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69年初心不变 大阳沟派出所传承“警魂”

  李壮苗

   老警陈定源

  群众来大阳沟派出所寻求民警帮助

  李壮苗调解纠纷

  陈定源给群众倒水

  大阳沟派出所 69年初心不变

  我注意到了他们的眼睛,流露出来的分明是一家人才有的亲情与温馨。老年人像是在夸奖自己的儿女,年轻人像是在赞许自己的兄弟。

  ——黄济人

  成立于1950年的渝中区大阳沟派出所是新中国第一批公安派出所。该所地处渝中区解放碑中央商务区的核心区域,辖区面积1.12平方公里,共9个社区。辖区常住人口52025人,暂住人口35742人,大型商场、金融网点及店堂门市10000余家,酒店场所180家,外国驻渝领事馆10家,辖区日均人流量超过30万人次。

  自1953年被市政府授予“爱民模范派出所”称号以来,大阳沟派出所先后荣获国务院授予的“人民满意派出所”荣誉称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公安部“全国模范公安派出所”、“全国优秀公安基层单位”等210多项荣誉,荣立公安部集体一等功,成为重庆市乃至全国公安派出所一面不倒的旗帜。

  大阳沟派出所是如何做到将如此庞大、复杂的辖区管理得井井有条的?近日,记者采访到数位大阳沟民警,民警们的工作经历覆盖了大阳沟派出所成立至今的69年,也见证了大阳沟派出所“一心为民”精神代代传承的69年。

  手抄百科全书

  老民警陈定源,今年81岁,1998年退休,在大阳沟派出所干了38年。入职时,正是大阳沟派出所成立没多久的时候。

  “宁肯自己麻烦千遍,不让群众一事不便。”这句贴在派出所墙头的口号,就是陈定源最初提出来的。这句话,在他38年的从警生涯中始终践行,也在其他民警们心中生根、发芽、开花。

  陈定源曾提出24小时昼夜办公为民服务的理念,改掉过去居民办理户籍“下班不办、休息不办、学习不办、夜间不办、当段民警不在不办”的陈规旧习。

  事情做到这一步,应该说是尽心竭力了。可是陈定源并不满足,他想到群众来办事时经常会提到一些问题,诸如粮店在哪里?某家旅馆的电话号码是多少?火车、轮船的售票时间、价格、车次及航班等等。有的问题他回答得出来,大部分问题他也并不清楚。于是,他跑车站跑码头,再抱来厚厚的电话簿,整理出一份衣食住行的“百科全书”,整整齐齐地抄在纸上、贴在墙头。

  一位大阳沟民警告诉记者,陈定源可以说是大阳沟派出所所有民警的缩影。在他们老一辈民警的影响下,将心比心为民服务的精神一直影响着大阳沟派出所的所有人。69年来,大阳沟派出所辖区从平房小院发展到高楼林立,居民之间的矛盾纠纷也更加纷繁复杂;69年来,相继更迭了20余任所长、一茬又一茬地迎来了800余位民警,但大阳沟派出所的优良作风和爱民传统却始终没有改变。

  两张大字报

  陈定源回忆,50年代,刚刚解放不久,为了尽快了解群众、听取意见,方便及时地为群众排忧解难,派出所就做了爱民箱,分别挂在各个地段上。由于当时很多群众不识字,只好把群众的门牌号写在特制的小竹片上,并挨家挨户发放。民警告诉群众,有意见、有困难就把竹片投入爱民箱内。民警承诺,8小时内上门听取意见,解决问题。

  有一天,保安路223号的住户林宜先和邻居产生纠纷,需要民警调解,便把小竹片投进爱民箱,之后林宜先一直在家等待。然而8小时过去,还没有看到民警的影子。林宜先气坏了,就写了一张大字报,非常气愤地说:“你们做不到的事,就不要乱承诺,光挑好听的讲。”贴在派出所的门口。

  当段徐警官刚办完事回到所里,一见到大字报,水没喝饭没吃,立即打开爱民箱,取出小竹片赶到林家。徐警官没解释迟到的原因,首先诚恳地向林宜先道歉,接着为他办理要办的事情、调解和邻居的纠纷。

  后来,林宜先在其他人那里得知,当天徐警官没按时到他家,是因为正在处理一个案件,脱不开身。林宜先对那天写大字报感到愧疚,于是他又写下第二张大字报,同样贴在派出所门口:“爱民箱来开红花,孝惠同志实堪夸;接受意见多诚恳,表示态度来我家;言说今后更努力,要与群众成一家;我段有他来领导,人民心中乐无涯。”

  两张大字报,前后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陈定源回忆起来非常骄傲。

  抢车位风波

  李壮苗9月下旬就满60岁,即将退休。算下来,他入警已快30年了。多年来,李壮苗坚持“纠纷必调解,矛盾不出所”,每年调解纠纷多达200余起,成功率达99%,被群众称为金牌调解员。一些疑难纠纷,往往是他出马搞定。

  今年上半年,解放碑某地下车库发生一起纠纷。市民王军(化名)本来看上了一个车位,但由于车技不够熟练,倒了半天没倒进去。这时,李浩(化名)驾车经过,看见有一个空车位,一打方向盘就开进去了。李浩停的位子,正是王军“瞄准”了半天的车位。见此状况,王军当然不乐意,直接把车一横,停在李浩车子前面,把李浩的车堵在车位里。

