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楹联写百年春秋 很对的九龙镇

楹联陈列馆二楼展厅

蟠龙小学楹联课(蟠龙小学供图)

  选春联(摄影:杨孟)

上世纪90年代敲锣打鼓送春联下乡

辛华老师(书写者左一)为居民书写春联

彩云湖公园里的楹联廊桥

九龙楹联课本

  位于九龙坡区的九龙镇有一座九龙楹联陈列馆,这里陈列了改革开放以来,众多楹联爱好者的作品,极具乡土气息。九龙楹联陈列馆还有个延续了37年的习俗,每年编辑一册新的《九龙春联》,截至目前已经坚持了足足37年。37年来,《九龙春联》的出版记录了时代的发展、生活的飞跃及人们对文化的渴求。记者昨日获悉,最新一辑《九龙春联》即将出版,由当地文化站工作人员负责整理成册并出版发行,里面收集了当地楹联创作者创作的楹联。

  小小的楹联(俗称“对子”“对联”),如何能在时代飞速发展的城市里生根落脚?楹联又是如何实现完好保护并传承下来的?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在九龙镇文化站工作的市级非遗传承人李新华(笔名:辛华)老师以及九龙楹联陈列馆负责人张同福,还原了楹联为何会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茂盛的过程。

  一位乡贤开启一方民智

  2018年,中国诗词楹联出版社出版发行了一本书——《逸韵悠悠——纪念龙为霖诞生330周年》,这本书讲述的是清朝康乾时期,龙为霖老先生把文化带到当地的故事。

  张同福是土生土长的九龙镇人,小的时候,镇上那些老人,很喜欢讲这位几百年前的龙先生的故事,耳濡目染,即便老人是清朝的,依然像自己身边的人一样,让他感觉如此亲切。据史料的记载,龙为霖当过云南太和县令、石屏知州,为官时惩奸邪、均徭役、兴学设教,颇有惠政。后被人诬陷,免去了官职,回乡后,来到重庆九龙坡杨坪村一个名叫龙凤溪的地方,搭了几间茅草屋,因面对九龙滩,故取名“九龙别墅”。当地的村民都善良质朴,但是在当时,龙凤溪方圆十数里没有学堂,小孩子读书艰难。看着这些孩子没地方读书,龙为霖十分不忍,就把自己为官多年的积蓄拿出来,在大家的帮助下,书院很快在今天的珠江花园一期附近落成。

  龙为霖不仅亲自登坛讲学,还聘名师授课,九龙书院声名大振。那时,不仅附近的人来书院读书,就连大渡口、石桥铺、黄桷坪和南岸的小孩也来这里求学。

  楹联文化在九龙滩兴盛

  据记载,“龙为霖,康熙三十年(一六九一)贡生,年羹尧督川深器之。工书法,草书师二王,真、行学颜真卿,出入於虞、欧、颠、素间,而指书尤绝诣。”这说明他是一位书法大家,而他的《荫松堂诗集》,让我们看到了一位饱学大儒。

  九龙滩隐居这段时间里,龙为霖辛勤讲学,远近俊彦多出自其门下。别看他是一位学者型高官,但他一点架子也没有,往来的脚夫口渴了,可以径直走进他家讨水喝,附近的乡民红白喜事可以向他求一副对子,大人娃儿随时都可以拿起书去他家请教。九龙滩因此文风大盛。附近乡民也多识文断字,还时不时地冒出个“四言八句”。

  龙为霖不仅擅诗,还是撰联高手,“九龙书院”大门联即出自其手:鱼龙归海,时来皆得化;桃李在门,意会即逢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乡亲们也有模有样地学,于是,在当地但逢迎春、贺寿、乔迁、添丁、入泮等大事,亲朋间总喜欢以一副楹联作为贺礼。送钱送物不重要,大家更看重的是这副贺联文字如何、书法怎样,一副妙联可以让大家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说上好几天。春节前,家家都贴春联,这个时候,大家的共同话题就是谁家的联语更好,谁家的联语更妙,

