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两江新区人和街道:见证新中国70年城乡巨变
2019年10月28日 09:05 来源: 两江新区

   两江新区人和街道,这片留存“天地与惠、贵在人和”的古老土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过不懈奋斗,这片区域的城市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城市面貌已焕然一新。

   70年壮阔辉煌,70年砥砺奋进。70年间,两江新区人和街道完成了城乡转型, 从街面窄小、坑洼遍布,周围全是小青瓦穿逗房的旧街道,变为今日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大小商场林立的现代新城。

   人和街道的变化,不仅是重庆两江新区的缩影,更是新中国七十年巨变的一个缩影。

   正在修建的人和街道办公楼

   建成投用的人和街道办公楼

   从瓦店子到人和街道

   人和辖和睦路、龙寿路、万年路、人兴路、万紫山、万寿山、邢家桥、金和、金祥、天湖美镇十个社区,以及万和苑、金安、金宁筹备组,面积17平方千米,常住人口14万。

   人人都说,人和以和为贵,但鲜有人知,人和从前不和。

   人和古名瓦店子,据《江北县志》记载,道光年间,瓦店子大闹水荒,田土龟裂,唯有四口古井——王家井、段家井、万年井、螺丝井终年不枯。这里住了颜、叶、李、蒙四大家族,他们为了取水起纷争,矛盾日益尖锐,时有流血事件发生。重庆有一位名士段大章,在云南做副学政,恰逢他回乡省亲,得知此事,便出面调停:“天干数月,人命关天,天赐水源,共度难关,人以和为贵。”众人闻言自律,排序汲水,不仅悄然平息抢水之纷争,并从此新开平和谦让之民风,“天地与惠,贵在人和”亦成为先贤古训,其后,当地百姓故将瓦店子更名为人和场。

   1992年人和街景(现两江新区第一人民医院 图片由周道蓉提供)

   1992年人和街景(现人和家园 图片由周道蓉提供)

   新中国成立后,人和行政管辖几经变更,1929年设人和镇,1941年撤镇建人和乡,1953年,由人和乡更名为鸳鸯区,1957年区公所迁驻人和场,故更名为人和区,辖翠云、礼嘉、大石、人和、龙溪、鸳鸯6乡,1958年建人和人民公社,1984年再改乡,1992年建乡级镇,1994年撤人和区,人和镇扩制为区级镇。2005年,撤镇建街,将天宫殿等村分出后,人和街道所余幅员157平方公里。

   改革开放尤其是重庆直辖后,人和的发展进程明显加快,开始了快速的城市化进程。

   “我今年77岁了,是地地道道的老人和人,这70年,人和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和街道万寿山社区居民陈远碧谈起生活的变化,一口一个夸赞。“从一片农村变为了现在的现代化城市,从土房子住进了楼房,从走路到有车坐,又有各种补贴保障我们的生活,我们幸福得很咧!”

   从乡村到现代化都市

   悠悠中华五千年,农耕文明是发展的底色,沧海桑田数百载,乡土人和的本质也依旧是农耕文化。

   据《江北县志》记载,人和地处浅丘,西北高东南低,有耕地168万亩,水利灌溉面积72%,主产水稻、小麦、玉米、红苕,并产油菜籽、花生等,为县渔业、奶类、蔬菜生产基地之一。

   脱胎于农业社会的农耕文化,以自给自足、小农经济、熟人社会为关键词,稳定与舒适是传统中国人最朴实的追求。可是,在整个中国的城镇化进程中,农业社会发生了大变革,农耕文化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不过,从农业向工业转变,从乡村社会生活向城市社会生活转变,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而在这种时代的浪潮里,小到人和,大至整个国家,都在经历转型的阵痛。

   人和的变革,始于1992年。那一年,重庆被列为长江沿线开放城市,享受沿海开放城市的政策。时任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视察重庆,第一次提出重庆主城区的发展应“北移东下”。

   彼时的江北县委召开八届五次全委扩大会议,学习邓小平南巡讲话,提出抓住机遇,加快县域经济发展,并根据“北移东下”的发展方向,将人和、龙溪、鸳鸯、回兴、两路沿着210国道双红线,规划为北部新城区。

   1992年人和街景(现绿色水上漂附近 图片由周道蓉提供)

   规划中的北部新城区首先是发展交通,人和也开始零星征地。“老百姓巴不得,地被征了,户口就可以农转非,成为城里人了,那时候的人对农转非很向往,期待一举实现‘鲤鱼跳龙门’。”人和街道党工委书记蒋兴益望了望窗外,那一年,他 26岁,在渝北区计生委工作,2001年,蒋兴益被调到人和街道,至今快20年。他见证了人和街道的沧桑巨变,也参与了人和街道的城市化进展。