  李浩上前交涉,两人矛盾升级,李浩出手,和王军互殴。互殴中,王军处于劣势。随后民警赶到现场,制止了两人。接下来,民警却遇到了难题:“王军其实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身上被打出一些淤青。但是他觉得自己占理,索要8000块的赔偿。这相对于他所受的伤,确实太高了。但是他,还有一些群众,都觉得这车位被抢了,人还被打了,对方就该赔这么多。”调解一度陷入僵局。

  最后,还是李壮苗出马,找到王军。先让王军冷静一下,然后李壮苗告诉他,虽然李浩抢占车位这个行为“不地道”,但不违法。而王军堵住李浩的车,就构成“寻衅滋事”。李壮苗说:“不是说你一开始不占理,但你占理不应该乱来啊。当时你要是找车库管理单位,甚至找我们,你就是对的。可你这样蛮干,就把自己占着的理给干没了。”

  最后,口服心服的王军将索赔金额降至3000元,双方达成和解。李壮苗说:“其实很多矛盾,第一时间当事人之间都可以化解的,只要双方都能冷静处事、换位思考。很多人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事情,就容易把矛盾激化。”

  李壮苗调解工作室

  李壮苗告诉记者:“很多矛盾纠纷并不是那么棱角分明、对错清晰。所以民警在调解纠纷的时候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法,不能凭感情看问题,这样会看得似是而非。”

  数十年来,李壮苗在岗位上潜心“修炼”调解能力,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李壮苗调解工作法。

  首先要及时沟通,避免小矛盾变大纠葛。在最开始处警时,就要积极主动沟通当事双方,缓解当事人情绪,防止事态进一步发展。

  哪里有调解,哪里就会有妥协。在调解过程中,有时候会碰到一些胡搅蛮缠或者要求过高的案件当事人,那就可以绕个弯,直接与其亲朋好友或者单位领导同事沟通,通过他们再来说服当事人,力促矛盾得到化解。

  同时还要对症下药。针对不同类型的案件,要采用不同的调解方法。

  2017年,大阳沟派出所成立“李壮苗调解工作室”,并组建大阳沟调解团队,利用渝中分局推出的导师制,在每个值班组中选取一名调解员,拜师李壮苗,专门调解纠纷。

  遇到棘手的矛盾,李壮苗就带着各组的调解员一起商讨办法,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用李壮苗的话,人多总能想出好的调解办法。在李壮苗的带领下,调解员们现在都能独当一面,甚至有的也当起了师傅。几年来,一茬一茬的民警虽有变化,但是李壮苗调解工作室成为铁打的营盘。

  说起即将退休的情况,李壮苗淡定地说:“我很放心他们,大家本来都是能力很强的民警,我把经验分享给他们,也和他们一起共同学习、进步,我相信他们。”

  微信警务室

  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这是以往派出所片警的真实写照。时过境迁,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大阳沟派出所民警也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改变了传统的思想观念和工作方式,给工作注入前所未有的活力。

  派出所社区微信警务室便应运而生。点击进入公园路社区微信警务室,会发现群里挤满数百个微信号,有各楼层居民、企事业单位负责人、社区干部、小区楼栋长、物管工作人员、保安、媒体记者,还有卖菜的、理发的、面馆老板、快递哥……

  群主就是公园路社区全功能警务室的马永鹏。他将辖区居民、社区居委会、企事业单位紧密联系起来,让社区居民只需轻点手机就能随时提出需求。微信警务室开通以来,社区居民都说,派出所就像开在家门口一样方便,大家越来越熟。

  “小马哥,隔壁有一对婆媳吵得很凶,还摔了东西。”“我马上过来。”一天,一条信息从微信警务室对话框跳出来,马永鹏二话没说直奔现场。原来是辖区一对婆媳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产生分歧,继而引发争吵。马永鹏就将调解会开到微信警务室上,并号召大家积极参与,在众人的建议下,最后圆满解决婆媳矛盾。

  2016年7月,辖区居民放在露天的摩托车接二连三被盗,马永鹏第一时间通过微信群发布作案嫌疑人视频监控截图,并提醒居民防范。不久,雅兰电子城销售人员小王在店里发现作案嫌疑人后,立即在微信群里报告。马永鹏当即调度电子城安保人员迅速将嫌疑人抓获,顺藤摸瓜,捣毁这个流窜作案数十起的犯罪团伙。

  据了解,去年公园路社区微信警务室共发布警务服务信息120条,收集各类治安信息1万多条,协助抓获犯罪嫌疑人30多名、网上逃犯10余名,排查整治安全隐患20余处,救助群众1000余人次。社区发案率持续下降,群众安全感、满意度逐年上升。

  后记

  大阳沟派出所69年坚持为群众排忧解难,被群众誉为身边的“南京路上好八连”。公安部特邀监督员、重庆籍著名作家黄济人在《警魂:大阳沟派出所的故事》一书中写道:“我注意到了他们的眼睛,流露出来的分明是一家人才有的亲情与温馨。老年人像是在夸奖自己的儿女,年轻人像是在赞许自己的兄弟。”(记者 余珂静 警方供图)

编辑: 刘磊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59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