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江北街镇“双晒” 山水入怀 铜锣望江
2019年10月12日 18:49 来源: 江北报

  ▲2019年10月11日《江北报》,江北故事荟·郭家沱篇

  山水入怀 铜锣望江

  明末清初,当那些被“湖广填四川”的郭姓人在长江的铜锣峡口“插签为界”的时候,他们绝不知道,他们将要缔造的这个小镇,未来会在中国军工史上写下如此浓墨重彩的一页。

  数百年后,这里已经成为拥万亩松涛、乘舟棹之便,承载八十年军工峥嵘的军工小镇,更有数百载文脉辽远悠长。

  今天,郭家沱已经展开翅膀,将山水文化、军工文化、休闲文化作为未来的方向,再创这块23.6平方公里土地上的辉煌。

  山水入怀,铜锣望江。

  这里就是, 郭家沱。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郭家沱

  山水之间——

  铜锣峡改变世界进程

  ▲郭家沱沿江消失的纤夫古道遗迹

  “巴流初入峡,山径一帆开”,这句古人的诗歌,正是描绘铜锣峡的险峻和巍峨。

  铜锣峡,是郭家沱的门户,更是溯江进入重庆城区的水路门户。两岸壁立千仞,怪石嶙峋,夹江对峙,战时素有"东陲屏障"之称,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据《华阳国志》记载:上古传说,大禹治水,疏通九河,见一山拦住长江去路,即挥开山斧辟之,山裂处即为铜锣峡。

  此为传说,而铜锣峡真正见诸于史册,则系其改变世界历史进程的一战。

  公元1235年6月,蒙古军队从蒙军兵分三路大举进攻南宋:西路由巩昌(今甘肃陇西)攻四川,中路南攻荆、襄,东路进军江淮,其中中路军在经重庆以达夔州(今重庆奉节),从万州湖滩突破长江,取道施州(今湖北恩施),沿江而上,就在铜锣峡被宋将赵暹阻击,死伤无数,蒙古中路军就此折戟沉沙。

  悻悻而回。

  ▲滨江长廊

  虽然后来蒙古军队依旧在崖山灭宋,但多出来的数十年,让整个世界都有了一些喘息之机。

  在此之后,还有数场大战都在铜锣峡展开,大夏国皇帝明玉珍曾在这里驻守铜锣峡,堆了滚石和滚木,还设置了锁江铁链。

  当年曾有望江机器厂工人,看见有人在那峡谷江边挖出过锈迹斑斑的大刀长矛,更有人在两岸崖壁上找到了当年拦江铁链的遗址。

  为了便于游客更好地观看铜锣峡,郭家沱街道在江边建了一个滨江长廊,有青石浮雕,有望江凉亭,有健身步道,有巨石棋盘。凭栏远眺,见大江苍茫,云水一色,若在傍晚,可见两岸峭壁之间,一轮红日缓缓滑落,氤氲了云彩,弥散着并不耀眼的霞光。

  ▲滨江长廊

  气象万千。

  古人已矣,千秋功过,也无从评说,唯有流淌了千万年的滚滚长江,沉默前行。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血火之上——

  望江厂浓墨重写军工史

  ▲50兵工厂岩洞车间1

  距铜锣峡不远处的马路崖壁上,22个山洞呈上下几层错落有致地排开。这是抗战期间修建的山洞兵工厂,也是抗战期间兴建的最大山洞群落。

  ▲50兵工厂岩洞车间2

  这是历史赋予郭家沱的辉煌——就在这22个山洞中,当时的第五十军工厂、现在的望江厂,在整个抗战期间,为抗日将士输送4000多门火炮,数十万枚炮弹,极大地支援了前方抗战,特别是在第三次长沙保卫战中给予了日军毁灭性的打击。

  一切都源于1933年,广东地方军阀陈济棠委托莱茵炮厂筹办广东第二兵工厂,1936年,蒋介石在打败陈济棠之后接手该厂,这是当时国内唯一一个火炮生产厂。1938年,因日军轰炸,该厂迁往重庆郭家沱,定番号为第50兵工厂。

  ▲50兵工厂岩洞车间3

  1939年,日军飞机对重庆进行大轰炸,为了顺利生产,50兵工厂从当年一直到1941年,在铜锣峡北岸峭壁下, 一字型开挖22个长方形山洞作为生产车间,生产火炮。

  解放后,第50兵工厂更名为国营望江机器厂,1992年又改为重庆望江机器制造总厂,现为重庆望江工业有限公司。

  但对于重庆人来说,它只有一个名字,“望江”。

  ▲重庆望江工业有限公司生产车间

  迄今为止,望江厂仍旧是国家大型一类保军企业,依旧续写着他的辉煌,而那些几十年前告别了鱼米之乡举家迁往重庆的望江人,则已经将自己的根深深地扎入到了这片土地,将他们的热血与汗水挥洒在这片土地上,真正和这片土地融为了一体。

