过节也来看我,去年中秋还给我塞了300块钱。”周成柱说,周康云一年下来要看他几次,“他对我好,真没得说!”

  周康云出殡的前一天,75岁的周成柱顾不上自己的病,赶了30多公里路去送他最后一程。

  在周康云的办公桌上,留下了4本半工作笔记本,从2014年6月一直记到2019年8月:有学习笔记,有工作安排,有工作总结……

  记者仔细翻阅发现,除日常工作记录外,在后3本笔记本里,每本开头或结尾,抑或是在页码中间,都会有一两页全村贫困户的统计明细。周康云就是用这些方式,把村里的脱贫大事装在心里。

  最后一次脱下破洞胶鞋

  周康云家位于白鹤街道的新房子,离泉秀村有70公里。他工作日忙顾不上骑车回家,晚上就在村里的落脚点歇一歇。这个落脚点是一间村校闲置房,大概20平方米的样子。靠里墙横摆了一张床,床头是张旧书桌,角落里是锅碗瓢盆。

  一双“千疮百孔”的帆布胶鞋,静静地立靠在门下,鞋面上被磨出六七个破洞,鞋底有一层已干的黄泥。这是周康云进出木香基地常穿的一双鞋。

  走在脱贫路上,周康云磨破了不少鞋,但凡能穿就不会丢。修路搭桥、筑渠引水、架杆拉线,走村入户、抓木香产业都有他的身影。最后留下的这一双胶鞋,再也不会粘上新泥、磨出新洞。

  “哪里有事情,一喊他就去!”谢开财说,村民有事自己摆不平,都爱叫他去搭把手。

  “这个人做事,那真是没得说的。”村里70岁的周仲学,患有肺气肿。有一天晚上,他病情加重无人照应,呻吟着呼喊邻居的名字。邻居对他的呼救不知所措,第一时间通知了周康云。那天晚上,周康云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守了老人一夜,直到家属赶来。

  为啥遇事都是他冲在前头?驻村队员杨世奇曾问过这个问题,周康云的回答是:“我不干哪个干!”

  和周康云相处3个多月,杨世奇打心眼里佩服他的为人:“才来村里人生地不熟,走夜路他让我注意高头有落石,很贴心!”

  “走的时候,穿的衬衣旧得不像样子。”尹中翠说,“按风俗把新的全烧给他了,希望他去那边不忙,穿得像样点!”

   1 2 3 下一页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48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