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他们是“最美格桑花”

  “节日快乐老师!感谢在生命中遇到您们!”9月10日,大连理工大的大二学生次仁拥宗在朋友圈里晒出了文字和图片。“在我们眼中,他们就是最美的格桑花。”来自西藏昌都的他说。

  “他们”正是重庆市首批“组团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组的成员们。2016年4月,重庆市从15个区(县)的42所学校遴选了50位教师,组成重庆市首批“组团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组,奔赴西藏昌都市第一高级中学工作。在雪域高原的3年时间里,教师们在平凡岗位上辛勤耕耘,在三尺讲台上书写下援藏教师的风采。今年,重庆市首批“组团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组被评为“重庆市教育系统先进集体”。

  “西藏昌都市第一高级中学有2000多名学生,其中98%是藏族学生。因为不少学生起步较晚,学习基础相对薄弱。”重庆市首批“组团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组领队、重庆铁路中学副校长黄垚告诉记者,“刚到学校给学生们上英语课时,我发现全班46名高中学生,竟然有14人还背不完英语字母表。”黄垚一问才知道,班上一些学生居然是零基础。于是他从字母、音标开始,教学生们怎样读写字母,怎么记单词。

  有一次,一名学生因为偷懒没背单词,黄垚一气之下打了一下那个男孩的手心。“刚打完,我就后悔了。我觉得学生的问题,首先就是老师的问题。于是,我也打了一下自己的手板。”这个时候,那个男孩看到这样的场景,转过背哭了。“没关系,我们一起努力。”黄垚赶紧安慰那个男孩。

  3年后,哭鼻子的男孩偷偷给黄垚写了一封信。他告诉黄垚,以前他只觉得黄老师的英语课好玩,但是从来没想过自己要认真地去学英语,因为总觉得自己学不好,直到那次“一个手板的惩罚”以后,他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好老师,为什么自己不尝试努力学一学呢!后来,这名男孩的英语成绩逐渐有了提升,从过去的30多分提高到60多分。

  “也许60多分对其他地区的孩子来讲并不稀奇,但是他们懂得了努力,懂得了自己的生活要有目标的道理,这是最难能可贵的。”黄垚说。

  据介绍,重庆市首批“组团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组的50名教师,与昌都市第一高级中学的教师结成70余对“一对一、一对多、多对一”的互帮对子,3年来共组织教研和集体备课活动1000余次,负责大型考试试题命制工作150余次,听课评课4000余节,上公开示范课120余次。

  首批“组团式”教育人才援藏工作组的教师们还自创了许多办法。例如,重庆市广益中学老师王志胜采用“微课+微信+微信公众号”的方式,将重要章节、典型例题的讲解录制成微课,在学生和老师中播放。

  3年来,通过双方的努力,昌都市第一高级中学全面提升了教学质量和管理水平,本科重本率从2016年的14.6%上升到2019年的22.2%。在南岸区长生桥中学刘波老师手把手的指导下,巴桑老师获得了昌都市市级赛课一等奖,还代表昌都市参加了西藏自治区现场教学比赛,获得了赛课、说课、教学设计三项总冠军。这是截至目前为止,该校教师参加现场赛课所获得的最高奖项,实现了昌都市在西藏自治区现场教学比赛一等奖零的突破。

  “3年来,我们每一位援藏人都感到非常充实,也很满足和骄傲。”黄垚说。(记者 匡丽娜)

编辑: 黄嫣然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85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