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巴渝大工匠|李红勇:炸礁除险 长江天堑变通途

李红勇(左一)在长江上进行清除碍航礁石准备工作。

    炸暗礁、除险滩、治航道……在长江上,有一支鲜为人知的航道整治施工队伍,他们整日与雷管炸药为伴,常年与险滩恶水较量,他们的使命就是清除碍航礁石,让长江天堑变通途。来自长江重庆航道工程局的李红勇,就是这支队伍中的领军人物——重庆2019年“巴渝大工匠”称号获得者,

    对于常年漂泊在水上的李红勇来说,工作时间从他每天早上一睁开眼睛就开始。“汽车要在陆上跑,就得需要公路;船舶在水上行驶,就得开辟航道。我的工作,就是通过水下爆破和开挖把水下碍航礁石炸除,加深加宽航道,保证船舶的安全航行”李红勇这样介绍他的工作。

    炸礁除险 开辟畅通航道

    1982年高中毕业后,年仅16岁的李红勇进入长江重庆航道工程局成为了一名爆破工。37年航道炸礁生涯中,李红勇使用炸药超过3000吨、雷管45万余发,安全整治长江大滩险80余处,完成水下炸礁250余万立方米,施工足迹遍布长江全线。

    1999年,长江三峡工程永久船闸进入通航倒计时,永久船闸下游泄水箱涵出口水下爆破区与箱涵出口距离5米,泄水箱涵临时封堵门的设计水击波峰压安全值不得超过0.06MPa,相当于“人用手划破一张白纸的力”,爆破难度极大。为了完成这项任务,李红勇查阅大量技术资料,精心编制施工方案,反复试验,创造性地设计了“水下气泡帷幕装置”为爆破工作做防护,有效降低了水击波压力,既成功对水下泄流槽实施了爆破开挖,同时保证了三峡永久船闸泄水箱的安全,为三峡永久船闸的按时通航扫除了施工障碍。

    在他熟悉的长江以外,李红勇还参与了被誉为“外交工程”的上湄公河航道改善工程。在横跨中缅老泰、险象环生的原始河流上,他和团队克服了恶劣环境带来的困难,化解了触礁、翻船带来危机,整治滩险16处,整治航道里程 330 公里,最后带领所有船舶设备及人员一个不少地安全回到祖国,完成了外国专家眼里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

    李红勇和所有奋斗在一线的施工人员一样,也遇到过施工困境。在他第一次担任项目经理的长江礁石子险滩施工中,面对流速超过3.5m/s的激流险滩,水下钻爆施工初期,职工们日夜忙活了7天,只完成了两个孔的爆破“业绩”,还不如传统裸露爆破的工效,这让他寝食难安。面对技术难题,李红勇并未轻言放弃,他通过潜心钻研,对传统钻孔爆破作业的套管固定方式、炸药外包装材料等环节的工艺和材料进行改进,成功将急流滩水下钻爆的成孔率、装药率由最初的不到30%,逐步提高到90%以上,水下钻孔爆破水流条件从每秒2米提高到每秒3.5米,施工效率和爆破安全性得到大幅提高。

    此后近十年时间里,李红勇不断实践和持续改进施工方法,最终建立起了一套适合山区急流河段,安全、高效的钻孔爆破施工技术和方法,他主持完成的《山区河流水下钻孔爆破技术方法》也获得了国家级工法和发明专利。近年来李红勇在深水爆破、急流爆破、近距离控制爆破方面不断取得技术突破,主持和参与的4项科研成果分别获得国家行业协会科学技术三等奖和二等奖、4部工法分别获得国家和部级工法、8项发明获得国家发明和新型实用专利。

    无惧艰险 奉献航道事业

    “行船走水三分险,水下爆破险中险”是水下爆破领域的一句“行话”,他们施工的地点往往是暗礁密布、工况复杂、不通航的水域。李红勇在从业30多年间虽然从未出现过爆破事故,但施工船触礁甚至翻船等险情仍时有发生。

    1998年在长江上游礁石子滩水下钻爆施工中,操舟艇正在进行抛浮筒作业,因水流太急,操舟艇不慎顺流而下横在了钻爆船前的钢缆上,奔流呼啸的江水使船体快速倾斜,操舟艇上的船员不知所措。危急时刻,李红勇带了两人上船施救,在吊拖施救过程中,急流使船体发生倾斜开始进水,千钧一发之际,在操舟艇船尾的李红勇大声指挥船员解掉操舟艇与吊拖船之间的连接吊缆,以避免操舟艇翻船时将上游吊拖的施救船也带翻,并招呼随他上船的两名船员安全跳水。

    同时李红勇一把抓住钻爆船的横缆,被眼疾手快的船员拖上了钻爆船,此时操舟艇从钻爆船船底流过,最后从船尾出来,由于操舟艇船密封舱没有沉,最后被施救船在下游拖回来,安全跳水的船员也被赶来的交通船救起,成功避免了一次重大险情。

    靠着多年经验和果断决策,李红勇带领团队在长江滩险炸礁施工中一次次化险为夷。对于工作,李红勇直言:“没有我完不成的工程”。但对于家人,他印象最深的是女儿从小学到高中的成长历程中,他只参加过两次家长会。

    “以前常年驻守在船上,与家人聚少离多,三十多年就只在家过了六次春节。全靠家人的理解,支撑我的工作。”李红勇说。

    再苦再累,李红勇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每完成一处滩险的施工,就感到一切的付出都值得。从16岁进入长江重庆航道工程局工作,他热爱自己干过的每一个岗位,一直把建设长江航道视为自己不可推卸的使命。在长江上参与过的航道和滩险整治已经多到他无法一一列举,但看到长江航道等级不断提升,航行的船舶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也成了李红勇最欣慰与自豪的事情。

    近年来,李红勇和他的团队越来越注重水下清礁技术创新的研究,控制和减少爆破施工对周边环境和长江生态的影响,探索非爆破法施工装备和技术创新,以适应长江航道建设绿色环保施工的要求。

    2016年市总工会评选的第一届“巴渝工匠”,李红勇就位列其中;今年他再荣获“巴渝大工匠”,李红勇认为这是对他和他的团队在母亲河上30多年奉献的肯定,也让他对工匠精神有了新的认识。“获奖的大工匠,有我这样的干爆破工出身的,也有焊工、锻造工……,其实不管干哪一行,只要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极致,那就是工匠精神。”李红勇说。(戴倩)

编辑: 李永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03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