   “小开发”时的人和镇波澜不惊,除了建筑,一切似乎都未改变,可是后来,老百姓对征地的态度就转了180度大弯。

   1994年到2006年,人和开始大规模征地,改革的阵痛随即显现。

   拆迁旧址(现位于万寿山三期居委会周边)

   如今的万寿山社区

   人和地处城乡结合部,临近主城,加之自身农业发达,地里的收成、喂的猪、养的鱼、种的花,拉到城里都不愁卖。当时的渝北区,人和还率先实现免交农村统筹提留和农业税,率先实现了村村通公路,社社通摩托便道。

   “那时的人和,家家户户的收入都看得见,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谁会愿意放弃安宁的日子呢?”蒋兴益明白,城市化进程将打破乡土人和长久以来的生活习惯,“大家都很恐惧,况且,失去了田地,也意味着他们赖以生存的农业技能,也没有施展之地了”。

   百姓富裕只愿稳定是一方面,征地补偿政策几经变动又是另一方面。于是,村民对征地的态度由一开始的欢天喜地变成了冷眼相待。

   在彼时的人和,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种了三年菜,担了三年砖,修了三层楼,住了不到三年,今天要拆迁……

   “拆迁中的难和苦,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回忆起当初的拆迁历程,蒋兴益叹了口气,“老百姓当然舍不得自己家,自己的土地,那是他们一生的情感。”

   在那几年,不管拆迁工作再难,人和的基层干部们始终秉承“天地与惠,贵在人和”的古训,坚持敬畏土地与善待乡亲。“无论是百日攻坚、决战决胜还是扫尾清场,我们都做到了和谐拆迁,即使个别案例要走司法程序,我们也严格按法律办事。”蒋兴益说,每一位基层干部的奋斗目标,只是为了建设更加幸福的未来。

   对千万普通老百姓而言,幸福不是空谈规划,只有实实在在让他们的生活得到保障,才能让他们树立对未来的信心,才能建设和谐稳定的新城。

   “对于‘小’,政府让所有农转非子女的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全免;对于‘老’,我们积极争取养老保险;对于中间层的老百姓,我们提供了一系列农转非群众职业技能培训……”在基层干部的不懈努力下,人和,为“重庆向北”奉献出一片又一片土地。

   彼时的人和,大部分是乡村和荒野,如今的人和,高楼林立,公园密布,处处繁华都市光景。

   而在今年,人和街道更是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开展为契机,切实推进邢家桥社区安置房整治工程。通过社区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居民由不支持变为支持,从不理解者变为志愿者,年代久远且脏、乱、差的安置房正一步一步变为了宽敞、洁净的花园洋房。“虽然在改造过程中有流不完的泪和汗,但是看到群众的笑脸,一切都值了!”邢家桥社区党委书记谢兰感慨道。

   邢家桥社区安置房改造前

   邢家桥社区安置房改造后

   68岁的杨际华邢家桥社区安置房已整治片区的居民的受益者,在整治时,虽然有诸多不便,但如今住进了“新房”,杨际华开心得合不拢嘴:“住了二三十年的老房子,到处漏,现不一样了,到处新崭崭的,我在香港的女儿都专门回来看效果呢!。”

   从村民到市民

   “新中国成立70载,重庆崛起掀巨澜,喜看两江沧桑变,天地人和笑开颜!”今年67岁的李中华生在人和,长在人和,工作在人和,先后担任过渝北区龙溪乡副乡长,礼嘉乡党委书记,人和镇镇长、人和街道宣传委员等,他用7句话来概括了人和的巨变:人和人从农民变成了市民,社区住房取代了农村砖瓦房,现代化学校取代了乡村小学,彩色电视取代了黑白电视,小汽车取代了自行车摩托车,现代化城市建设取代了落后的乡村建设。

   1994年,原人和镇场口

   “以前人均月收入只有几十块,现在是几千块,以前人和的产业以种植业和养殖业为主,现在,随着大批高科技企业入驻,产业逐步转向先进制造业和新兴服务业。”李中华说。

   而这一转变,在照母山下得到了最经典的体现:以海王星为代表的星系列高科技楼群星光闪耀;气势恢弘的城市广场歌声朗朗;319、210国道和“金”系列城市快速干道纵横交错;天来、金科、逸安等星级酒店星罗棋布;万科、恒大、融创、棕榈泉、约克郡、龙湖、金科、华宇、协信等商住楼盘改善了数十万市民的居住条件;照母山公园、火凤山公园、颐和公园、重庆川剧院等项目相继投入使用……

   曾经的小小村落,如今伴随着两江开发,伴随着企业入驻,也孕育着国际化的开阔视野,越来越多的国际友人来两江新区安家落户、置业发展。“从前年3月份到现在,我们社区内的外籍人士从最初的600多人增加到现在的1000余人。”据和睦路社区副主任谭成华介绍,这些外籍人士大多在两江新区的世界500强、合资企业、新型金融机构、制造业等工作,来自英、德、韩、新加坡等28个国家和地区,其家庭、子女也选择在两江新区入住、就学。

