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80岁老中医耄耋之年乐做“火巴耳朵”

生活中,冯涤尘经常拿着医书与妻子交流。上游新闻记者 邹飞 摄

    昨天是重阳节,南岸区南坪中学旁小区内的一间书房里,80岁的冯涤尘在忙着学习最近几天在专业杂志上新看见的中医理论,他有时还要和学西医出身的老伴儿“分析案例”。冯涤尘并不怎么看重节日,“能和老伴儿天天健康相伴,就天天都在过节了。”

    他经常坐诊到下午1点多钟

    回到家还要和病人“私聊”

    “冯老,我最近几天有点拉肚子,您开的膏方要不要停?”下午,冯涤尘正在书房里看最新一期《中国药学》杂志,手机突然响了,电话里是一个外地患者的声音。冯涤尘问了对方姓名和病情,又从自己整理好的厚厚一摞膏方药方中把对方的名字找出来,细细分析了患者的情况,才又回话,“你可以先停停药,肚子好了再看看情况,看需不需要调整方子。”

    冯涤尘虽然每周只有两天会在中医馆坐诊,但几乎天天都能接到患者的电话,他把自己的电话号码打印在一张单子上,会给每个来看病的患者,“这样他病情有什么变化,或者有什么疑问,都能让我知道。”

    要坐诊的早上,冯涤尘会早早从南坪的家里坐车到五里店的合道堂名医馆,从医50多年,他从不让患者等自己,“患者来看病是相信你,自己要对得起这份信任。”

    国庆节前的周六,照例是冯涤尘的坐诊日,中午临近一点,一对母女走进了诊室,“冯爷爷,还记得我吗,我又来了!”穿着粉色上衣的年轻女士一进来就对着冯涤尘笑。很多来看病的年轻人都叫他“爷爷”,冯涤尘很喜欢这个称呼,“又是妈妈陪你来的啊。”冯涤尘打趣道。

    这位女士最近因为鼻炎不舒服,她从小没得过鼻炎,家里人都不知道是什么病,有些慌。冯涤尘为她把了脉又看了看舌苔,“没得啥子,人的体质是会变的,你鼻炎的药吃起,都是孩子的妈妈了,不要贪凉!”

    冯涤尘总能在看病的时候把原本紧张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面对这个总是和蔼的老中医,病人和家属总有说不完的话。冯涤尘会一直细细聆听,直到解答了病人的每一个问题,而一个病人看下来,少说也要花20分钟。

    原本每天只挂20个号,这一天又加到了27个。行医20多年,冯涤尘的规矩一直没变过,临时来的病人都给加号,经常看完病人已是下午1点多钟。

    病历拿回家夫妻俩一起分析

    80岁用电脑,活到老学到老

    冯涤尘随身携带着一个大大的挎包,下班时,他跟中医馆的工作人员要来多个文件袋,把自己上午看诊的“膏方”病人的资料,一个一个收了起来,放进了挎包,拿回去继续研究。

    虽然每周只坐两次诊,但剩下来的五天,冯涤尘还要忙着学习和分析患者病情。最近一段时间,来找冯涤尘开“膏方”的病人越来越多,冯涤尘的下班时间也越来越晚。膏方不同于一般中药,病人服用的时间很长,冯涤尘不会在看诊那一天就确定病人的膏方。他会在看诊后,让病人把自己平日的症状全部写下来,回家再查资料、分析病情,慢慢给出方子。

    有时候,遇到不是很有把握的病症,冯涤尘就会拿出来和西医出身的老伴儿邱运梨一起探讨,冯涤尘有时叫老伴儿“邱老师”,在他看来,西医方面的学问,老伴儿是专家。

    不分析病情的晚上,冯涤尘就会空出两个小时专心学习。书房的电脑里,每一个文件夹都分门别类。冯涤尘坐在书桌前,右手熟练地点击着鼠标,在各个文件夹中寻找自己要找的资料。这些资料里有很多都是他平日里在手机上或者网上找到的最新医学资料,每次看到有用的,他就会把它整理到电脑里,变成自己的电子剪报。

    除了电子剪报,冯涤尘还有自己的纸质剪报。家里的医学杂志有近十种,冯涤尘每一期都会看不止一次,把自己觉得最新的医学理论摘抄下来。

    现在,很多人拿着自己在医院的各种检查结果来找冯涤尘,“那些都是西医的理论,比如有人贫血,就来找我说血亏,但实际上中医血亏和西医的贫血是两种概念。”尽管如此,冯涤尘觉得不能拒绝患者,就只能让自己越来越深入地学习西医的理论,融会贯通,为病人排忧解难。

    对外是个值得信任的老专家

    对内是个乐呵呵的“火巴耳朵”

    80岁的耄耋之年,冯涤尘走路都不带弯腰的,背脊挺得笔直。别人询问怎么养生,冯涤尘说要好好锻炼。虽然已经退休20年,但他现在仍旧每天6点半起床,除了打太极,还要举哑铃,双手将1公斤重的哑铃有频率地举高直到手酸。

    冯涤尘最担心的还是老伴儿的身体,这几十年,老伴儿邱运梨是冯涤尘最老的“客户”,特别是退休后,冯涤尘更是成了她的“私人医生”。邱运梨性格果断,说一不二,冯涤尘则是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重庆市名中医,在中医学界盛名累累,但很多人都知道,在老伴儿面前,冯涤尘“脾气好得很”。

    被问起在家谁说了算,邱运梨笑着回答,“他主外,我肯定主内了噻!”朋友开玩笑说冯涤尘有些“火巴耳朵”,冯涤尘欣然接受,“她身体不好,你们是不知道她过去吃了好多苦。”

    1964年,从当时的成都中医学院毕业的冯涤尘回到了重庆,在重庆市中医院成为了一名中医。随后几年,冯涤尘和重医毕业的邱运梨结了婚,两人生了三个孩子,是由邱运梨手把手带大的。两人工作都忙,由于担心影响冯涤尘工作,邱运梨每天下班还要回家做饭。

    1977年,四川维尼纶厂(川维厂)初建,冯涤尘被派遣到厂里组建中医科。条件很艰苦,但邱运梨还是带着孩子跟着来到川维厂,和丈夫一起工作,建立厂里的医院。邱运梨的想法很简单,只有一家人在一起,才算是“家”。

    退休以后,冯涤尘从重庆市中医院的领导岗位退了下来,才有时间关注身边生活,他发现,妻子的身体因为常年的劳累,已经很差了,“我不想她生气,就想她高高兴兴的。”

    每次坐诊回家前,冯涤尘都会转道去菜市场,把晚上吃的蔬菜买回家,再帮着老伴儿淘米、洗菜。邱运梨从不让他掌厨,“邱老师要求高,嫌我做的难吃。”两人也没有请保姆,邱运梨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又爱干净,冯涤尘就自觉承担了家里大部分的家务活。

    他们两人有时也会外出旅行,每到一处一定要站在一起拍照,走到哪儿都要牵着对方。在海南旅行时,身边的年轻人比着心形拍照,冯涤尘也拉着老伴儿拍下了一张举着手比爱心的照片。那张照片他很喜欢,时常拿出来给别人看。(记者 石亨) 

编辑: 刘磊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7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