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巴曙松:建立制度化的跨境投融资基础设施和平台

图为巴曙松主持2019中新金融峰会“跨境投融资助力‘一带一路’论坛”。新华网 韩梦霖 摄

  新华网重庆11月6日电(韩梦霖)11月5日,在重庆举行的2019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金融峰会开展了多场次高峰论坛与沟通交流活动,其中在“跨境投融资助力‘一带一路’ 论坛”上,发言嘉宾围绕“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多维度探讨跨境投融资新模式和新路径。作为论坛的主持人,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巴曙松博士接受了新华网专访。巴曙松表示,西部内陆地区提高跨境投融资的水平,要抓住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这一关键,并建立制度化的跨境投融资基础设施和平台,中新金融合作要服务“一带一路” 建设,在投融资方面要继续推动中国的金融机构通过新加坡来辐射东南亚。

  中新金融合作在开放通道赋能升级方面可以发挥哪些功能?对此,巴曙松表示,“中新金融合作首先是投融资的功能,用更多的金融产品、更多样化的金融机构来为企业提供多样化的融资服务,支持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此外,巴曙松也认为,金融很重要的一个功能是进行风险管理,既包括沿线国家的汇率、利率管理,也包括交易和整个项目的风险管理,这些都可以通过专业的金融服务提供支持。

  不仅如此,中新金融合作的带动和枢纽作用同样重要。“重庆是中国西部一个具有战略地位的枢纽城市,对于西部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新加坡在东南亚也具有重要的影响力,同样是一个重要的枢纽城市。这两座城市都是在‘一带一路’上具有辐射能力的枢纽型城市,两者之间的合作,能带来更大的带动作用,激发更广泛的资金参与。”巴曙松说。

  西部内陆地区如何提高跨境投融资的水平?对此,巴曙松建议,“西部内陆地区跨境投融资有相当占比是一些大型的基础设施项目,所以怎么为这些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进行融资,这是要抓住的关键。基础设施的联通才会带来更多其他的服务机会,所以大型基础设施在跨境建设过程中怎么进行相配套的跨境投融资,可以总结中国在基础设施领域的一些经验,来提供这种参考。”

  巴曙松还认为,跨境投融资的项目不能做成封闭、零散的项目,而要让这些项目作为节点,以一种开放的形态打造成多方合作的一个平台,吸引更多当地和多样化的合作伙伴参与。“这样有助于项目本身融入当地经济社会体系,同时也能分散中资企业对外投资的风险。”巴曙松表示。

  “要建立一些制度化的跨境投融资基础设施和平台。比如说可以借鉴‘沪港通’、‘深港通’的经验,把内陆地区的需求和海外市场进行对接,这样才能够扩大国际资本的参与程度。”巴曙松说。他认为,这样既可以吸引国际流动性资本的进入,也可以吸引更多的外资金融机构进入,提高他们对这个市场的了解。

  如何利用中新金融合作服务“一带一路”的建设?巴曙松建议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发力——

  一是充分利用新加坡的金融机构在东南亚的网络和知识经验进行合作。继续推动中国的金融机构通过新加坡来辐射东南亚,依托新加坡的金融机构在东南亚的辐射能力来参与东南亚相关的建设投融资。

  二是中新金融合作要寻找差异化的战略定位。现在中国的金融开放和金融合作全方位推进,重庆作为西部城市,重庆和新加坡的合作,要找到差异化的定位,“比如说现在主要是资本市场开放比较多,怎么从银行的理财产品、保险产品进行差异化拓展,里面有很多发展的机会。”巴曙松说。

  三是目前中国的企业去东南亚投资、利用新加坡融资的多,但是怎么通过新加坡来吸引中国需要的产业和企业来投资,需要进一步的探索。他认为目前通过新加坡进入重庆来投资的企业数量相对不多,这可以作为下一步一个拓展的重点,要让一些竞争力减弱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走出去,把希望吸引的中高端产业引进来。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5196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