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重庆秀山隘口镇农特产品触网 年销售千多万元

养殖蜜蜂成为李大伟的增收方式之一。记者 左黎韵 摄

  9月19日,秀山县隘口镇电商服务站,何江华和他的创业团队在办公室里不停敲打着电脑键盘,进行后台维护。一个月前他们打造的电商扶贫平台——“山水隘口”正式上线,为当地农特产品打通了线上销售渠道。“上线1个月,平台成交额就达20万元,平均每天可完成100余项订单。”何江华自豪地说。

  市商务委扶贫集团是“山水隘口”背后的扶持者,何江华给出的成绩单让他们非常满意。“给特色农产品插上‘互联网翅膀’是我们推动脱贫攻坚的重要抓手。”市商务委扶贫集团驻隘口镇工作队队长曾诚告诉记者,这两年通过扶持农村青年电商创业,隘口镇一大批农特产品成功触网。截至目前,全镇共建成网店121家,实现年销售收入1000多万元。

  山高坡陡

  产业发展受阻

  隘口镇地处武陵山区,距离秀山县城25公里,是我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2017年8月,当曾诚带着驻乡扶贫工作队第一次来到隘口时,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依旧被眼前贫困的面貌惊呆了:这个地处“三沟两叉一坝子”的贫困乡镇自然条件恶劣,境内海拔从300米到1800多米,是典型的山区乡镇。当时,全镇723户3244名建卡贫困户中,尚未脱贫的贫困户还有74户353人,贫困发生率为1.43%。

  如何发展产业带动脱贫,是摆在工作队面前的首要难题。他们利用商务委扶贫集团的资源优势,与永辉超市签订收购协议,在4个贫困村发展起南瓜产业。本以为“订单在手 销售不愁”,但现实却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2018年早春,南瓜陆续成熟,却遇上蔬菜行情持续低迷,超市要赚钱,只得压价收购。“他们打算将之前协商的收购价压低一半,按照每斤4角的价格回收南瓜。不用说,老百姓肯定不买账。”曾诚说。

  工作队与超市负责人、村民代表三方反复协商,最终达成协议,以每斤6角的价格回收南瓜。工作队算了一笔账,南瓜亩产3000斤,按此收购价,除去成本,一亩地也能挣上1000元。

  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可没想到,当超市采购员开着皮卡车,到田间地头收购时,情况又不一样了。早在一个月前,村里就开了培训会,指导村民采摘南瓜,可一些村民上课不专心,导致摘下的南瓜卖相不佳,甚至有些南瓜因采摘时受到损伤,已开始腐烂。采购员拒绝收购不合标准的南瓜,村民又觉得超市不讲信用,双方争执不下。所幸工作队从中调解,一场风波才得以平息。

  这样折腾了大半个月,南瓜总算卖完了,但工作队一合计,4个发展南瓜产业的贫困村——1个盈利、1个亏损、2个持平,扶贫效果差强人意。

  找准痛点

  扶贫产业创出“新路子”

  发展南瓜产业失败之后一个月里,工作队反复召开研讨会,吸取经验教训,不断寻求产业发展突破口,最终得出结论:像隘口镇这样的深度贫困地区,发展产业既要因地制宜,又要寻求差异化,这样才不会被市场“牵着鼻子走”;其次,要拓宽销售渠道,农超对接、农商对接对农产品的种植规模、种植标准要求较高,例如村里一些产量不高的小众农特产品就无法通过这两种模式进行销售,要解决它们的销售难题,就亟待开辟新渠道。

  工作队决定沉下心来,一手抓产业,一手搞电商,为扶贫产业插上互联网的翅膀。

  秧青米是隘口当地一种老品种大米,因蒸熟后散发着蔬菜的清香而得名。村民种植秧青米时,不施化肥、农药,只以秸秆、杂草作肥,其产量只有普通大米的一半。过去,秧青米多为村民自家食用,并未产生经济效益。在多次走访后,工作队看好秧青米的潜力,决定将其作为特色产业大力发展。2018年春季,工作队引入农业公司,在当地岑龙村首先发展起500亩秧青米。

  同时,他们帮隘口镇组建起电商服务站,引导政府出台政策吸引青壮年返乡,为电商发展凝聚力量。

  29岁的何江华正是看好隘口镇的电商发展前景,才放弃了留在大城市的机会,来到这里。通过政府举办的培训班,他成为一名电商达人,借助淘宝、拼多多等平台,将村里的农特产品销往全国。去年9月,岑龙村500亩秧青米喜获丰收,何江华把秧青米放上自己的网店,还特意拍摄了村民收割稻谷的图片,并做了详细的图文、视频介绍。虽然每斤秧青米的售价在20元左右,并不便宜,但下单的买家不少,甚至还有一些外省市的买家。

  听说曾经无人问津的秧青米卖到了20元一斤,村民们纷纷向农业公司购买种子。“今年,我们村又新增了300亩秧青米,其中种植秧青米的贫困户就有20余户。若按照去年的行情,借助电商销售,可帮助贫困户户均增收近3000元。”村支书张著华告诉记者。

  成功触网

  各种土货不愁卖

  岑龙村的秧青米发展得如火如荼,扶贫工作队长长舒了一口气。而随着电商的到来,当地农家自产的土鸡蛋、蜂蜜、土黄豆等土货也拓宽了销售渠道。

  李大伟是太阳山村的贫困户,以前住在海拔1000多米的高山上,由于交通不便,他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脱贫路子。2018年,在政府的帮助下,他从山上搬了下来,新盖的房子就在公路边,每年夏季,成群的游客来村里避暑,他借此办起了农家乐,生活日益改善。

  避暑游季节性强,天气转凉,农家乐就只得关门歇业,李大伟有些无奈。直到去年9月,李大伟碰上到村里收购土货的何江华,并向他极力推荐了自己的土蜂蜜。当场,何江华就以每斤100元的价格将他家的20多斤土蜂蜜全部收购了。何江华没有想到,自己没花任何运输成本,就卖出了蜂蜜,还挣了2000多元。此后,他又定期给何江华打电话,约他上门收购土鸡、土鸡蛋等农特产品。“通过传统的农家乐等销售渠道,卖只土鸡最多挣100元,而通过电商渠道,利润还要高出几十块。”李大伟掰着手指算账,眼睛笑成了一条线。

  在隘口镇,虽然越来越多的村民尝试触网,但工作队员们心中还是有个疙瘩。“截至目前,全镇共建成网店121家,从事电商销售的年轻人有20余名。但这些网店彼此独立,缺乏统一规划和管理,这为我们后期品牌建设和推广等带来不便。”曾诚坦言。

  今年初,扶贫工作队争取到相关资金,打造了“山水隘口”电商扶贫平台,并在当地组建了创业团队,负责平台的后期维护和产品推广。团队负责人何江华告诉记者,这一平台将隘口镇的特色农产品整合起来,顾客扫描二维码,登录平台后,即可购买隘口镇的各类农特产品,这其中既有秧青米等规模化生产的农产品,也有土鸡蛋、蜂蜜、土黄豆等农家自产的土货,每个商品都贴上了“山水隘口”的标签,让顾客更放心。

  下一步,扶贫工作队还将在隘口镇打造电商扶贫产业园,吸引电子商务公司、农产品加工企业等入驻,助力隘口镇加速形成农产品“产研加销”一体化上行产业链。(记者 左黎韵)

编辑: 黄嫣然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38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