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诗橙故里
2019年09月02日 17:01:34  来源: 新华网

 

作家阿兮在奉节

 

  年少时,每天晨练,喜欢一个人走在薄雾弥漫的田野里,呼吸着有些类似竹叶青初泡那股青草芳香;或者到向阳街附近春敞坝果园里读书,四五月份,橘子花开,空气中浮动着阵阵冷香,约带点儿苦味,仿佛《橘颂》中滚落的一行行诗句,又像是多年以后回忆中家乡的气息。在这样的氛围里浸泡了十多个春天过后,不免沉迷其中,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乡愁里其中一缕原始的味道?大概人类对家乡的种种依恋,都源于童年视觉、听觉以及味觉的编码吧。

 

  记忆中的童年是难得吃一回水果的,不仅因为那时节是计划经济时代,而且,据我所知,卖水果可是投机倒把行为,说不定就会被割下“资本主义尾巴”。幸好离家几百米广柑园里就有青黄的“树头鲜”,虽说没完全熟透,还有些微酸,但诸果实中我最好这口,当然聊胜于无了。

 

  后来父亲跑长途运输,有一次从奉节带回两筐脐橙。这鲜果橙红圆滑,比“树头鲜”大了一半,有的还带一两片绿叶,瓤嫩筋细,香甜多汁,到嘴有一种柔和清新的味道,一家人算得上享受了近一月,在我儿时记忆里也是一件大事。

 

  多年以后,我在一个报社做新闻编辑,认识了来自奉节的农业管理人员尚先生。从他口中知道,奉节柑橘栽培始于汉代,杜甫寓居夔州时管理过橘园并写下了“园甘长成时,三寸如黄金”,就是传承了两千年历史的经典记忆。奉节脐橙的由来,却是本地橘与华盛顿脐橙嫁接,选出了编号为“72-1”的脐橙母树,获全国新良种第一。加上种植地拥有三峡河谷长日照,接近积雪线下的斜坡逆温层,中等空气相对湿度,以及富含钾硒元素的土地等生态优势,奉节脐橙就以其“果形端正、颜色橙红”的形态和“酸甜适度、脆嫩化渣”的风味,先后获得中国国际农业博览会金牌和“中国橙都”称号。那一次我有幸得到了一箱据称是72-1母树的脐橙,品尝后只感觉清甜的汁水缠绕着舌尖,仿佛瞬间唤醒了所有的味蕾。

 

  对于一个资深的吃货来说,美食无疑是有相当大的吸引力。但套用一句流行语来说:“生活不止眼前的美食,还有诗和远方。”

 

  年少时,一直在追寻诗和远方。总以为,南方人血脉里都有一条长江的支流,经过千万年的传承和历代骚人的吟诵,成为了诗词的原生地。年青时,听到很多白帝城的传说,特别是有人提到海外华人和一些日本人拜谒“诗城”时都虔诚无比,很多人会一路吟唱古诗,甚至会觉得在此找到了一个心灵上的归宿,顿时心生向往。只感觉,白帝城在李白的韵里,瞿塘峡在杜甫的律中,倘若哪一天能登临感怀,也不忹为诗国后人。

 

  二十岁时曾乘船经过白帝城与瞿塘峡,那城与峡都只是游轮前方的风景,并没有近距离欣赏。而这一次却是专门来追寻先辈们的足迹的。

 

  今年谷雨过后,有幸参加了“归来三峡”采风活动。车到奉节,空气中就飘荡着阵阵花香,跟当年我还是小孩子时藏进记忆中的橘子花香一样清冷而透明,还恋恋不散,让往事历历在目。心头不免有所触动,这就是诗吧。

 

  白帝城在瞿塘峡口长江北岸的白帝山上,历代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苏轼、黄庭坚、范成大、陆游等都曾登临“诗城”。“朝辞白帝彩云间”更是脍炙人口,家喻户晓。走过一道风雨廊桥,就来到白帝城入口。妇孺皆知的白帝城,还是因为刘备夷陵战败后,退回白帝城,永安托孤,叫来了军师诸葛亮,把扶不起的阿斗刘禅,托付给他。城门口有诸葛亮巨幅石雕,羽扇纶巾,雄姿英发。雕像后大理石上镌刻的前后出师表,却是孔明表明心迹的文章,所谓尽人事,待天命。

 

  一行人沿着白帝城周围转了一圈,近可看下面奔流的江水,也能远眺连绵的群山。导游是个活泼的土家族妹儿,登山的时候,她唱起了刘禹锡任夔州刺史时仿效当地民谣创作的竹枝词,歌声悠扬,在遮天蔽日的树荫里溅起一圈圈涟漪,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竹枝词之遗音,保存在三峡的土家族啰儿调?来到夔门观景台,同行的老诗人周笃文也即兴用古调吟诵起杜甫的《登高》,所谓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还对搀扶着他的漆园子说,吟诵是展现诗心、点燃诗情、表达诗美与感动读者的重要手段,吟诵也使诗词自然地符合格律。

 

  走在上山的青石路上,我想,这条路不知曾经留下过先辈们多少足迹。仗剑走天涯的谪仙人,郁郁不得志的杜少陵,吟啸且徐行的苏东坡……可那坚硬的石板上,肉眼又怎能辨别呢?况且,经历了千年的风雨,留下的踪迹就更加靠不住了。站在观星亭上俯瞰山下,东边是夔门,西边是诸葛亮创设的可挡十万精兵的八阵图,只是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画面早已不复存在,“旱八阵”还在白帝城边,而未卜先知的卧龙先生并未预测到,“水八阵”早在三峡蓄水之时就沉寂于水底60米了。据当地人讲,在奉节城池的东南方,从卧龙山方向,朝长江的江心伸出一道宽600余米,长达1500余米的狭长碛坝,兼有一条支流穿坝而过,形成了一道阻拦东进之军的天然屏障,这就是传说军阵之神当年摆下“水八阵”的地方。

 

  少陵野老说,“英雄割据虽已矣,文采风流今尚存”。无论是西汉末年割据蜀地的公孙述所建的子阳城,还是诸葛亮攻城略地占据的白帝城,连同刘备、孙权和曹操三分天下的岁月都已远去,如今,只有唐诗宋词还遗留在白帝城内,吟诵在天地间,回荡在炎黄子孙的心中。

 

  阿兮,曾在媒体工作20年,现为自由写作人。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陶玉莲]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4951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