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木香花开 周书记走好!

  周康云的木香“生意经”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泉秀村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其中最值得一提的,还是村里的经济支柱——木香产业。尤其是2017年之后,泉秀村的“木香饭”越吃越香。

  2017年4月,村民以土地入股、现金入股、身份入股的方式,组建木香种植专业合作抱团发展,避免药商压价收购。

  然而,当初成立合作社时,不少药农都误以为要没收手里的木香地。周康云和村干部急得晚上摸进基地窝棚挨家挨户做工作,前后持续了1个多月。

  合作社直接收购木香,省去中间商赚差价的环节,让药农吃了定心丸。“价格比市场收购价高出1元/斤左右。”村民彭宗贵家种了200多亩,去年价格高时卖到9.2元每斤,老两口一年就挣了13万多元。

  彭宗贵的“木香路”只是木香人的一个缩影。村里一个贫困户,家里有4个孩子,因学致贫。50亩木香地让一家人全年多了5万元收入。

  合作社理事长谢国友告诉记者,村集体经济和关面乡83个贫困户,均根据财政扶贫配股资金的6%固定分红。83个贫困户中,有28户为本村贫困户,其余为关面乡其他村贫困户。

  如果合作社运营好,利润中的60%将用来进行二次分红,全部分给83个贫困户和合作社种植木香的会员。“合作社亏了,这笔钱也要分到位。”谢国友说,泉秀村也由此告别“空壳村”。

  去年,全村又高质量通过国家第三方评估验收。到现在,泉秀木香种植面积达到2.8万亩,是名副其实的“中国木香第一村”。

  2018年,全村销出900吨木香,一共卖了900多万元。数据上来算,泉秀村807名村民人均收入超过1万元。

  周康云生前和村干部商量,在木香基地建一个加工厂,提高木香的附加值。现在,加工厂的事情已在推进中。

  遗憾的是,正待收获的木香基地里再也看不到“周书记”的忙碌身影;可又幸运的是,泉秀村有这样一个“周书记”。

  周康云的“木香精神”

  采访中,记者从村民口中,逐渐还原出他们口中“周书记”的生前形象:“脾气好”“人好”“肯干”“踏实”……

  关面乡党委书记郑斌这样评价周康云:泉秀村是中国木香第一村,周康云同志身上饱含着厚重的“木香精神”!

  关键词:坚韧顽强

  “木香生长在2000多米海拔的高山之巅,不畏严寒,有着坚韧顽强的生存智慧。”——郑斌

  泉秀村世代被阻隔在秦巴山里。记者深入泉秀村采访时,从开州区政府至泉秀村居民点,导航显示92公里,开车实际用时两个半小时。一路上缓坡向上爬,穿过多个乡镇。离泉秀越近,公路边的河沟越深。如果要到山顶的七里坪木香基地,还要开车再向上爬50分钟山路。在进七里坪之前,远眺可见山下到山上的13公里路,像一条细细的银线散落在青山一侧。这条路修得艰苦,村里人刻骨铭心。

  漫山遍野的木香蛮生野长,绿叶戴满一个个山头。木香不仅治病救人,还可“治”石漠化。它的根有韧劲,可扎进80公分下的硬土层,是水土流失的克星之一。上世纪50年代,泉秀村前辈带30斤种子进山,蛮生野长多年才成规模。

  当时,进出木香基地只有两条“毛路”,是祖辈刀砍脚踩走出来的,最宽的地方还不到40公分。采挖的木香烘干后,只有靠人工肩挑背扛走“毛路”出山。直到修公路的方案定下来,进山管护木香的人才多起来。

  2000年左右,40岁出头的周康云第一次组织村民向大山发起挑战。“海拔低的石头没风化,硬得多。”周后清说着直摇头。当时的泉秀村很贫穷,为尽可能节省炸药,开山碎石靠大锤钢钎,刨土靠锄头。从天生桥到煤炭槽,一年半才修了两公里半,实在修不动了才从长计议。

  “那时修路真的苦,现在的年轻人想都不敢想。”村民周本权说,“那硬是靠力气修的。”当地山高路陡,遇暴雨容易涨水、滑坡,公路经常突发断塌或堆砌泥石。周康云一次又一次带头修整。

  修路被搁置后,周康云不肯退缩。“天路”再远也要修上去!他告诉村民,修路再苦也只苦这一代。

  2004年第二轮修路开始勘线。勘线的工程队来了,要村里保障补给。勘线的背着工具劈山开路测量,周康云背着补给走新开的“毛路”跟上,一同向前推进。往返跑了一个多月,勘线工作才告一段落。

  最近三年,有7.6公里陆续被硬化,已经硬化到山上的党参槽。

  关键词:奉献品质

  “木香全身都是宝,有着坚持奉献的做人品质。”——郑斌

  满山遍野的木香,采挖一次后,过两三年又可采挖二轮。木香的根扎得深,药农采挖粗根茎当药,深埋地下一截又会生长,不需要施肥浇灌。

  周康云1976年3月参军入伍,1978年9月入党。两个战友回忆了他5年军旅生涯的点滴,给出一个总结:做好事成了他的习惯。

  记者找到周康云在部队时的入党申请书。一页半的申请书感人至深:“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坚决完成党交给我的一切任务……请党把最艰苦的工作、最危险的任务交给我,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敢闯……”

  周康云是这样写的,也是这样做的。在部队期间,他从战士干到班长,获连嘉奖四次。

  在训练场上,新兵周康云总是起早贪黑,不怕苦不怕累,战术要领严格按教官的要求做到位,不达要求誓不罢休,很快他就成为新战士中的佼佼者。“康云懂事多,非常勤快。”侯陆元一边说一边哭,“他是7个关面战士中,最早入党的一个。”

  1981年,5年的军旅生涯结束后,周康云回到生养他的中花村。他先在村里当了民兵连长,1982年被选为村主任,后又被任命为党支部书记。

  2004年10月,中花村与泉秀村合并。此后,周康云一直任泉秀村党支部书记。算下来,周康云当村干部37年。

  脱贫攻坚开始后,他忙得团团转,只有周末才抽空陪妻子上木香地干活。妻子尹中翠告诉记者,周康云原打算60岁退休,但一直没退下来。她每次提及此事时,周康云回答几乎如出一辙:“那是党委、政府给我的任务,相信我才让我干,只有努力干。”

  关键词:正气顺气

  “木香的功效正气顺气,有着正风顺气的生活态度。”——郑斌

  8月23日下午,回忆起丈夫的点滴,尹中翠多次重复“他这个人踏实得很”。每一段话音落下,她眼里又噙满泪花。

  她回忆起一桩几乎村里人都只晓的往事:村里修路因占地问题做工作时,有人扬言要动粗收拾他,可他还三番五次上门去做工作、想法子。

  “热脸贴冷屁股的事他干了太多。”尹中翠曾忧心地叮嘱他:“你当过兵的,还怕么?别个要打你,你要打回去!”“你啥子立场!”周康云一脸严厉又温和起来,“打了解决不到问题,不能打!”修路遇到的这块“硬骨头”,硬是被周康云啃下。

  今年夏天,一场大风刮过泉秀村,有一个村民家的包谷被风刮倒受灾。村民找到他,非要他去向政府要钱来补贴损失。

  “他都不还口!”尹中翠说,“他脾气好到这么‘窝囊’,在村里是出了名的。”

  (记者 郭发祥)

   上一页 1 2 3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48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