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游曦以其短暂而光辉的一生践行誓言——“人生应该如蜡烛一样,从顶燃到底”

  重庆历史名人馆内的游曦雕像。记者 黄琪奥 摄

  ■她是重庆市妇联的主要创建者。

  她曾随叶剑英等人转战千里,并成为广州起义的重要成员之一。

  牺牲之前,她曾高呼:“同志们!我们子弹打光了,就从阵地前的敌尸中去捡子弹,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就要高举起这面大旗!”

  她就是游曦。

  “同志们!我们子弹打光了,就从阵地前的敌尸中去捡子弹,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就要高举起这面大旗!”1927年12月13日,广州城北的一处角落,面对敌军,一名年轻的女子手扛红旗,大声地鼓舞着身旁的战友。

  “这名女子就是巴渝地区首个女工工会——重庆丝业女工工会的创建者,曾担任重庆市妇联宣传部主任的游曦。”9月14日,站在重庆历史名人纪念馆内的游曦烈士雕像前,沙坪坝区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陈朝晖介绍。

  自强不息,从大阳沟走出的革命青年

  “1908年,游曦出生于渝中区大阳沟附近的一纺织工家中。”陈朝晖介绍,由于家境贫寒,游曦自幼深知民间疾苦,在跟随母亲帮人洗衣缝补和做家务的过程中,她目睹了劳动人民的悲惨生活,这让游曦在很小的时候便有了强烈的爱国思想和革命意识。

  由于父亲游正华思想较为传统,游曦刚开始没能上学。后来,在游曦的力争和其母亲、哥哥的支持下,她终于在1921年进入收费低廉的太阳山女子职业学校学习。

  “也就是在这所学校里,游曦结识了来自巴南的童毓英,并通过她认识了自己革命的引路人——童庸生。”陈朝晖介绍。

  史料记载,在童庸生的影响下,游曦很快接受了革命主张。1923年夏天,经童庸生介绍,游曦进入省立重庆第二女子师范学校(以下简称省二师,现重庆第二师范学校)读书。“在这所学校读书期间,游曦的国文教师刚好是时任《新蜀报》主笔的萧楚女,在他的影响下,游曦不仅通过阅读《革命的信仰》《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实况》《青年与进化论和唯物史观》等文章,逐步树立起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还于1924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外围组织‘平民学社’,并很快成为该社的中坚分子。”陈朝晖说。

  加入“平民学社”后,游曦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群众运动中。据史料记载,在1924年到1925年这一年里,游曦曾参与多场反帝爱国游行活动,凭借在这些活动中的英勇表现,游曦于1925年秋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25年冬,游曦被国民党反动派开除学籍,被迫离开省二师,后被组织安排进入中法大学继续学习。在中法大学读书时,游曦接受了冉钧、杨洵、周贡植、李嘉仲等人的教导,并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学校党支部委员和共青团支部书记,负责中法大学学生会和市学联的工作。

  积极斡旋,促成首个女工工会成立

  “时光追溯到上世纪20年代初,磁器口是重庆和四川缫丝工业的重要基地,是工人集中的工商业水陆码头,特别是自1920年以来,华康、天福、谦吉祥、同孚四家大型缫丝工厂在此落户,让4000余名女工聚集于此,这也为后来女工工会的成立奠定了组织基础。”陈朝晖表示。

  随着国共第一次合作的达成,重庆的反帝反封建运动风起云涌。1926年初,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后,年仅18岁的游曦被任命为筹备主任,专职负责重庆市妇联的前期筹备工作。“担任筹备主任后,游曦显示出过人的组织才干,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就完成了市妇联的前期筹备工作。”陈朝晖说,当年4月1日,随着重庆各界妇女联合会成立大会在巴县图书馆举行,重庆市妇联宣告成立,游曦被选为市妇联的宣传部主任。

