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铜梁龙”“大足鲤”参演人员背后的故事

  10月1日晚,国庆70周年群众联欢活动在天安门广场举行,铜梁龙舞、大足鲤鱼灯舞代表重庆参加了表演。两支队伍以其行云流水的技艺、舞出了中华民族奋发腾飞的精神面貌,也舞出了巴渝儿女为祖国庆生的火热情怀。成功演出的背后充满辛苦的汗水和泪水,演员们为这次演出,付出了哪些辛苦和努力?本报记者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三次受伤仍坚持训练

  铜梁舞龙队中,17岁的张洪源笑靥如花,他终于如愿到了天安门广场参加这次演出。

  训练那会儿,张洪源进行3000米跑步体能训练时跌倒,膝盖破了。队医用碘酒给他消毒,刚抹到伤口上,他立马起了过敏反应:

  碘酒中毒,身上浑身冒疹子,随后昏迷过去。

  在送去医院的车上,张洪源迷迷糊糊地喊着一句话:“我要去北京舞龙。”

  现在回想起这事,这个面带稚嫩的少年淡淡地说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我不想自己的人生留有遗憾。”

  铜梁舞龙队的队员绝大多数都是当地各所学校的学生,铜梁舞龙队领队、总教练周可吉还记得,这群孩子对于这次演出是多么执着。

  李林骏是舞龙队里的“老伤员”,每次说起他的故事,队友们都会被他的执着所感染。

  6月10日,高二的李林骏从铜梁区各高中的众多体尖生中脱颖而出,被选拔到这次的表演队伍里。刚进队10天,他在长跑训练时扭伤了脚踝,为了留在队伍,他选择了忍着不说。

  起初,只是有些微疼,他并未在意,谁知道脚踝越肿越大。“必须运动着才能缓解疼痛,一停下来就痛得不行。”对李林骏来说,最难熬的是夜里,他在床上痛得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最后,教练还是知道了他受伤的事情。在医院一检查,右脚小腿疲劳性损伤。这把教练和李林骏都吓了一跳,教练担心的是李林骏的身体,而他担心的是自己还能不能留在队里。

  惴惴不安地休息了6天后,李林骏瘸着脚找到教练,要求上场训练,教练拗不过他,考虑到那个阶段主要是练习手上动作,就答应了。慢慢地,李林骏的脚伤恢复得差不多了,他在队伍里也表现得比较突出,当上了“绿龙”的第12个把位。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之时,意外又来了。导演要求这次铜梁龙表演得拿出绝活,这意味着套路要重新调整,增加难度。

  调整后的套路有一个高难度的表演——站腿蹬肩,一个人要站在别人的肩膀和另一个人的腿上,手上舞龙的动作还不能停。这对队员的平衡力和队友之间的默契考验很大,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摔下来。

  李林骏在训练时,因为落地姿势不正确,把自己的左脚又崴了,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里想着:“又得休息了。”

  每天,李林骏都会跑去问工作人员,自己会不会被送回去,问完还小声地嘟囔:“这么难得的一次机会,送回去多可惜。”

  好在,年轻人身体恢复快,过了几天,李林骏又活蹦乱跳地回到了舞龙队伍里。

  8月10日,意外又发生在这个少年身上。训练时,因为路太滑,李林骏把右脚扭到了,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他心想:“这次完了,肯定要被送回去了。”

  “可不可以给总教练说,不要送我回去,我想舞龙。”李林骏向“绿龙”的教练苦苦哀求,教练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把你的脚伤养好,其他的什么都别去想,身体最重要。”

  过了四天,李林骏出现在训练场上,这个少年瘸着脚,努力地跟上了训练节奏,最终圆满地完成了这次天安门前的表演。

  推迟婚礼参与表演

  10月1日晚,对陆鑫来说,注定将是一个不眠夜。

  其一,他和来自大足各行各业的演员们足足准备了4个月,只为让大足鲤鱼灯舞亮相在全国人民的面前。

  其二,这是他的新婚前夜,远在老家丰都的妻子正等着他回去办婚礼。

  这场婚礼本该在9月举行。6月20日,陆鑫接到通知,去参加一个表演的面试。此时的他对这次面试的内容毫不知情。体检、选拔……一轮轮筛选过后,他被增补到鲤鱼灯舞表演队。

  这次在天安门前的表演,可能会成为陆鑫一生中最难得的经历,但这也意味着,他将错失原本定好的9月25日的婚礼。选择还是放弃?陆鑫陷入了两难。

  陆鑫想找妻子商量,但因为签订了保密协议,他没法告诉妻子实情,只是隐晦地告诉妻子,自己可能要去北京参加一项很重要的活动,国庆后才能回来。从他的话中,妻子听出了这次活动的重要性,坚定地对丈夫说:“你去吧!婚礼可以延后,但有的事情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陆鑫是大足区宝兴镇中心小学的一名体育老师,在进入表演队前,他从未接触过大足鲤鱼灯,除了一身“蛮力”,甚至连一点舞蹈基础都没有。队伍中,几乎一半的人都和他有着相同的情况,一切从零开始。

  封闭式训练,从最基础的动作开始练,“漂江”“觅食”“八字画”“大风车”……一个动作,每天要重复几十遍,一趟训练下来,手臂酸、脖子僵。

  对于陆鑫而言,身体上的辛苦还能挺住,而心里最对不住的是妻子。由于婚礼改期,酒店、婚庆、司仪,妻子都得重新安排。

  金秋十月,北京的夜有些微凉。天安门广场上,陆鑫和队友们卖力地挥舞着手中的竹竿,一条条鲤鱼灯在空中灵动地“游来游去”,他们成功了。

  盛宴结束,人潮退去,陆鑫拨通了妻子的视频电话,这一刻,他终于卸下了身上的担子,坦然面对妻子。

  当晚,陆鑫没有打算睡觉,第二天一早,他要乘坐6点50分的航班飞回重庆,再转乘动车到丰都,并在火车站至婚宴的路上,换上一身帅气的西装,他说:“我要在婚礼现场告诉妻子,这几个月她的丈夫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69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