  在那个时候,随便一个湾、一座山,总有几个笔杆子,今天出一副对联,明天吟一首诗,后天唱一首歌谣,在田间、场镇间传诵。直到今天,在九龙镇,如果你会创作楹联,又有一笔漂亮的毛笔字,那绝对是一件很风光的事,同时,身边也会聚集一帮爱好者。甚至有很多有心人,把听来的和自己创作的楹联记录在本子上,数十年光阴浓缩在两行文字之间,堪称一部楹联地方史。

  写楹联是一桩体力活儿

  辛华老师是九龙坡区地方史研究者,对历史、诗词、故事的酷爱,让他和同仁们一起完成了《逸韵悠悠》的编撰,也真实地记录了传统文化散发出来的诱人魅力。

  今年70岁的辛华老师扛过锄头、放过电影,也因为对楹联文化的痴迷,成为一名文化干部。

  据他讲,那时候,送文化下乡,最受群众欢迎的就是写春联,临近过年时,各村都会买上墨汁和红纸,请文化站的人去村里写春联。在现场写春联,手脚快的人半天也只能写三十来副,十来个人在短短十几天里,要写1000多副对联,怎么办?他用了布置“家庭作业”的办法,让大家在家里写个百十副春联,出门时带上,挂在书写现场,大家看到一副副火红的春联,不等大家拿出毛笔,铺好毛毡,桌前早已围的水泄不通。书写春联一般只安排半天时间,差不多4个小时,每人带30副春联纸,差不多能写完。

  有一次在黄桷坪新年艺术节写春联时,居民来了一拨又一拨,快到12点了,一位大爷看辛华他们这么辛苦,好心替他们解围:“各位乡邻,这两位先生从早上8点多钟就开始写,你们看,这写字的姿势就是在给大家鞠躬啊,这鞠一躬的时间足足有4个小时啊!这谁受得了啊?我看大家明天请早吧。”

  坚持37年印《九龙春联》

  从1982年开始,九龙镇开始编印《九龙春联》,通过对镇上及辖区内于楹联创作有兴趣的人,进行征集。翻开一本1998年编印的《九龙春联》里面的联语就特别能体现当年的时代气息,比如:“夔门难锁百川水;大坝能牵四海心。”反映了三峡大坝修建这一历史史实。“车窗摄入诗情画意;公路牵来水绿山青。”反映的则是上世纪90年代公路建设对人们生活的改变。

  记者注意到,这本小册子分为春联贺岁、协力兴乡、格言励志、情谊深长、雏凤新声五个部分,而每一年,根据时代的发展,内容又有所不同,而永久不变的,是每年收集的楹联,都是来自当地楹联爱好者创作的联语。目前,2020年的《九龙春联》(第三十八辑)已经进入了修改遴选阶段,明年1月将面世。

  编写楹联教材带进学校

  让人遗憾的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春节贴春联这种习俗,慢慢淡出人们的生活,年味变得不再浓郁,这让包括辛华先生在内的楹联爱好者,都对楹联的传承表达了担忧。

  楹联如何传承?从2016年开始,九龙镇决定携手辖区五所中小学,开展“九龙楹联传承基地”建设,把楹联这门传统文化从过去送文化进校园的方式,改变成送课程进班级。“基地”以经费统筹、教材统编、教师统训这“三统”方式进行建设,如今,九龙镇辖区内的九龙小学、盘龙小学、辰光学校、朵力小学和火炬小学五所学校的学生,都能每周听到一节生动有趣的楹联课。

  楹联课上什么?自然是从与楹联有关的民间故事开始讲起。低年级学生从故事中了解对联的基础知识和进行知识积累,高年级过渡到学习对联格律,然后尝试对联创作。“我们上的课就从大家熟悉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说起,你看,这样一句诗词,不但念起来朗朗上口,而且平仄对仗工整,而且两句诗词描写的是一静一动的景物,实现了相当好的映衬。”虽然是上楹联课,但却从孩子们从小接触的诗词讲起,这样一来,接受起来的难度不但小,还对语文课的学习,起到了很好的强化和拓展作用。

  据了解,五所学校合计5000余学生,从一年级到八年级都能保证每周一节楹联课。三年下来,学生的创作激情高了,楹联的传承也得到了有效的解决。(记者 王渝凤 摄影报道)

编辑: 葛琦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84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