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这是我第一次分红领钱,谢谢你罗书记”——来自云阳协合村的扶贫故事

    新华网重庆11月15日电(李海岚)从一个不被看好的“外来户”,到如今村民心尖尖上的人,云阳县泥溪镇协合村“第一书记”罗强,用两年时间完成了这样的“逆袭”。用罗强自己的话说,“我现在就是这个村里的人啊!”

    但在成为村里人之前,罗强捱过了一段煎熬期。2017年9月,罗强由重庆市政协办公厅扶贫集团派驻到协合村任“第一书记”,协合村离重庆主城400多公里,罗强一路风尘到达村里,已是傍晚时分。

    “如果在重庆主城,那时正是万家灯火的时候,整座城市流光溢彩。”罗强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可协合村除了地坝边有一盏灯给人一丝昏黄的光亮,四周一片漆黑,唯有高山重重,野风阵阵。“真切地感受到了贫困与落后背后的沉沉重量,”他说。

    为了尽快摆脱“外来户”的身份,罗强一到村上,便尽可能多地参加一些村民会、院坝会,以此拉进彼此距离。但他始终觉得与村民之间隔了一层,甚至连一些方言土话都听不懂,收效甚微。

    协合村村委会在一个半山腰上,与村上的小学正好同在一个院子里。罗强刚来时,村校只有29人,但“成分”却很复杂。“这些学生中涵盖了一、三、五三个不同年级的学生,还有几名外出打工者家的留守儿童,以‘幼儿班’的身份夹杂其间。”罗强说。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罗强发现这里只闻书声朗朗,却不闻歌声绕梁,原来村里没有音乐课。于是,罗强主动走进课堂,从最基本的“1、2、3、4、5、6、7、i”的基础教起,每周上两节音乐课。到现在为止,这些从未与音乐打过交道的山里娃,先后会唱《童年》《少年先锋队队歌》《歌声与微笑》《歌唱祖国》等30多首歌曲。

    孩子们回家唱起歌,家长疑问是从哪儿学来的?孩子们回答“是那位从大城市下来的罗老师教的!”一传十、十传百,不少村民这才知道,娃儿们口中的“罗老师”,原来就是村上扶贫工作队的“罗书记”。

    从此以后,罗强感到自己与村民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从那时起,全村364户人家,989人,只要人还在当地的,他家家到户户访,走完了90%以上的农户。村里的29个贫困户,他像走亲戚一样,去了一次又一次,成了村里的“万事通”。

    对于罗强而言,拉进与村民的关系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要让村民过上好日子,好日子就得靠产业来带动。”

    据了解,协合村地处潭獐峡风景核心区,“南三峡”“吴家洞”就在该村境内,从村口可“俯瞰万仞大峡谷,畅游千亩百花园”,若发展旅游可说是“得天独厚”,而且村民们还有100多年种植药材的历史,发展“农旅结合、药旅结合”的路子再好不过。

    经过探索、调研,罗强带领村民种植了一片占地500余亩的牡丹园,同时间种软籽石榴200亩、黑花生170亩。“牡丹园区采取‘村集体+专业合作社+农户’的发展模式,实现集体有收入,农户可分红。”罗强介绍,同时还发展黑木耳35000段,中蜂87箱,实现与贫困户利益无缝链接。此外,还布局乌梅产业700余亩,间种菊花和辣椒,实现短期有增收,长期可持续的目标。

    今年6月,在协合村举办的村集体经济分红大会上,村民张定英将领到的近千元分红放入口袋后,紧紧握住了罗强的手,“这是头一次分红领钱,我昨晚上一晚没睡着,怕以为自己在做梦。罗书记,谢谢你!”

    罗强给村里带来的变化不仅仅是产业,而是体现在方方面面。如今,协合村路平了、水通了、村民脸上笑容也多了,村小还配备乒乓球桌,添置了棋牌、球具、音响设备等体育器材……两年前那个“家徒四壁”的协合村,终于燃起了希望。

    今年9月,罗强驻村已经满两年。他本可以回去,回到妻儿身边,但是他选择了留任,留下来继续守护村民的希望和明天。

编辑: 李永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5237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