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秦巴山区深度贫困乡的“独手”副乡长
2019年11月20日 17:00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重庆11月20日电(李元元 李海岚 黄嫣然)初见城口县沿河乡副乡长付洪书,是在城口县沿河乡人民政府,他正在办公室输液。坐在一旁的乡政府工作人员向我们解释,“最近一段时间付乡长经常熬夜,每天凌晨一两点才休息,最终抵不过,感冒了。”

11月19日,城口县沿河乡副乡长付洪书,在办公室输液。新华网发(符美燕 摄)

  今年55岁的付洪书,已经在沿河乡副乡长的职位上工作了八年时间,“没打算离开沿河乡”,看上去面容有些憔悴的他,说出这几个字时,立马精神了许多。

  2011年11月,付洪书被调派到沿河乡任副乡长。在此之前,他在城口四、五个乡镇工作过。为何是沿河乡让他“没打算离开”?这一切还得从他与沿河乡的点滴说起。

  一头年猪的下山路 触动分管交通副乡长的心

  刚去沿河乡工作的那一年冬天,付洪书在沿河乡北坡村的一位村民手中购买了一头年猪。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头年猪的下山路,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心。

  沿河乡位于城口县西部,以山地为主,群山起伏,沟壑纵横,高山峡谷耸立。每到冬天,这里的气温急剧下降,落雪积雪时有发生。

  年猪下山的那一天,北坡村刚好下了一场雪,山路上还留有未融化的雪迹。因外出务工的男村民还未赶回家过年,运送年猪的任务落在了两位女村民的肩上。付洪书依稀记得,200多斤的年猪,这两位女村民轮流背了两个多小时,才背到山下的公路边。

  那时的沿河乡,向外虽有通往县城的土公路,但向内只有乡政府周边一段长2.7公里的硬化路,以及场镇通往北坡村和联坪村的两条泥巴路,其余地方均没有公路。

  “沿河是我去过的乡镇中,基础设施最差的。”付洪书说,再加上这趟不易的年猪下山路,让这位分管交通的副乡长打心底觉得,要改变沿河乡村民贫苦的生活现状,必须得从交通开始。

沿河乡公路。新华网发(资料图)

  自那开始,在付洪书的提议以及乡政府的各方努力下,沿河乡开始了漫长的修路历程。“当时脱贫攻坚战尚未打响,专项资金很有限,修路项目真正落地是在2014年,”付洪书回忆,最先开始修建的是乡政府到迎红村9.5公里长的公路,而后陆陆续续打通了镇上到村里的主干道。

  2015年脱贫攻坚战正式打响。2016年下半年开始,沿河乡开始大规模硬化道路。如今,从城口县城到沿河乡是水泥路,从沿河乡到各村也是水泥路,行政村通畅率达到100%。

  此外,沿河乡还修建了客运站,目前主体工程已基本完成,即将进入装修阶段,同时还建成了5个农客招呼站,沿河百姓出山的“出口”终于打通了。

  一场车祸流露百姓真情 “独手”副乡长决心坚守不离

  116个村民——即使过去了四年时间,付洪书依然记得有116个来自沿河乡的村民,曾穿着胶鞋、统靴,从沿河乡走出来,到县医院来探望他。正是因为这次经历,让在车祸中成为独手的他,决心留在沿河乡。

  时间回溯到2015年。那一天下着雨,天气很冷,他同驾驶员一起开车前往北坡村查看公路修建情况,没料到车子直接冲进了河沟里。“路过的村民连衣服都来不及脱,直接冲到河里,把我们从车里拉了出来,”付洪书回忆,“但凡他们犹豫哪怕一分钟,我这个人就没了!”

  从冰凉的河里救出付洪书和驾驶员后,村民也不知道两人是生是死。但好心的他们拿出了六床崭新的棉被铺在车上、盖在他们身上,及时将他们送往了县医院。

  “住院期间,陆陆续续有116个村民来医院看我,”付洪书说,“他们穿着胶鞋、统靴而来,带着真情而来,让我特别感动。这种感动是触及内心、触及灵魂的感动,”他说,“是沿河乡的村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虽无生命危险,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场车祸让付洪书成了“独手”。现如今,他的左手长期因无力而重重垂下,“连钥匙都拿不起来,”沿河乡党委书记吴雪飞说,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只能依靠右手。

  “我跟他谈过多次,让他离岗调养,但他都不肯,”吴雪飞介绍,“他总说,书记,给我机会嘛,我想再拼几个月,亲眼看到亲身参与沿河的脱贫。”

  一个没人敢接手的典型贫困村 在他手里变了样

  活跃在副乡长一职上的付洪书,不仅要负责整个沿河乡教育扶贫和健康扶贫两大重任,同时也是典型贫困村红岩村的联村领导。他最近熬夜加班一是为了做好健康教育扶贫记录,二是忙于红岩村的发展。

  红岩村有多典型?用村支部书记牟正寿的话说,是沿河一带出了名的没人愿意管、没人能管好的村:村民之间矛盾多,等靠要思想严重,且难以招架。“以前的驻村干部,通常工作不到一年便被逼走了。”

  没人敢接手的红岩村,付洪书接了。

  “红岩村的村民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低保、救助、建卡、赌博等,百姓的思想观念极为局限,”付洪书说,“总会为了他有我没有而争论闹事。”

  因此,付洪书首先思考的是如何改变这里的不良风气,并在村里实施院落化管理。按照村民聚居范围把全村分为20多个不同的院落,推选有奉献精神和号召力的人担任院长,负责本院落的管理工作。

王家老房子院落议事厅。新华网 李元元 摄

  王家老房子院落是红岩村今年4月设置的第一个院落,院里有19户88人。在此担任院长一职的王仕海介绍,虽然都是门对门、户对户,但都是十多年前陆续从山上搬下来的,以往大家没事都待在自家屋里,交流甚少。但现在不同了,一个院落就如同一个大家庭,大家会坐在家门口聊家常,很是和睦。

  从冷漠的邻里关系,到热闹的院落家常,一冷一热之间的转变,正是付洪书想要带给红岩村的。除此之外,付洪书还在红岩村办起了“村晚”等活动丰富村民文娱生活。

红岩村首届村晚现场。新华网发(资料图)

  去年春节前夕,红岩村首届“村晚”拉开帷幕,演职人员上至古稀老人,下至两岁儿童,全都是红岩村的村民。曾经闭塞落后的大山贫困村里,上演了一幕幕鲜活的“生活向前看”。

 无人机航拍沿河乡硬化的水泥公路。新华网发(资料图)

  付洪书说,“你们现在看到的沿河,已不是当年的沿河;你们未来将看到的沿河,也不会是今天看到的沿河。”在这位在岗八年的沿河乡副乡长眼里,沿河的变化摸得到,沿河的未来看得到。而55岁的他,选择最后的坚守,选择看的更远一点!

编辑: 李华曾
精彩图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21125253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