  时光之外——

  老建筑再塑影视新地标

  四季往复,岁月更迭,但郭家沱的时间却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就此停滞下来。

  这里保留了大量上个世纪的建筑,这些青砖小楼,历史甚至可以悠远到1952年。

  附近老人回忆说:“望江厂,不得了,周围好看的姑娘都想嫁给厂里的汉子。”

  ▲老瓦房

  不仅如此,当年的望江厂,修个楼都用定制的砖头。现在江北区文物保护点——眷字号墙砖上印有的五角星图案可以想象曾经的辉煌。

  在郭家沱大溪村的路上,几栋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一楼一底砖木结构老房矗立在路边,这就是眷子房,每块青砖上均有约3厘米大小的五角星图案至今仍清晰可见。这系当年望江厂为当时有眷属的职工及其家属修建。后来在各种环境下,只剩下这几栋。

  ▲老商业街

  而远一些的球场坝,有之前望江厂俱乐部管理的电影院兼剧场,旁边还有百货商店、澡堂、洗衣店、餐厅、照相馆等一系列商铺,特别是那个“糖果门市部”给当地人童年留下多少难忘的记忆,现在还基本还保持原来的格局。

  最近这五年,著名导演张一白,著名影视明星黄景瑜、马思纯、陈建斌等一大批影视制作者、参与者都在这里找到了自己所想所获,以辖区建筑、特色街景为背景的影视作品推陈出新。

  ▲老住宅楼成为摄影取景之一

  据郭家沱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郭家沱俨然成了电影拍摄基地,锣旗寺半岛就承接了《下半城风雨》《人山人海》《受益人》等10余部电影的取景拍摄。其中《人山人海》已获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大奖。

  ▲石梯散步

  青砖为墙,石板为阶,墙前屋后数棵大树遮阴,橘色肥猫时有乱入,在几缕秋雨之后,窗外青藤滴落叶片余水,散步的人又走上石板街,一路打着招呼行去。

  即便是在外面传得风生水起的那间以卤菜著称的清泉馆,也依旧和当年一样,除了那锅老卤的味道越来越浓郁,“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光阴在这里没有故事。

  休闲之地——

  山与泉定义健康新生活

  ▲文化进万家走进郭家沱

  在郭家沱生活,山与泉几乎是不可或缺的元素。

  这是这个军工小镇铁血之外难得的柔情,更是居民们的日常。

  泉水便是郭家沱最“甜”的滋味。

  当地无人不知,郭家沱有三股泉眼:望江路一处,飞岚垭社区二河沟一处,再往上的三河沟一处。泉眼细水潺潺、终年不断。

  每天清晨,散居在郭家沱各处的居民便纷纷带着自己家的容器来到或望江路泉眼,或二河沟泉眼,打回一天所用的水。这既是解决生活所需,更是休闲健身的重要手段——每天肩扛二三十斤重物,来回数千步,健身效果当然不言而喻。

  三河沟泉眼因为在山上,所以取水的人便少了很多。

  事实上,这一行径其实源自八十年前,当年在没有自来水的时代,才来到这个区域的望江厂职工就开始在这口泉眼打水供家庭饮用所需。

  八十年来,时光更迭,即便家家户户都有方便的自来水,传统却传承下来。郭家沱人说,这泉水“有点甜”。

  ▲望江温泉

  郭家沱的另一口泉则是温泉,泉眼就在山洞兵工厂门口的平台上。

  温泉每日的出水量可达2500方,系温泉中非常难得的医疗用热矿水温泉。该温泉出口水温41℃,属低温热水资源中的温热水,适于作浴疗、咳疗、吸疗以及淋浴用。

  上帝造物偏爱于此。

  ▲休闲娱乐

  除此之外,每每茶余饭后,人们便会朝山径步道上前行,停驻,聊天或者听凭孩童嘻戏,生活的滋味就在这样的上山下山中,逐渐的浓郁起来。

  另有一些不愿意上山的,便选择了才建好不久的铜锣峡口望江楼广场,在落日余晖之下,整齐如一地挥动手足,打起了太极。

  欢迎大家转发、留言,一起为郭家沱街道打Call啦!

编辑: 韩梦霖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5097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