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占芭花开——渝商老挝“创业”记

  重庆商人朱汀在老挝首都万象投建的工业园区。

  老挝国家消防总公司位于老挝首都万象的办公楼。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雨季的风拂过湄公河冲积平原,空气中夹杂着闷热潮湿的气息。

  沿着老挝13号公路,向万象西北方向开车约50公里,热带雨林中成片的占芭花(老挝国花)娇艳欲滴。

  一片崭新的厂房,掩映在花丛中。这里是老挝亿金集团新建的工业园。该集团大股东之一,是来自重庆的企业家朱汀。9月21日,朱汀在工业园接待了重庆日报记者和来自重庆的另一位企业家——合川金威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苟炳尧。

  3个月内,苟炳尧两次来老挝。前一次敲定项目,这一次,他要详细安排车间里生产线的布置,并物色和培训当地工人。

  最快两个月内,首批防火门将从这里下线。

  机遇 老挝消防产业正兴起

  协同 抱团出海,共同打造产业园

  对包括老挝在内的整个东南亚市场,重庆企业并不陌生。

  上世纪90年代末,重庆“摩帮”大举进军东南亚,几年内即占据市场主导地位。在比邻老挝的越南,重庆摩托市场份额一度高达80%,被誉为中国商品出口的传奇。

  这一次做防火门,朱汀和苟炳尧他们,打的什么“算盘”?

  原来,不久前,亿金集团和老挝公安部合资成立了老挝国家消防总公司。国家消防总公司获得了老挝消防器材、消防施工、消防检测、消防验收及人员培训45年独家经营权。

  “独揽”老挝一个产业,朱汀是怎么做到的?

  3年前,一直在老挝做钢结构建筑的朱汀,意外发现老挝正在制定消防方面相关法规。所有建筑都将强制性进行消防改造,但该国并无消防设施设备的生产能力。

  瞄准商机,朱汀直接找到老挝公安部。老挝公安部正在同来自日本、韩国的企业接洽,而在同日韩企业的竟争中,朱汀发现自己并不占优势。

  朱汀开始寻找对策。他发现,日本和欧美发达国家的消防产品,技术标准较高,很多指标并不符合老挝国情。中国产品技术标准更接地气,性价比也远高于发达国家。

  带着这样的理由,朱汀多次拜访老挝公安部。此后,他又分批次带领老挝公安部官员来到中国,参观了重庆、湖南和福建等省市的消防产品制造企业,通过实地考察的方式给对方增强信心。最终,双方签订授权协议。

  拿到一手好牌,该怎么打?重庆摩帮各自为阵,血拼价格直至退出整个东南亚市场的教训,朱汀记忆犹新。邀约一批企业,抱团出海,以上下游协同之势,共同打造一个消防产业园,成为不二选择。2000万美元投出去,数百亩的厂区和3万平方米厂房,拔地而起。

  除了苟炳尧的防火门项目,朱汀目前招揽来的另一个项目,是各类型灭火器。预计今年末建成投产,全部达产后,每年能生产100万支灭火器。等到防火门和灭火器项目成为“样板”后,朱汀将再回重庆及其他几个消防产业集中的省市,通过招商投资推介会,招揽组织中国企业在老挝投资更大的消防项目。据了解,目前,重庆几家消防摩托车生产企业和工业级无人机生产厂家,已经表示出投资兴趣。

  不过,人口仅几百万的老挝市场,能否承载一个消防产业?

  当然不能,朱汀的打算是以老挝为生产基地,利用东盟国家相互间零关税的优惠政策,向整个东南亚市场供货,下一步还将立足老挝,开拓欧美市场。

  重庆商人朱汀在老挝首都万象投建的工业园区。

  情感 村民把建设者当“自家人”

  经济 互补性强,创造了很多机会

  重庆企业在老挝组建合资公司,获得消防产业独家经营权,首先源自中老两国在地缘上的传统友谊。随着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这种一衣带水的情感,正在逐步加深。

  “中国是我们的好邻居,从情感上讲,我们非常愿意与中国企业合作。”9月23日,在老挝公安部警察总局,局长西沙瓦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7年在老挝担任中铁八局某项目部党工委书记的重庆人唐高云,印证了西沙瓦的话。“路边有时站着一些小孩,看到路过的施工车就会招招手,搭一截顺风车。知道我们在老挝修铁路,当地人对我们特别友好。”唐高云说。

