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频道 > 正文
缙云诗会│卷尾·北碚
2019年10月18日 11:55:27  来源: 北碚区委宣传部

    北碚的碚

 

    诗人:陈义海

 

    一条鱼卧于嘉陵江的湍急

    虽然一万年都没有能把它融化掉

    但它有一颗柔软的心

    柔软到已经成为水的一部分

    水靠在它的肩上

    它躺在水的怀里

    其实,它就是一滴水

    嘉陵江中的一滴坚硬的水

    水已流走

    它却留下

    留下,看风吹过

    看孩子长大

    看一座城破土、发芽、开花

    它看到了卢作孚

    它看到了梁实秋

    它看到了老舍

    它看到了已经没有心跳的张自忠将军

    在这里上岸

    多少人到江边看它

    它在江边阅尽人间

    它看世界

    它看花开花谢

    它看阴晴圆缺

    但它就是不说话

    当夏天的洪水把它淹没

    孩子们担心江水把它带走

    当洪水退去

    它还在原地

    最好的石头

    是水的一部分

    最好的水

    让石头变得温柔

    江在

    碚在

    水在

    碚在

    水走

    碚不走

    北碚在北

    碚在北碚

    碚在北碚在

    北碚在碚在

    时间已经流走

    月色却留下

    岁月已经流走

    被历史成为碚的它却留下

    留下并成为这座城

    最谦卑最忠实最可信靠的守望

 

 

    北碚

 

    诗人:张 烨

 

    少年时

    从唐代吴道子的巨幅山水

    认识嘉陵江

    青年时

    获悉中国第一所新诗研究所诞生

    从上海仰望你

    后来,万能的百度告诉我

    你是从渝州之北

    伸入嘉陵江的一片奇石

    多少年过去了

    今天,当我来到你身旁

    我已经老了

 

    总有山水滋润我、渗透我、年轻我

    缙云山、金刀峡、嘉陵江小三峡

    总有历史唤醒我、深沉我、精英我

    重庆遭遇五年大轰炸

    闻名中外的金刚碑古镇

    抗战时三千名流曾聚集于此

    总有文化智慧我、启迪我、反思我

    梁漱溟、梁实秋、老舍

    北碚之父卢作孚

    旧居如故主张开欢迎的双臂

    那个年代特有的精气神扑面而来

    泪水模糊了造访者的眼睛

 

    总有未来向科技落伍的我

    伸出援手

    通过你遥遥领先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助我飞行

    我的诗掠过千里嘉陵江上空

    邀李商隐一起俯瞰

    屹立7千万年的巴山——缙云山

 

 

    正码头(节选)

 

    诗人:林 雪

 

    “只有北碚才是正码头

    其他河岸的码头都是副的”

    老纤夫此语一出,庙嘴岩

    火链石边沿那些花儿

    在一阵风中纷纷向他倾倒

    连一路湍急到石梁的嘉陵江

    也转身停住点赞

    赞他自信和自觉的地方性

    为了表示英雄所见略同

    我也大拇指朝上,接住其中

    一朵浪花

 

 

    雅 舍(节选)

 

    诗人:黄亚洲

 

    由于战争,由于蜂拥的文人

    重庆的船舷开始倾斜

    尤其是文化的那一侧,吃水很深

    小小雅舍,一个精致而安全的船舱

    但梁实秋先生还是担心,中国散文的那种优美

    分量,仍旧太沉

    那些灵动的散文,总是与屋后的黄桷树

    茂密的青草,摇晃在一起

    等待梁先生在黄昏时分的抚摸,以及,抚摸之后

    放飞给前方与后方

    放飞给风

 

    金刚碑

 

    诗人:李元胜

 

    我是有时差的人

    错过了你们,错过了绝大多数事物

    就像把一块巨石掷进嘉陵江

    让它弯曲,就像

    你突然出现

    光线经过你时发生弯曲

    在同一条河,同一个时代

    我们用不同的语法写着自己

    获得了完全不同的

    时间的弧度

    百年前的煤,仍然由我转运着

    通过你们看不见的船队

    向着另一个世界

 

    花房子(节选)

 

    诗人:张德明

 

    北碚的花房子,坐落在城郊一角

    我们须穿过一幢大楼

    才能来到它的身边

    听导游解说,四十年代,

    梁漱溟曾在这里住过两年

    将石头与花

    打磨成了著名的《中国文化要义》

    我在空荡的房间里穿行

    没有找到昔日楼主的遗物

    只听到砖石缝间低微的虫吟

    似乎呢喃着历史的风云

 

    水土·人民的味道(节选)

 

    诗人:李 钢

 

    黄昏时分我走向嘉陵江

    站在一九六四年的战备码头上

    码头两个字使我想起我的水兵岁月

    战备这个词使我想起我的少年

    正是因为这个词

    我跟随父亲来到了重庆

    大江滚滚流逝

    不舍昼夜

    这是水土的嘉陵江

    我家附近也有嘉陵江

    我几乎认识一整条嘉陵江

    但是从今天起

    我想认识嘉陵江的

    每一滴水

    

    金刀峡

 

    诗人:陆 建

 

    金刀在金刚碑旁

    就着嘉陵江水锻造,磨洗

    小试,华蓥山砉然

    峡谷十里现身

    刀锋惊醒时光的一次次风雪

    雨后虹霓,拔地而起

    立斩世间妖孽于月圆之夜

    凝熔山城之精气

    刀柄隐显,等候勇士,或游人

    把宋词裁为上阙与下阙

 

    狮子峰

 

    诗人:吕 进

 

    没有听过哗哗的松涛

    你就不算真正登过缙云山

    站在狮子峰高高的松林下

    山风吹来,就仿佛有大海在头上高悬

    松涛像一峰接一峰的波浪

    又像千军万马的阵阵呐喊

 

    而流动的温柔的云朵

    又轻轻地在腰间缠绵

    无言的依偎,无声的呢喃

    像浓雾,又像轻烟

    这是尘世,还是梦境?

    我是凡人,还是神仙?

 

    那位未知归期的诗人

    当然看不到今天美貌的巴山

    但是今天的狮子峰

    却曾看见过那场夜雨

    看见在万籁俱静的缙云山

    秋池里越涨越高的思念

[打印] [评论] [信箱]

[责任编辑: 葛琦]


版权所有 新华网重庆频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121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