  重庆市妇联成立后不久,受党组织派遣,游曦率领由中法大学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组成的工运小组,深入磁器口地区的四家纱厂,组织发动工人运动。

  “由于当年女工大都不识字,工运小组首先在华康丝厂开办妇女平民学校,宣讲妇女解放和启发阶级觉悟。”陈朝晖说,随后工运小组又组织发动女工们反对搜身制度,进而让女工们认识到成立女工工会的重要性,为之后的女工工会成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经过半年的组织发动,重庆丝业女工工会于1926年11月正式挂牌成立。“在当天的成立大会上,重庆的左派国民党省党部、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和各界代表纷纷到会祝贺。”陈朝晖说,成立大会后,游曦代表女工工会发表了《重庆丝业女工工会宣言》,提出“打倒军阀”“妇女解放万岁”等革命口号,把重庆的反帝反封建革命运动推向了一个新高潮。

  不畏牺牲,用生命实践革命信仰

  “传玉(游曦原名游传玉)啊,干脆你别去武汉,也别去参那个军了,找个男人过一生不是挺好的么?”1926年底,位于鲁祖庙的游曦家,游曦的母亲吴氏抹着眼泪对游曦说。

  “妈!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革命啦!男女要平等。妈!让我去参军吧,革命若成功了,社会就要改变,生活就会好起来。”听到母亲的话语,游曦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舍,随即用恳切的语气对母亲说。

  陈朝晖向记者还原了当时的情景。原来,1926年底,《新蜀报》登载了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即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招取第六期政治科学生的消息。得到这一消息后,游曦不仅第一时间报名,还积极动员进步同学报名参考。经过初试,游曦与赵一曼等30个女青年进入了在武汉举行的复试,“这也标志着游曦投笔从戎,走上了武装救国的革命道路。”

  “自1926年底离开重庆,到1927年底牺牲于广州。游曦用实际行动体现了共产党员坚守信仰、勇于为革命献身的英雄品格。”陈朝晖说。

  1927年初,游曦顺利通过体格检查和文化复试后,正式成为黄埔军校的一员,投身到大革命的浪潮之中。但好景不长,随着“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的相继爆发,政治形势恶化,武汉也处在腥风血雨的白色恐怖下。

  在千钧一发之际,第四军参谋长叶剑英利用军阀争兵权的矛盾,把军校改编为第二方面军军官教导团(后改称第四军军官教导团),并决定不愿随军的人员可以回家。

  面对这样的形势,游曦毅然决定随军东征。史料记载,离开武汉后,游曦等人所在的教导团跋涉千里,南下广州。到广州的第二天,游曦便向连长请假,走到珠江边,凝视着白鹅潭起伏的波涛,追忆起已壮烈牺牲的萧楚女等人当年对她的教诲。看着在珠江游弋的帝国主义和新军阀的军舰,她捏紧了拳头,发誓总有一天要活捉杀害萧楚女等烈士的刽子手,祭奠死难烈士的英灵。

  1927年12月11日凌晨,广州起义爆发,叶剑英领导的军官教导团是这次起义的主力部队,游曦担任教导团中唯一一个女兵班班长。

  “战斗中,女兵班奉命在珠江北岸的长堤狙击敌人。”陈朝晖介绍,12月13日,敌人越过珠江,女兵班与起义军总指挥部失去了联系,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还在长堤的一个街垒死守。两天两夜滴米未进、滴水未沾,子弹所剩无几,形势危急,但游曦带领女兵们誓与阵地共存亡!很快,十倍于她们的敌人扑了过来,子弹打完后,游曦第一个冲上去拼刺刀,最终与十几个女兵一起壮烈牺牲,年仅19岁。

  “萧楚女生前曾对游曦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应该如蜡烛一样,从顶燃到底,一直是光明的。’19岁的游曦以其短暂而光辉的一生,实践了‘从顶燃到底’这一铿锵誓言。”陈朝晖说。

编辑: 陶玉莲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5003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