  在乌多姆塞省班那汉村,村民把建设者当“自家人”,常常会邀请他们去村里搞“联谊”活动。大家空了一起踢踢球,在过中国的端午节时,中方建设者还教村民包粽子。“得道多助。”班那汉村村长宋屯套用中国老话说。

  中国企业在老挝获得商机,除了情感,还有更加务实的理由,即经济上的互补性。这是一切经贸合作的基础。

  市场方面,以消防产业为例,西沙瓦介绍,由于缺乏消防设施,老挝火灾近年来有增无减。2017年,老挝发生了175起火灾,比2016年增加了30起;2018年,火灾次数增加到177起。由于缺乏扑灭的器械,不少火灾甚至“火烧连营”。

  在中国,一个完备的消防产业集群早已建成。由于规模量产带来的成本缩减,一些消防产品显示出难以企及的竞争力。例如,记者发现,一个4公斤的干粉灭火器,在老挝万象的市场售价约400元人民币,但在重庆的售价只有几十元。

  要素成本方面,以人力资源为例,2018年,重庆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5.3万元。而在老挝,无论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工人工资都在2万元左右,整体水平不到重庆的一半。同时,老挝有丰富的水电,号称东南亚“蓄电池”,工业用电平均价格为每千瓦时0.3元。

  “经济互补性强,给我们创造了很多机会。”重庆潼南籍企业家、老挝拉坤莎集团董事长谢宇告诉记者,10多年前,他在云南与老挝做边境贸易,一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商品都有成倍利润。此后,他在老挝开设公司做危化品、药品及医疗器械进口贸易,利润率远高于国内。去年,拉坤莎集团和老挝科技部先后签署两个合作协议,进军食品药品检验检疫和互联网金融行业。

  出口 重庆人种植的香蕉占老挝香蕉出口的半壁江山

  期待 中国投资“花开万家”

  建设中的中(国)老(挝)铁路和高速公路,让中老经贸合作迅速升温。

  作为东盟唯一的内陆国,老挝山地和高原占国土面积的80%,交通可以用“极度不发达”来形容。预计2021年底建成通车的中老铁路和高速公路,是老挝由“陆锁国”变“陆联国”的标志性项目。

  即将贯通的两条大通道,给中国投资人带来新的预期。重庆天海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贺兴栻12年前在中老边境种植了10万亩橡胶。此后,由于国际橡胶市场低迷不振,橡胶园盈利微薄,贺兴栻一度打起了转让橡胶林的念头。

  近几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以及两条大通道的修建,让贺兴栻的腰板重新硬朗了起来。“现在来谈投资的人很多,估值都在10亿元以上,我即便不采胶,等到未来卖橡木,也是几十亿元的生意。”贺兴栻说。

  像贺兴栻这样来自重庆的农业投资人,越来越多。其中,重庆顾之洲农业开发公司牵头在老挝组建了老挝ACTS农业综合开发公司,该公司于2018年8月8日与老挝玻利坎赛省政府签署了《合作开发ACTS农业园区协议》。园区占地达420平方公里。

  此外,记者了解到,还有一大批重庆人以企业或个体的名义在老挝从事香蕉、橡胶、咖啡等农业种植及相应的商贸物流行业投资。据不完全统计,重庆人在老挝种植的香蕉,约占老挝香蕉出口的半壁江山。

  “来老挝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以前昆明、南宁飞老挝的航班,一周只有几趟,90%以上空座率,现在老挝到中国每天都是10多个航班,还坐得满满当当。”朱汀说,看好预期,他刚刚在老挝万荣市购置了两百多亩地,打算做旅游地产开发,打造东南亚风情一条街。

  9月23日,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科技部部长兼国家科学院院长波万坎·翁达拉在万象接受了重庆日报记者采访。他表示,中国和老挝是邻邦国家,有共同利益,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双方需要加强经贸合作。

  “今年是中老旅游年,9月18日,中国和老挝合作拍摄的首部电影《占芭花开》,刚在老挝首都万象举行了公映启动仪式,愿更多重庆企业在老挝落地开花,花开万家。” 波万坎 翁达拉说。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5135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