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独臂乡贤”余代平:只手摘“穷帽”

    43岁的余代平身材清瘦,后背微驼,眼睛干净明亮。他站在树荫下,微风吹着他空荡荡的右袖管。

    余代平身后的山坡上,一只只羽毛乌黑的“山地鸡”昂首挺胸,踱着方步,好似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我养的不是一般的鸡,俗称山地鸡,都是喂的粮食,每天多数时间在山上散养。”余代平指着远处的一个山头说,“它们会飞,能从那里飞过来。”

    不善言辞的余代平,平时说话会脸红,眼神闪躲,但只要说到他养的鸡,就会变得滔滔不绝。

    余代平是重庆城口县鸡鸣乡祝乐村养鸡大户,也是远近闻名的“独臂乡贤”。

    鸡鸣乡所在的大巴山区,是我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重庆市精准识别出18个深度贫困乡镇,鸡鸣乡即名列其中。

    5年前,余代平既不是养鸡大户,也不是“独臂乡贤”,而只是一个挣扎在贫困线以下的残疾人贫困户。18年前,余代平在外地当电缆工人,一场生产事故夺去了他的右臂。他治病欠下巨额债务,也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

    余代平咬牙学会了用一只手穿衣服、吃饭、干农活。同时,余代平发现养鸡经济效益不错,而且对体力要求不高,就雄心勃勃地尝试喂养山地鸡。

    结果是一败涂地。

    余代平不懂养殖技术,自建的鸡舍既不通风也不卫生,加之养殖技术不过关,他的鸡因此死了不少。来回折腾了很多年,余代平依然没能摆脱贫困。

    5年前,脱贫攻坚战正式打响,余代平被认定为建档立卡户。乡党委书记李明伟上门走访,询问有什么困难。余代平犹豫了一会儿,红着脸说:“能……能不能……教我养鸡?”

    李明伟感到很意外,他原本以为余代平会以残疾人的身份,找政府要钱要物。当场,李明伟回答得爽快:“没问题。”

    当时,鸡鸣乡将山地鸡养殖作为脱贫主导产业之一。乡里为余代平提供了5万元的小额贷款,并安排他到县里举办的种养培训班学习,还为他打通了销售渠道。

    搭建鸡舍、购置鸡苗、疫苗接种……余代平起早贪黑,养鸡场终于办起来了。100只、500只、1000只……余代平的养殖规模越来越大。如今,他的养殖规模达到5000只,年收入超过5万元。

    2018年初,余代平递交自愿脱贫申请书,并顺利摘掉了“贫困帽”。申请书上歪歪扭扭写着:“我已经享受了不少好政策,现在收入高了,不能光靠国家,我申请不当贫困户了。”

    当前,脱贫攻坚已到冲刺阶段,但仍有部分贫困户脱贫内生动力不足。城口县选拔新乡贤,依托其个人威望对内生动力较弱的贫困户实施思想帮扶。

    余代平也被选为鸡鸣乡的新乡贤之一。新乡贤们组成巡回宣讲团,他们用自己的故事和身边的故事,激发贫困户的脱贫动力。

    余代平身残志坚,自力更生养鸡脱贫的故事,鼓舞了很多贫困户。然而,仍有部分内生动力偏弱者存在。

    有一次,一个贫困户找到鸡鸣乡党委书记李明伟抱怨:“搞产业太累了,坚持不住,扶贫不如直接发钱。”

    恰巧余代平在场,平时沉默寡言的他甩了甩了空荡荡的袖子:“我都能做到,难道你做不到?”

    对方羞愧难当,灰溜溜地回家,开始踏踏实实发展中药材产业。

    如今,余代平有了新的目标——搬到鸡鸣乡场镇住,高山上的老房子全部改造成鸡舍,进一步扩大养殖规模。

    “我已经在场镇上看好了一套200平方米的房子,正准备买下来。”余代平说。

    “你一个人住,为什么买那么大的房子?”李明伟不理解。

    突然,李明伟反应过来:“我知道,你是想成家了。”

    余代平没有回答,红着脸笑了。

    (本报记者张倵瑃、赵宇飞)

    

编辑: 李元元
图片中心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11125114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