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我亲历了家乡电力扶贫
2019年09月03日 18:07 来源: 国网重庆市电力公司

    我是重庆市石柱县中益乡扶贫工作站的成员谭斌,也是一名土生土长的中益乡人。我亲身经历了家乡的扶贫攻坚工作,感到十分自豪。

    家乡落后,孩子五六岁就要帮忙烤烟,

    打米机要等村里灯都关了才能运作

    大家可能会问,以前中益乡落后到什么程度?说实话,那时我们都不知道什么叫“落后”。中益乡80%都是高山,而且山大人稀,居住地非常分散。

    孩子从五六岁开始,就要帮助大人上山背烟叶回家,回到家里,他们还要帮忙烤烟叶。烟叶烤得不好,意味着家里这一年的收入泡汤了。饭菜吃不上,上学的上不了,要治病的也治不成。

暴雨后,谭斌带队渡河前往抢险现场

    那时,看电视的时候,画面会不断闪烁。到了晚上,电灯和煤油灯的亮度差不多,即便是开着电灯,也和摸黑没有太大区别。

    到了深夜,家家户户都关了灯,我的噩梦也随之而来。

    因为这时,全村人都要排队来我家打米。只有在全村电灯都关上的时候,我家的电动打米机才能勉强运作起来,深夜打米机发出的轰鸣声特别刺耳……

    没有可靠的电力,生产发展不了,生活就没有盼头。年轻人都离开了家乡,留下一村又一村的空巢老人和小孩。要脱贫,谈何容易?

谭斌(左一)和同事检查院坝安装的拉线

    我在这样的环境下,一直念到了高中毕业。在报考大学时,我选择了农业,因为我确实不知道别的专业学出来是干什么用的。

    回到家乡电力扶贫工作站工作,

    艰苦架设7根电杆,只为服务好7户人家

    让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2010年,我成为了一名国家电网员工。后来,我分配到中益乡电力扶贫工作站。就这样,我见证了中益乡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扶贫工作站,每一天都有一水缸的故事。我为什么不说一箩筐呢?因为工作站的同事打趣说,我们的扶贫故事是用汗水和泪水讲出来的。

谭斌(右一)主动上门为贫困户讲解用电政策

    那年,我们致力于解决高山地区群众用电困难的问题。

    当时,在华溪村偏岩坝台区需要架设7根电杆。7根电杆在城区,只需三五个人、半天时间就可以轻松完成。而在偏岩坝台区,就成了一项艰苦卓绝的工程:

    我们要在陡峭的山脊上架设电杆,唯一依靠的工具是一台柴油机和一副绞磨,只能像蚂蚁搬家一样,历时两个多月才挪到了客户家门口。而这7根电杆,只为7户人家供电。

谭斌(左一)组织召开现场抢修班前会

    刚回乡的那些日子,很多亲戚朋友半调侃半认真地说:“谭斌,你要带领我们脱贫致富哦!”一开始我还不好意思,慢慢地我才感觉到,国家电网助力扶贫攻坚确实是真金白银、真刀真枪、真心实意。

    和村民搭伙吃饭,付钱需要“斗智斗勇”;

    深夜抢修,村民们送光、送土豆

    随着扶贫工作的深入,我们和人民群众的感情越来越密切。

    山路总是特别不好走。很多地方一下雨,车就会陷入泥中。我们常常步行寻找路障点,一走就是四五个小时。干粮放在身上,还没吃就馊了。

    我们有时会提出来在村民家搭伙做饭,村民们也很热情,但是到了付钱这个环节的时候就得斗智斗勇了。

    他们往往不肯收我们的钱。我们只能趁他们不注意,悄悄把钱放在碗底后拔腿就跑。

    要是被看见,他们追着几座山也要把钱塞回来,还气鼓鼓地说:“要是你给了饭钱,以后就不准再踏进我家的门,连水都不给你喝。”

谭斌和同事检查下户线和电表

    我记得那年十一月的一天夜里,我们拿着手电筒正处理故障。慢慢地,手电筒的电耗光了,现场照明无法满足工作条件。

    我全身的汗水在夜晚变得冰凉,冻得直发抖。但工作不能停呀。如果不尽快处理好,线路那边的同事就会和我们一样整夜驻守在原始森林中,受冻、挨饿。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出现了一团光。原来是附近的村民来帮助我们,他们默默地在警戒线外面陪伴了我们很久很久。

    一位腿脚不便的老人家从很远的家里拿来土豆。她说:“天气太冷,做好饭端来就凉了,只有这样才能让几个娃吃上热饭。”

    透过火光,我看到同事们流泪了。那一顿烤土豆,成了我们这一辈子都要去回忆的美食。

谭斌(左一)和同事给村民讲解安全用电知识

    如果说那是回报的话,我觉得受之有愧。我觉得那更像是村民们的期待和托付。还有那么多困难,群众需要我们的帮助,还有那么多我们做出的承诺需要兑现。再苦再难,我们也要去完成。

    今天,当我们走在中益乡的山路上,很远就会有人认出我们,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会向我们打招呼,因为他们都认识我们头顶的安全帽——国家电网。

编辑: 欧阳虹云
精彩视频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81124956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