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讲红色故事】吴玉章:相濡以沫显真情

  吴玉章(右)与游丙莲合照。(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供图)

  上世纪50年代末,上海越剧院到中国人民大学演出《梁山伯与祝英台》。演出当天,学校特意请80岁的老校长吴玉章观看演出。演到“哭坟”一场时,工作人员发现前排正中一直笑容可掬的老校长表情变了,只见他微微低下头,眼睛闪出泪花,进而泣不成声。

  “吴玉章之所以哭,主要因为他触景生情,想起了去世多年的妻子游丙莲。”近日,市委党史研究室征研一处处长简奕指着电脑上的一张吴玉章的照片,对记者讲起了吴玉章与妻子游丙莲之间的故事。

  分居44年不离不弃

  “1896年,18岁的吴玉章按照家人安排,与出生于普通农家的游丙莲结为夫妻。”简奕介绍,虽然游丙莲裹过脚,几乎也不识字,但婚后两人却互敬互爱,先后育有一女一子。

  好景不长,为谋求强国之策,吴玉章于1903年东渡日本。自此,吴玉章开始了与妻子游丙莲44年的分居生涯。

  在这44年的时间里,吴玉章虽然和妻子游丙莲有过短暂的相聚,但大部分时间,两人都是分居两地。“即使如此,吴玉章身边始终未有别人。”简奕说,当他人问及婚姻状况时,吴玉章总说自己的婚姻非常幸福。“在吴玉章看来,他的婚姻幸福并不是世人普遍羡慕的‘富贵双双到白头’,而在于他和游丙莲尚健在,待到革命成功,便可家人团聚。”简奕说。

  “可惜的是,吴玉章最终却没能等到与游丙莲团聚的那一天。”简奕说,1946年,游丙莲突患重病,家中赶紧托人传书给在重庆工作的吴玉章,希望他回家一探。“但受限于当时的局势,吴玉章只能一边命儿子回乡侍母,等待转机,但这一等,却等来了游丙莲去世的噩耗。”简奕说。

  吴玉章忠贞不渝的三个原因

  “如今,在四川荣县的吴玉章故居内,依然挂着两张游丙莲的照片,一张是全家福,另一张则是她和吴玉章的合照。”简奕说。

  记者发现,这两张照片中,吴玉章均身着西装,显得神采奕奕。游丙莲在第一张全家福照片中还表现出较好的精神状态,但第二张合照中,游丙莲却微微佝偻,显得较为沧桑。

  “这两张照片分别拍摄于1911年和1920年。”简奕说,游丙莲的变化则记录着她对这个家庭的付出。

  “游丙莲的默默付出也打动了吴玉章。”简奕说,在分居的那些年里,吴玉章虽颠沛流离,但从未起过再娶之意,而是把游丙莲作为自己婚姻的最后归宿。

  “吴玉章对游丙莲的敬重还体现在文学作品之中。”简奕说,例如在《六十自述》一文中,吴玉章就谈及了自己把游丙莲作为婚姻最后归宿的原因。

  “首先是出于对游丙莲的感激。”简奕说,在这篇文章中,吴玉章写道:“因为我既从事革命,不能顾及家庭。我有一儿一女,家里又穷,全仗她为我教养儿女。我在日本留学时,家曾断炊数日,终赖她勤俭得以使儿女长成。古人说‘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何忍负之?!”

  “其次则是由于吴玉章本人自然养成的婚姻道德观念。”简奕说,吴玉章在文中指出:“乡里贫贱之人一到都市,或稍有地位,则狂嫖烂赌,抛弃妻子,另纳新人,往往使可怜的原配孤苦伶仃或饮恨而死,为世诟病。我为挽救此种恶风气,以免青年人受到家庭的阻碍而不让其远行,故以身作则,以塞顽固者之藉口。到了我相信共产主义,并听到以共妻来诬蔑共产党以后,我更以共产党的道德,坚强我的操守,以打破敌人无稽的谰言。”

  “最重要的则是吴玉章希望通过这段婚姻,来打破人压迫人的制度。”简奕告诉记者,吴玉章说:“真正要以共产主义打破人压迫人的制度,除了消灭财产私有而外,还有男子压迫女子、欺负女子的问题。这是一个道德问题,这是数千年习惯的问题,不是空言解放女子、男女平等就可以转移风气,必须有一种坚忍不变、人所难能的毅力以移风易俗才会有效。”

  “在这三种因素的影响下,吴玉章自然对游丙莲充满了敬意。”简奕说。

  良好家风传后人

  今年3月1日,在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播出的《谢谢了,我的家》栏目中,吴玉章的长孙女吴本立走上前台,用充满感情的嗓音,朗诵了爷爷吴玉章写给奶奶游丙莲的悼文——《哭吾妻游丙莲》,言语之间饱含深情,让在场观众潸然泪下。

  “通过这篇文章,我们无疑可以感受到吴玉章与游丙莲之间深厚的情谊。”简奕说,但吴玉章1946年首度得知游丙莲去世的消息后,只是愣了一下,又像日常一样投身于工作之中。

  为何吴玉章会是这样的表现?“这要和当时的大形势有关。”简奕说,游丙莲去世时,恰逢国共合作破裂,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吴玉章一方面要安排撤退,一方面要坚持工作,故只能把儿女情长放在心中,镇定自若地展开工作。

  “但当夜深人静之时,吴玉章的哀思就喷薄而出。”简奕说,吴玉章挥笔写下《哭吾妻游丙莲》一文,就是为了寄托他对爱妻的哀思。

  在这篇文章中,吴玉章不仅用“不幸噩耗传来,你竟舍我而长逝,能不痛心”语句来表达自己的悲伤,还通过“我只有以不屈不挠、再接再厉之精神,团结我千百万优秀的革命儿女,建成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繁荣的新中国”语句表达自己坚持革命的崇高理想。

  “吴玉章是这么写的也是这么做的。”简奕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吴玉章曾先后出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主任等职位,并通过制定实施《汉字简化方案》《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和《汉语拼音方案》等方案,为我国文字改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吴玉章和游丙莲相濡以沫的爱情背后,我们更该学习的是吴玉章对家风的重视。”简奕说,吴玉章虽身居高位,但从未忘记对子女的教育。在他写给亲人的书信中,都再三强调了勤俭持家的重要性,并形成了“事事莫存虚体面,行行当立好规模”的良好家风。

  “家风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建设良好家风是党的优良传统。吴玉章和妻子游丙莲之间的感人爱情,以及吴玉章对家风的重视,为我们广大党员干部树立了很好的榜样。”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文博副研究馆员王浩说,我们每个党员干部都应向以吴玉章为代表的老一代革命家学习,通过建设良好的家风,涵养家庭美德,进而做到修身律己、廉洁齐家。

编辑: 韩梦霖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5322607