   砥砺奋进70载,人和伴随着重庆及两江新区的发展而转变。“但是,最为困难的转变,还是居民从农民变为市民,而这一转变,到现在还在持续。”李中华说。

   如果说,人和的拆迁征地与开发建设,是一个物化的过程。那么,引导居民从农民到文明市民,就是一个内化的过程,物理意义上的社区远达不到这一要求。此后的社区治理,是一个更漫长的过程。

   一个难以回避的现象是,在疾风骤雨的大规模征地告一段落之后,村民们陆续进城,尽管下至社区,上至街道都出台了很多政策以保障农转非居民的生活,但还是出现了很多“水土不服”。

   现和睦路社区党总支书记金红自2004年就开始在人和街道工作,那时,她是邢家桥社区的一名干部,在她的记忆中,邢家桥农转非居民即便是当了城市居民,也依旧保留着从前的生活习惯。

   “啥子箩筐、背篓,这些旧农具全部堆在楼道里,不仅影响通行,还有很大的安全隐患。社区绿树成荫,他们就在在树上晒铺盖、晾衣服,有些甚至还去找空地继续种菜。”

   金红说,她当然理解居民们对这些农具的感情,那是他们的寄托和乡愁。

   “最初开展洁净家园行动时,你将杂物清理了,他们特别不理解,一直要跟你要说法”。后来,包括她在内的社区干部挨家挨户做工作,讲道理,“说得口干舌燥”,慢慢地,居民的观念就开始发生了转变。

   “现在的邢家桥以及和睦路社区,在过道堆杂物的比较少了,大家逐步融入了城市生活,”金红顿了顿,“你是不知道,当年我们清理杂物时, 卡车都装了几十辆!”

   和金红一样,人和街道每一位基层干部所面对的,全是这样琐碎却又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事。从小处说,是观念的变化,是社区建设。从大处说,是城乡社会变迁、经济转型、城市转型,是改革在人们的身边一点点在积攒、在变化。

   人和街道第八届“魅力人和”群众文化活动、第四届“幸福人和”书画摄影大赛闭幕式暨第五届物业知识宣传月开幕式

   9月24日下午,两江新区人和街道第八届“魅力人和”群众文化活动、第四届“幸福人和”书画摄影大赛闭幕式暨第五届物业知识宣传月开幕式在街道广场举行,共吸引来自辖区内各企事业单位、居民群众约1000人参加,以此促使全民参与,增强辖区居民认同感和归属感。

   而这,仅仅是人和街道繁荣辖区居民文化生活,打造宜居宜业新人和的一部分工作。

   借助2005年撤镇建街这一契机,人和街道提出创建“和谐示范街道”这一目标,结合实际全面推进社区建设12345工程,全面推进社区建设。

   所谓“12345”工程,即围绕创建和谐示范街道这一目标,抓好队伍阵地、市民素质两项建设,完善社区建设指导、参与、共建三个机制,开展“四评四创”活动,做好劳动就业、社会保障、环境卫生、文化体育和安全稳定五项服务,切实解决民生问题。

   2012年5月,人和街道围绕放心、暖心、安心、舒心、悦心启动“幸福一生,五心服务”共5个大项50个小项的服务内容。2015年,街道深入挖掘“五心服务”内涵,不断拓展外延,系统提出了“五化促五心”全面升级民生服务。这是一项润物无声的社会改革,悄无声息,却是中国社会建设日益细化深化,社会转型和变革更加深入的缩影。

   “五化促五心就是扶贫精准化,让居民更‘放心’;为民服务多样化,让居民更‘暖心’;小区管理精细化,让居民更‘舒心’;社区治理网格化,让居民更‘安心’;文化活动品牌化,让居民更‘悦心’。”蒋兴益说,街道党工委要求,针对群众反映的问题,必须跟踪回访,件件落实。

   时光流转,新城屹立,在街道基层干部与百姓的磨合理解中,人和街道的社区治理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先后获得全国和谐社区建设示范街道、全国全民健身活动先进单位、全国安全社区(街道)、全国社会保障系统优质服务窗口、全国民主法治示范社区、国际安全社区(街道)、重庆市创先争优先进基层党组织等荣誉。

   人和,历经百年洗礼,在新中国成立70年的浪潮中,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人和街道中的每一位居民,都是时代的见证者和开创者。

   面向未来,作为内陆首个国家级开发开放新区,两江新区正迎来更大的历史机遇。“天地与慧,贵在人和”,人和,这片秉承古训的美丽土地,正汇入新一轮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继往开来,开启新时代更美好的篇章。

   (部分资料参考《人和史话》、《人和蝶变》、《照母山史话》)

   (记者 苏旸)

编辑: 陶玉莲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516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